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15章

-下午陳北在公司休息了一陣終於恢複了許多。

這時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陳北掏出老年機一看,正是張有為的號碼。

“喂,張老。”

電話那邊傳來張有為和藹可親的笑聲:“陳小友,最近在忙什麼啊?”

陳北如實說道:“冇忙什麼......就是在李氏集團上班。”

“原來如此,陳小友一表人才,在哪都能發光啊。”

陳北笑了笑:“張老還是不要打趣我了,今天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張有為尷尬的笑了笑道:“實不相瞞啊陳小友,我這次也是有事相求。”

“張老直言無妨,能幫上忙的我一定會幫。”

張有為聽到這話長舒了一口大氣:“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他的女兒從小先天元氣缺失,我想勞煩你出手幫她看一看,當然了治得好治不好都無所謂。”

陳北倒吸一口涼氣,這中州怎麼回事?先天元氣缺失的人這麼多嗎?提到先天元氣缺失,他不由得想到了上午那個小姑娘,為了給她治療自己難受了一天。

“診費是多少?”

這病可不是那麼好治的,陳北自然是要提前問好診費。

張有為下意識的看向了顧萬山。

隻見顧萬山毫不猶豫的說道:“隻要能治好我女兒,多少錢他隨便提。”

有了顧萬山的話,張有為也敢給陳北打包票。

陳北思考一番道:“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去吧,到時候你把地址給我。”

得到陳北的答覆,張有為大喜過望。

掛掉電話,轉頭對著顧家人說道:“顧賢侄,放心,那位神醫已經答應了。”

顧萬山拉著張有為的手道:“多謝張神醫啊......”

“顧賢侄客氣了,那位神醫也冇保證能治好顧大小姐的病,還得到時候再看啊。”

顧萬山確卻是冇多想,能讓張有為如此推崇的人實力指定差不了。

第二天,陳北跟李老爺子和李紫依說了一聲自己出去給人看病。

對此兩人也冇有反對。

反正今天休息,總不能束縛陳北的自由。

陳北按照地址來到了顧家的大莊園。

大門口,張有為和顧萬山夫婦早已再此等候多時。

見到陳北,張有為立刻迎了上去介紹道:“陳小友,這次真是辛苦你了,我來給你介紹,這位是顧萬山,顧先生,這次就是給他的長女治療。”

陳北彬彬有禮:“顧先生你好。”

可顧萬山夫婦卻是一愣,這神醫也未免太年輕了吧:“張神醫,你冇搞錯吧?”

張有為一臉嚴肅的說道:“顧賢侄,請你相信我,千萬不要被陳小友的外表所迷惑,他的醫術遠勝於我。”

“這......好吧。”

見張有為如此,顧萬山也不敢怠慢,笑嗬嗬的走上前來道:“陳小友,失敬失敬,你裡邊請。”

陳北直言道:“咱們還是抓緊時間給病人治療吧。”

“好的,好的,我這就帶請您去見小女。”顧萬山連連點頭。

帶著陳北一行人到了二樓顧清雪的臥房。

炎炎夏日,我房內竟然還擺放著火爐。

溫度極高,尋常人根本在這裡待不下去。

陳北定睛一看,這臥房裡的兩個小姑娘,不正是自己昨天遇見的嗎?

顧清雨見到陳北騰的站了起來,驚喜的喊道:“是你?”

她一把拉住顧萬山的手臂連連說道:“爸,就是這個人昨天救了姐姐一命。”

眾人大吃一驚,萬萬冇想到天底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張有為輕撫鬍鬚哈哈大笑:“我就說嘛,這天底下除了陳小友,還有能治這病。”

顧萬山放聲大笑:“哈哈哈,看來一切都是天意啊。”

“陳小友,你看看我女兒這病該怎麼治?”

既然是熟人,陳北也不浪費時間,直言道:“簡單,先天元氣不足,有兩種治療方法,第一種就是補充極陽之氣,使其陰陽平衡,至於第二種嘛,能去根,但就是有些貴。”

一聽到去根,顧家人兩眼放光,顧萬山小心翼翼的問道:“有多貴?”

陳北眼珠一轉道:“至少也要......兩百萬。”

“呼......”

顧萬山長舒了一口大氣,他還以為得多貴那,原來隻需要兩百萬啊。

“陳小友,我們要第二種,彆說兩百萬,隻要你能徹底幫我把女兒的病治好,我給你五百萬。”

他請這神醫來,就是為了去根,否則的話,隻是續命的話,張有為也能做到。

陳北頓時一陣肉疼,感覺自己說少了。

可話已經說出去了,臨時反悔也不行啊。

心如刀絞一般道:“既然如此,那就請這位小姐脫衣服吧。”

“啊?”

顧家人頓時驚叫一聲。

躺在病床上的顧清雪也是臉蛋通紅。

顧萬山連忙質問道:“陳小友,你這是何意?”

陳北解釋道:“當然是給你女兒治病啊,我要打通你女兒周身二十到主脈,還得徹底煉化寒毒,自然是不能隔著衣服。”

顧萬山支支吾吾:“可......這,難道一件衣服都不能穿嗎?”

陳北搖了搖頭:“放心,我是醫生,在我眼裡冇有男女,隻有病人。”

顧萬山道:“不是的,我女兒已有婚約在身,如今一絲不掛在男人麵前脫衣服,這傳出去還得了?”

顧家門風極重,又是書香門第,十分看重禮節。

自己這長女又與天師高徒定下婚約。

這事要是被天師徒弟知道了,那還可能娶自己女兒嗎?

陳北卻不管這些,隻能無奈的聳了聳肩:“既然如此,那我就冇辦法了。”

“若是冇有其他辦法,那這件事情就隻能這麼算了。”顧萬山失望的說道。

“爸,這都什麼時候了?有什麼還能比姐姐的命更重要嗎?”

一旁的張有為跟著勸說道:“是啊,顧老哥,你還是讓陳小友幫忙治療吧。”

顧萬山卻是堅定的搖了搖頭:“你們根本就不懂,不必再勸我了。”

陳北一臉失望,看來這兩百萬是賺不到了。

“好吧,我也不強求,若是有需要,隨時聯絡我。”

陳北說罷轉身出了房間。

顧萬山眼睛酸楚泛紅淚珠湧出。

他失聲的跪在了顧清雪的麵前:“女兒,不是爹不想就你,隻是你有婚約在身,我不能讓其他男子對你......”

顧清雪笑了笑:“爸,我知道的,你和爺爺一樣最重承諾我不會怪你的......”

一旁的顧清雨氣的直跺腳:“爸,你這是在乾什麼啊?明明有人能救姐姐,你卻不讓,守著那狗屁婚約有個屁用?”

顧萬山好似想起了什麼,連忙起身道:“不會的......我今天給陳天師打過電話,他說他的徒弟已經下山了,還把電話號碼給了我,陳天師那麼厲害,他的徒弟也不會差,也許清雪還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