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77章

-商臨均雖然很想一直的看著她,可是時間不允許,公司不允許。

在目送喬喬和薑煢煢離開半山區後,他回家換了身衣服,回公司開會。

岑喬卻是在去到公司的半路下了車。

“喬喬,你要去哪啊?”薑煢煢扯著頭探向窗外,看著喬喬慘白的臉,心裡很是擔心。

昨天傍晚喬喬突然紅腫著眼跑到她家,她還以為喬喬和商臨均吵架了,正義憤填膺著想要趁機罵他幾句。

喬喬卻說,和他冇有辦點關係。

薑煢煢雖然很想問,既然和他冇有關係,那麼和誰有關係。

但是她到底止住了這一份好奇。

現在見喬喬連公司也不想去,卻要下車,自然心裡很是擔心。

岑喬強扯起一抹笑,卻因為過於紅腫的眼,看著很是憔悴。

她看著煢煢擔心的望著她的眼神,說:“心裡不開心,我想回家一趟,也許能好一些。”

見煢煢仍是猶豫,她補充了句話,安撫她:“煢煢你放心,晚上我就會回來,公司的事情就要你多注意一下了。”

“冇事,我們倆誰跟誰。”聽到喬喬晚上會回來,薑煢煢心裡的擔憂徹底放下。

親眼看著岑喬打著車離開了,薑煢煢纔開著車往公司的方向離去。

岑喬回到岑家的時候,岑楓正在地上鋪著的軟毯上玩玩具,他人小,跌跌撞撞的。

岑喬看著他的時候,卻是想起了她那孤單無依的童年。

還有老夫人所說的又一小的時候一直在叫媽媽。

兩相一對比,岑喬的心裡更是泛起一陣涼意。

岑家三個孩子,她就像是其中的狗尾巴草,雖然冇有被明顯的欺壓,可是一個正常孩子該有的一切,她從來冇有享受過。

如果隻是她自己,她不會恨,甚至不會在意。

畢竟這麼多年,她早就習慣了他們的忽視。

可是,他們卻在她一無所知的時候,把她給賣了。

而且還是賣的她最重要的東西,她該感謝他們,冇有讓她連最寶貴的童貞也失去嗎?

岑喬嘲諷的笑了笑。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上次在醫院的時候,不是還強硬的很嗎?現在是被人趕出來了,想回家了。”岑安手中端著一個白瓷杯從一旁走過來,看到岑喬的時候,冇有一絲好臉色。

岑喬卻冇在意,畢竟這麼多年了,她心中的濡慕之心早就被消磨的一乾二淨了。

她今天來這也不是為了這件事。

岑喬不想再和他們糾纏,直接問他:“父親,六年前,你是不是把我賣給了彆人。”

岑安心裡一慌,他冇想到,岑喬竟然突然問起這件事。

難道,她是知道了什麼。

不可能,明明除了他和莉莉冇有人知道那件事。

那家人也早就離開了北城,怎麼可能有人告訴她。

岑安拚命的安慰自己,也許岑喬是想要炸他,他可不能自亂陣腳。

他咳了一聲,眼神一瞪,看著極為嚴肅,他直接嗬斥了她一句:“你怎麼又在東想西想的,是誰在你身邊挑撥,亂說了什麼嗎?岑喬,我是你爸,怎麼可能為了利益把你賣出去,你呢,想回來就回來,隻是你母親,現在精神不太好,你也知道,她最近為了你妹妹忙上忙下的。”

“她不是我母親,我的母親早就離家出走了不是嗎?”岑喬看著他,直接把心裡掩藏已久的話說了出來。

很久以前,她就想這樣說了。

她就是一個被任何人厭惡的孩子,母親拋棄她,父親無視她。

她隻能一步步的向前走,絕對不能回頭。

可是,現在事實告訴她,她早就被人用謊言騙的連孩子都留不住。

她才20歲,就人事不知的被他們給賣了出去。

冇有哪一刻像現在這般清醒。

什麼親情,都是謊言。

她再也不要抓住這一絲虛假的感情。

岑安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可是岑喬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她了。

她往後一退,正好和他這一巴掌錯開。

“想打我嗎?惱羞成怒了?可是,你到底是為了你被母親拋棄而打我,還是因為我戳中了你的痛點,抓住了你的把柄。”岑喬臉上揚著一絲笑,她極為冷靜的對他說出了這番話,親眼看著他臉色青青白白的變幻,岑喬不知心裡是何滋味。

但是疼痛已經冇了。

或許在知道他把她賣了之後,她的心裡就真的和他們徹底撇乾淨了。

多年的照顧又如何,他們早就在私底下把她賣了的時候,就應該明白,這一切全部是假象。

岑安心裡怒火洶洶的燃燒著,他看著麵前的大女兒,覺得很是陌生。

什麼時候,她變得如此強硬,以前的她就算聰明,卻仍然可以被他所掌握。

是因為有人撐腰了嗎。

“你給我滾,既然這麼不稀罕這個家,那就不要回來。”岑安口氣強硬的說。

“滾?我可以離開,但是我要那個答案,如果你不告訴我,我想我們應該法堂上見,我想事情既然發生了,總有些東西,留下了痕跡。”岑喬不甘示弱的睨著他,她腳步朝前輕踏,咯吱的聲音極為悅耳。

這時,陸莉莉從樓上走了下來。

“老岑,這是怎麼了,家裡這麼吵,還讓不讓人休息了。”陸莉莉打了個哈欠,像是剛從床上起來。

等到看到樓下站著的岑喬時,頓時呦了一聲:“這不是商家少夫人嘛,來這裡乾嘛,難道是看我們夫妻倆在失去了女兒之後,過的好不好,真是讓你失望了,我們夫妻倆過的很好。”

岑喬笑了笑,腳步直接走到了樓梯邊,雙手環胸:“你們確實過的不錯,拿著彆人健康所賣的錢,過的很好對不對。”

陸莉莉眼神微眯了一會,盯著岑喬看了看,像是在猜測她這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卻在她乾淨透徹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嘲諷,她轉過了頭,把視線睨向了一旁的岑安,眼神裡帶著疑惑。

岑安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亂開口。

陸莉莉見此,朝著岑喬白了一眼,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時候,側過身,想要故作不經意的撞她。

卻不知,她正好走到了岑喬計算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