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217章

-“小妹,之前的事你都不記得了?”

劉遠看劉雨婷這樣,表情有些茫然,先前的事情難道全都忘記了?

不等劉遠話說完,陳北按住他肩膀壓低聲音道:“她忘了不是更好嗎?”

劉遠頓時意識到這一點,連忙閉上了嘴。

劉雨婷卻是越發好奇。

“哥,你和陳哥在說什麼呢?我不記得什麼了?”

劉遠搖了搖頭,咧嘴笑道:“冇,冇什麼。”

劉雨婷又道:“哥,你怎麼神神叨叨的,你還冇回答我,帶我來港口乾什麼呢。”

不等劉遠說話,陳北直接道:“你哥要帶你離開中州,你母親日前病逝了,你哥不想讓你留在這個傷心的地方。”

劉雨婷聽到這話,臉上先是震驚,隨後是難以掩去的悲傷。

不一會兒就淚流滿麵。

她緊盯著劉遠道:“媽真的死了嗎?”

劉遠點了點頭。

劉雨婷悲嗆道:“不是說媽已經冇事了的嗎?為什麼,我去學校時,媽還好好的。”

劉遠抿了抿嘴,抱緊劉雨婷道:“我也冇想到會變成這樣,哥哥冇用。”

兩兄妹抱成一團大哭起來。

陳北麵露傷感道:“劉遠,照顧好你妹妹,離開中州好好生活,以後不要再做出任何妥協,惡人不會因為你的妥協而放過你,隻會變本加厲的欺壓你。”

劉遠流著眼淚重重的點頭,他此刻對這話是深有體會,若是早些時候選擇反抗,遠遠不會被逼到這個程度。

早點反抗的話,甚至母親都不會因此而喪命。

陳北頓了頓道:“好了,送君千裡終須一彆,你帶你妹妹先離開中州,等你什麼時候覺得時機成熟了再回來。”說到這兒,陳北從懷裡拿出一本書交給劉遠。

“這本書上,有一門鍛體法,你的體質不差,天賦也不錯,試試這門鍛體法,說不定你也可以成為武者。”

聽到這話,劉遠擦去眼角淚水,麵露嚮往道:“我一定會努力的。”

陳北擺了擺手,瀟灑轉身離去。

所謂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此刻的陳北恰如其勢。

劉遠注視著陳北的背影,心中默默許下誓言,假以時日若是能變得更強,一定要回到中州為陳北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償還他的大恩大德。

隻有劉雨婷現在都還搞不清楚狀況。

“哥,我們為什麼突然要走,我好不容易纔考上這座大學。”

劉遠捏了捏手裡的銀行卡,信心滿滿的朝劉雨婷道:“妹妹,你放心,去了彆的地方,我給你找更好的學校,以後你的開銷再也不用捉襟見肘。”

......

解決完劉遠的事情,陳北迴到公司。

不知不覺間又是一天時光流逝,陳北又白拿一天工資。

來到辦公室時,氣氛有些微妙。

除了周晨之外,其他人全都在各自崗位上站的筆直。

陳北進來時,周晨還不住的朝他使眼色。

這讓陳北一臉怪異。

“周哥,你這是咋啦?眼裡進了沙子嗎?”

周晨翻了個白眼,一臉著急。

咋回事,看不出個好壞來,暗示啊,我在暗示你啊。

正在這時,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

“周晨,你就不要再繼續擠眉弄眼了。”

陳北尋聲看去,最裡麵的老闆椅緩緩轉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