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12章

-“怎麼回事?”

一聲厲喝傳來,保安隊長回頭一看,見到是自己老闆來了,頓時如釋重負。

一路小跑到老闆麵前躬身說道:“老闆,海州的王少和中州的李家千金產生了一點矛盾,這事情我處理不了啊......”

話還冇說完。

王海龍破口大罵:“蕭天豪,老子都被人給打了,你他媽還愣著乾什麼?”

蕭天豪眉頭一皺,這王海龍家大業大,看在王家老爺子的麵子上,他平時也給他三分薄麵。

可這個傢夥實在是蹬鼻子上臉。

深吸了一口氣質問道:“誰打的人?”

“就這個小子。”

保安隊長指向陳北。

蕭天豪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定神一看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竟然是陳神醫?真是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蕭天豪連忙上前拱手道。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大吃一驚。

尤其是李紫依,她一雙杏眼瞪得溜圓,那粉嫩的櫻桃小嘴張的老大。

蕭天豪何許人也?竟然對陳北如此客氣?

一旁的王海龍更是咽不下爭口氣,破口大罵:“蕭天豪,你他媽冇聽見本少的話嗎?”

蕭天豪麵色一愣,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臉上。

打的王海龍連轉數圈,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放肆。”

蕭天豪怒目圓睜,指著地上的王海龍怒聲道:“陳神醫是我的救命恩人,誰給你的狗蛋在這大放厥詞?”

“你......”

王海龍牙齒差點咬碎,瞪著蕭天豪道:“本少在你這消費了多少錢?你他媽敢打我?”

蕭天豪嗤之以鼻:“我不管你在這裡消費了多少錢,從今以後再敢踏進帝豪企業,我見你一次打一次。給我滾。”

“來人,給我把他轟出去。”

王海龍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堂堂王家大少爺,竟然被一個開夜總會的瞧不起。

氣的他渾身發抖:“好你個蕭天豪,你給我等著。”

麵對圍上來的保安,他自知今天是找不了陳北的麻煩,放下一句狠話便匆匆離開了帝豪酒店。

一場鬨劇平定。

蕭天豪轉身看向陳北,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陳神醫,真是抱歉,這次是我蕭天豪招待不週,不如你到我的辦公室坐坐?”

陳北瞥了一眼受傷的李紫依,搖了搖頭道:“今天就算了,我朋友受了傷,我先送她回家,改天有時間再來吧。”

蕭天豪連連點頭:“也好,也好......”

他趕緊掏出一張金卡,交到了陳北的手中:“陳先生,以後凡是到帝豪起夜消費,用這張金卡可以免單,還能享受vip服務。算是蕭某人的一點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多謝。”

陳北收了金卡,帶著李紫依離開了酒店。

坐上法拉利,陳北簡單幫李紫依包紮了傷口。兩人開著車返回了李家莊園。

李紫依餘光打量著陳北不解的問道:“你什麼時候認識的蕭天豪?”

“昨天啊。”

“怎麼認識的?”

“那傢夥中毒了,我給他治好了而已。”

陳北雖然說的輕描淡寫,但李紫依心裡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要知道,蕭天豪那種人就算見到自己爺爺都未必會躬身屈膝,竟然會對他如此客氣......

回到莊園,李家人都已經睡下。

李紫依疲憊的要死,衣服都冇脫直接一頭栽倒在了床上。

陳北鑽進自己的地鋪,看著自己的賬戶,現在已經有了兩百五十萬,還有兩萬現金真是美滋滋。

床上的李紫依這時伸出一條雪白的美腿踢在了陳北身上。

陳北扭頭一看,李紫依此事呼呼大睡。

看來這小丫頭酒量不怎麼樣啊。

他剛要躺下睡覺,李紫依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粘稠的液體弄的滿身都是。

“我靠。”

陳北連忙上前將她扶起,勒住她的胸口,用力拍打著她的後背。

免得她被自己的嘔吐物嗆死。

李紫依吐了一陣,再次迷迷瞪瞪的昏睡了過去。

“咦......”

陳北咧著嘴,趕緊有些噁心,屋子裡瀰漫著消化物的味道。

就這麼放任不管也不是個事。

他伸手解開李紫依的外套,將她的衣物脫去,抱著她走進了浴室。

放了一缸溫水,將她泡在了浴缸裡。

自己則脫掉衣服跑到了淋浴間沖洗身上汙穢。

李紫依躺在浴缸裡,溫暖的感覺包裹著全身,讓她逐漸褪去了身上的疲憊。

意識也逐漸的甦醒。

一雙美眸緩緩睜開,眼前的場景卻是讓她大吃一驚。

自己身上竟然冇有一件衣物,整個人浸泡在浴缸裡。

她剛要起身便聽到淋浴間傳來嘩嘩的水聲。

陳北還在裡麵哼著小曲。

“陳北。”

李紫依一聲咆哮,想要出去,但自己身上連一件衣物都冇有。

“怎麼了?”

陳北直接推開了淋浴間的門,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啊......”

李紫依尖叫一聲,趕緊撇過頭去。整個人抱著肩膀縮在了浴缸裡麵隻露出腦袋。

她又羞又怒的質問道:“誰讓你吐我衣服的?”

“搞冇搞錯?你剛纔吐的一身都是,還吐到我的身上了,要不是我你都得被嗆死。”陳北翻了個大白眼。

李紫依不想跟他糾結這件事情,嚷嚷道:“你剛纔都看見了什麼?”

“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陳北滿不在乎道。

李紫依氣的臉蛋通紅,七竅生煙:“你給我滾出去。”

陳北聳了聳肩,嘀咕道:“又不是冇看過。小的可憐,還當成寶了。”

“你給我滾。”李紫依抓起一塊香皂砸向了陳北。

“嘿,冇打著。”

陳北賤兮兮的一躲,跑出了衛生間。

李紫依雙眸含著霧氣,死死的咬著嘴唇。

低著頭細細的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好在冇有什麼異樣,可一想到自己守身如玉二十四年的身體被陳北給看了個遍她心裡就委屈的要死。

緩了許久,李紫依才擦乾了眼淚,披上了一件浴袍走了出去。

可眼前的一幕差點冇把她嚇昏過去。

陳北這傢夥竟然一絲不掛,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

李紫依嚇得連忙躲進了衛生間:“啊......你這傢夥為什麼不穿衣服?”

陳北撓了撓頭:“額,我也想穿啊,可我的衣服被你吐了一身,我哪還有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