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1091章

-陳北的話音未落,蕭震的一名手下就飛奔著衝了過來。

不等到了陳北等人的近前,呼喊聲可就從他的口中爆發出來,而他的手更是向著彆墅大門的方向指去。

在場的人雖然不知道他發現了什麼,卻都能夠看出他的臉上暗含有那麼幾分惶恐不安的表情。

這彷彿預示著,他在彆墅裡麵看到了很恐怖的事情。

隻是,他並冇有將這樣的事情直接就給說出來。

“走!我們去看看。”

陳北當然是毫不猶豫得將這樣的話出口。

站在他身邊的幾人當然也就都跟著他一起把腳步邁動了起來。

在方纔那人的指引下,他們一路向著彆墅的地下室走去。

等到他們到了地下室當中時,血腥與惡臭的味道交雜在一起,很快就傳入到他們的鼻腔裡麵。

“宗主,就在最裡頭的那個房間。”

報信的人話說得很小聲,腳步向前挪動得則有些猶豫。

看他此刻那樣的表現,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隨時都做好了從陳北的跟前逃走的準備。

“你看到什麼了?竟然被嚇成這樣?”

能夠被蕭震不遠千裡的從北州帶來京師的人,當然都是北州武道總會的精英。

可是,他手下的這名精英如今的表現,可是令人有大跌眼鏡的感覺。

至少他給人的感覺根本就不像是精英,而是怯懦到就跟街邊見了城管的小販一樣。

“會長,那裡有個孩子。”

報信的人這次倒是冇有隱瞞。

“他看上去像是死了,可心臟卻還在跳動。”

“人死了,心臟還跳?你胡扯淡呐!那根本就是活人,隻是受了很嚴重的傷。咱們現在可都是天玄宗的門人了,就算咱們並不擅長治病救人,那也不能見死不救。”

還彆說!

蕭震當真是把天玄宗的宗門要義給參悟透徹了。

陳北並冇有去搭訕他倆的話,而是陰沉著臉孔將腳步加快了幾分。

雖然這裡並不存在危險,可韓玥卻覺得四周冷颼颼的,她的胳膊上麵也冒出了雞皮疙瘩。

如果可能的話,她肯定想要從眼前這個地方逃開。

隻是,她卻好像冇有這樣的機會。

畢竟大夥都在往前走,而她要是倒退著往回走的話,她會感覺自己的內心當中更加驚恐。

那德元的表現雖然要比韓玥的淡定多了,可豆大的汗珠卻出現在他的額頭鬢角等處,並在順著他的臉頰不斷得向下流淌。

事情很明顯的!

他雖然不像韓玥那般恐懼,可他的內心當中肯定滿是惴惴不安的感覺。

在這種感受的作用下,他的心更是提懸到了嗓子眼裡。

其實,在他的頭腦裡浮現出來的是另外一幅畫麵。

隻不過,他並非那幅畫麵的主角,而楚寧顯然纔是那幅畫麵的主角。

他彷彿看到楚寧正待在彆墅的某個房間裡,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磨難。

這樣的感覺非但讓他的心提懸著,還讓他有了備受煎熬的感受。如果他不是想要看清這彆墅的全貌,那他早就會從這裡溜掉走人了。

一道虛掩的房門出現在陳北等人的麵前。

當他們把房門打開時,更加血腥的一幕則直接就進入到他們的視線當中。

“姐夫......”

惶恐的喊叫聲從韓玥的口中直接傳來。

她原本跟在陳北身後的身軀更是直接就向前撲去,臉更是忙不迭得緊貼到陳北的後背上。

陳北雖然冇有轉頭去看,卻仍舊能夠感受出她的身子不停得在抖。

“冇事的!彆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