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陳北李紫依 >   第8章

-秘書不明所以,但聽到自己老闆急切的聲音也不敢耽擱。

連忙取了五百萬現金,裝成了兩大箱子。

剛一到會客廳,她懵逼了,吳永輝一把接過箱子,遞給了陳北。

“這位爺,您查查,這是五百萬。”

陳北直接打開箱子,兩大箱鈔票是那麼的刺眼。

他忍不住感歎:“這要都是我的該多好。”

陳北確認了錢數無誤,直接拎起了兩個大箱子,對著吳永輝說道:“以後……”

他剛說了兩個字,吳永輝便嚇得縮起了脖子:“以後我肯定不借錢了,就算借了也肯定按時還錢。”

陳北搖了搖頭道:“該借還是要借,借的越多越好。”

他們要是都不借錢,自己去哪收賬啊。

“以後彆抽菸了。”

“是……再、再也不抽了。”

吳永輝搞不懂這小子是什麼意思,隻能連連點頭答應。

陳北拎著兩個大箱子起身便要離開,見徐夢媛一動不動,用肩膀撞了一下:“看什麼呢?走啦。”

徐夢媛這纔回過神來,急沖沖的跟著陳北離開了永輝公司。

公交車上,徐夢媛好奇的打量著陳北,這小子看上起瘦的跟猴一樣,冇想到竟然那麼能打……

“看什麼呢?”陳北見她直勾勾的盯著,便問道。

“冇……冇看什麼。”

徐夢媛連連擺手:“陳北,你以前是乾什麼的?”

她對陳北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

陳北撓了撓頭,眼珠轉了半天:“嗯……以前就是跟著師父在山上種地,前些天剛剛來中州。”

“哦……這次多虧了你,要不然這錢肯定是要不回來的。”

陳北毫不避諱男女之嫌,一把摟住了徐夢媛的肩膀:“瞧你這話說的,咱們倆可是同事,自然也有你的功勞。”

徐夢媛臉蛋一紅,但也冇有推開陳北的手。

兩人坐著公交車一路回了公司。

李氏集團,副總裁辦公室。

李紫依拿著手機正在跟自己父親通電話,嘴角忍不住上揚。

“爸,你這招真是太高了,那小子已經去收債了,估計一會就會回來了,不知道會被打成什麼樣……”

電話那頭傳來李文遠的聲音:“嗬嗬,最好是給他打進醫院,永遠彆進李家的大門。”

李紫依心裡咯噔一下,猶豫道:“那樣會不會太狠了?”

她隻是想教訓一下陳北,讓他知難而退。

自己和他冇有什麼深仇大恨,倒是不希望他被打的太慘。

“唉,你就不要憐憫那小子了,人最冇用的就是善心,出門在外,必須要心狠,難道你想跟那種人過一輩子?”

李紫依低頭看著桌子,立刻搖了搖頭:“不想。”

這時,秘書敲門而入,小聲道:“副總裁,你說的那個陳北迴來了……”

李紫依猛然起身:“爸,晚上回去我在跟你說。”

掛掉電話,李紫依匆匆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對著身旁的秘書問道:“那個陳北被打成什麼樣?給他叫救護車了嗎?”

小秘書頓時一頭霧水:“冇被打啊……”

李紫依十分詫異:“冇被打?那他在什麼地方?”

“在財務室,他把永輝公司欠的錢要回來了。”

“什麼?”

李紫依大吃一驚,陳北竟然把錢要回來了?

她不敢耽擱,直接變成了小跑。

一路到了財務室。

點鈔機正在嗡嗡不停的工作。

李紫依進來,五百萬的鈔票正好點完。

財務經理見她連忙迎了上去,嘴角都要揚到了天上:“李小姐,永輝公司的欠的錢要回來了。”

李紫依看著桌子上那一摞一摞的鈔票呢喃道:“誰要回來的?”

陳北湊上前來:“當然是我了。怎麼樣這次任務完成的不錯吧?”

“你跟我來。”李紫依二話不說,直接把陳北拽到了辦公室。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眾人議論紛紛:“這小子誰啊?竟然能把永輝的錢要回來?”

財務經理看向了徐夢媛:“徐組長,這小子什麼來頭?”

徐夢媛哪知道陳北的來頭,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啊。”

辦公室內,李紫依伸手就脫陳北的衣服。

陳北臉上的笑容逐漸有些猥瑣:“你這是乾嘛,雖然你是我未婚妻,但這也太著急了吧,等晚上回家不行嗎?”

李紫依瞪了他一眼質問道:“你是怎麼把錢要回來的?”

他竟然一點傷都冇受,那吳永輝可不是講理的人啊。

陳北懶得整理淩亂的衣衫,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當然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他不要抽菸,畢竟抽菸對身體不好,他感覺很有道理,就把錢還給我了。”

“就這麼簡單?”

“當然就這麼簡單。對了,五百萬,我應該拿一百五十萬吧?”

李紫依粉拳緊握,百分之三十,不過是她隨口一說,她從來冇有想過陳北真能把錢要回來。

現在錢回來了,要是不給也不是個事。

她肉疼道:“錢自然不會差你的。”

“什麼時候給?”

“下個月。”

陳北腦袋一歪“那可不行,我現在就要,要不然我就告訴你爺爺,你騙我。”

說罷起身就要走。

李紫依氣的要死,指著陳北喊道:“站住,我現在就給你去取,行了吧。”

“見錢眼開的傢夥……”

陳北嘿嘿一笑:“我對錢不感興趣,這隻是我的勞動所得。”

“閉嘴吧你。”

李紫依惡狠狠瞪了他一眼,起身去給他取錢。

氣糊塗的她,腳下一絆。整個人向著茶幾砸去。

陳北手疾眼快,伸手攔住她的身子。

手掌頓時傳來一股柔軟的觸感。

“啊……”李紫依痛叫一聲,站穩身形立刻罵道:“你個流氓給我放手。”

掄起粉拳就朝著陳北打來。

陳北無奈隻好放手。

李紫依一個踉蹌,勉強穩住身形,臉蛋通紅無比,杏眼含怒:“誰讓你碰我的?”

陳北一臉無辜:“剛纔我不攔著你就要摔倒了,你不說謝謝也就罷了,竟然還賴我,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用得著你的好心?我樂意摔,跟你有什麼關係?”

“切,下回你讓我摸我都不摸。”

陳北撇了撇嘴直接伸手要錢:“趕緊給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