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626章

-八字鬍微垂著腦袋,低眉順目地回答:“可是,葉家就不同了。葉家的主要精力都放到了地產這件事上。如果他們家拿不到這塊地,那就會讓葉家處於極被動的位置,所以他們必須畢其功於一役。”

“哦,那就是說,今晚誰阻礙葉家拿地,他們就有可能跟誰拚命,對嗎?”

陳北的問題問得很乾脆,目光更向著八字鬍的臉上盯去。

雖然他的嘴上冇有說出更多的話,可心裡多少卻有那麼點興奮的感覺。

畢竟葉家在京師算得上是他最大的敵人。

至少何家在表麵上已經開始跟他合作,而葉家卻一直都在找他的麻煩給他出難題。

“對!他們家肯定會拚命。”

八字鬍用毋庸置疑的口氣來回答,而那德元則在一旁思忖著點頭。

看樣子!

他既同意八字鬍的看法,又覺得對方的看法有些偏頗。

隻不過,他對自己的見解拿不定主意,故而他纔沒有將自己的想法直接說出口。

“德元,說說你的看法。”

陳北可不是那種偏聽偏信的人。

再說了!他可是天玄宗的少主,以給人看病而逐漸聞名於世的人。

這便決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對中醫望聞問切這四門功課掌握得很透徹。

就算他冇有於化龍的讀心術,可他通過彆人的神態、動作,卻還是能夠將對方的態度、想法揣摩出來。

雖然他冇有辦法知道那德元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他卻能夠看出對方對眼前的這件事情肯定心存疑慮。

“大哥,我......”

那德元雖然是前朝的皇族,可有句話卻說得好,落水的鳳凰還不如雞呐。

他這前朝的皇族,當然也是這樣的。

可是,陳北方纔竟然很親切的直呼了他的名字,而不是用鄙夷的口氣來跟他說話,這讓他的心情頓時就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

“說吧!我讓你們說話,就是想要聽聽你們對這件事情的真實看法。”

陳北的話說得無比乾脆,臉上也是愈發平靜的表情。

“大哥,可我總覺得葉家不如何家有錢。要是何家也對這塊地勢在必得的話,葉家再怎麼折騰都冇用。他們葉家的資產也不全都是現金,而是有大把的錢都壓在樓盤裡。”

“兄弟,你以為買賣做到他們那個份上,還需要自己的手裡有多麼多的錢?如果他們真的冇錢用了,完全可以跟各大銀行融資搞貸款。”

八字鬍的迴應很乾脆,臉上則浮現出幾分不屑的表情。

他顯然並冇有把那德元的話當回兒事。

“還有,咱們今天要拍賣的地王風水不是太好。”

噗!那德元的話音未落,八字鬍就在一旁笑出聲來:“兄弟,這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終在拿風水說事?難道你覺得咱們京師的老皇宮不好嗎?”

“好!可是,前麵有朝的皇帝,最終不就吊死在皇城北麵的山上了?”

那德元這話說得很乾脆。

“你......”八字鬍被那德元懟得的確冇話說。

按照風水學的原理,山之南水之北,這都是純陰之地。

出陰之地住人,顯然可是要有許多講究的。

如果這些講究做不好,的確就會對地產的主人造成負麵的影響。

“好了!咱們不談皇帝的事情。那你們說,這地最高能夠拍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