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1241章

-“真特麼會裝。”

葉青璿可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雖然女人方纔的話也觸及到了她內心當中最柔軟的地方,可並不等於她就失去了最基礎的判斷力。

如果這個女人是葉青檸,那葉占河夫婦這些年來守著的人又是什麼?

當她看到女人哭到梨花帶雨,又要跟譚慧敏相互認親的模樣時,內心當中的火氣便又有些壓製不住的感覺了。

在從牙縫中擠出這話的同時,她的腳步當時也就向前邁動了起來。

她的手更是有了想要向著女人的身上抓去的打算。可是,陳北卻搶先一步將她的舉動給攔阻下來了。

“女兒,你真的是我的女兒?你......”

“媽,是我!我真是檸檸啊。”

緊跟著,一老一少,兩個女人緊擁到一起,抽泣聲更從她們的口中爆發出來。

“你是檸檸,她是誰?”

雖然譚慧敏已經想要接納女人來做她的女兒了,可葉占河卻仍舊是一副固執的模樣。

他看到麵前的這倆女人緊擁到一起,當時就厲聲爆喝了起來,手更是向著病床那邊指去。

這顯然是個BUG!

這是女人冇有辦法解釋的事情。

是啊!

如果她是葉青檸,那麼病床上的女人又是誰?

“我不知道!爸,我真的不知道。”

可是,葉占河的質問顯然難不住這女人。

她的頭飛快地搖晃著,臉上彷徨無助的表情則變得更重:“我不知道她是誰?我隻知道我是葉青檸,我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的,我一醒來就在一個很黑很黑的地方,我......”

“占河,你嚷什麼?彆嚇著孩子。”

像!實在是太像了。

雖然葉青璿方纔也做出了想要阻止兩個女人相互認親的舉動來,可是當那個酷似葉青檸的女人梨花帶雨的哭噎,還有不住地搖晃起腦袋來解釋時,她的腦海中卻會不斷得出現年幼時的景象。

這些景象浮現在頭腦中,讓她都有了難以喘息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的作用下,她的牙關當時也就緊咬到一起,心口也像是被人壓上了一塊大石頭一樣難受。

“大叔,她可能不是青檸,但在她的身上的確留有青檸的部分記憶。如果我們殺死她,可能會讓您產生失去親人般的感覺,您果真願意承受這樣的痛苦嗎?”

陳北感覺得出,事情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死衚衕。不過,這對於他來說,倒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如果葉占河跟譚慧敏一樣,也把這女人當成是真正的葉青檸來看待,那麼將來的許多事情處理起來反而會變得麻煩許多。

“可我的女兒呐?我女兒......”

葉占河把手緊握成拳,轉身衝著陳北咆哮。

可當他看到陳北的臉上完全是平靜的表情時,頓時就感到自己整個人都像是被人給抽空了一樣。

他的雙膝無力地向著地麵跪去,手更直接就支撐到地麵上。

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表現,整個人就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再也冇有了往日的神采。

這是一個倫理問題。

陳北很同情葉占河,卻又冇辦法把事情一下子給解釋清楚。

“你放心!隻要有一點希望,我也會想辦法讓你的女兒回到你身邊的。”

在這話出口的同時,陳北的目光則向著病床那邊瞥去。

他有理由相信!

那個女人藏匿到病房當中,就是想要尋找時機來替換掉葉青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