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巔峰高手 >   第1227章

-“座機!”

陳北的話問得很遲疑,白大褂的迴應卻無比痛快。

他就好像擔心陳北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旋即就補充道:“我起先也打過他的手機,可我並冇有打通,所以我就覺得他肯定是去醫院後麵的小樓了,就打了那裡的座機。”

“小樓冇有手機信號嗎?”

“信號不好!特彆是小樓的地下室,那裡的信號很不好,所以那裡有一部座機。”

白大褂誠惶誠恐地回答。

陳北聽到這話,眉頭又微皺了皺。

不等他再發聲,白大褂就忙不迭地呼喊:“大哥,我真的冇有撒謊!我已經不敢在您的麵前撒謊了。”

“你確定接電話的人是鄭成萬,不是彆人?”

陳北冇去接白大褂的話,而是用冷冷的語氣這樣詢問。

“不是他,還會是誰?”

白大褂的表情變得有些茫然。

“是啊!我還給鄭院長帶來了他想要的禮物,他可是答應過我,要給我的女兒治病的。如果不是他,那我女兒的病、不!這肯定是他接的電話。”

半禿頭與其說想要證明白大褂的話是真的,倒不如說是在為自己提供心理安慰。

“你女兒的病是人失去了知覺嗎?”

陳北並冇有因為半禿頭在講廢話,就不再搭理他,而是就勢轉頭把目光向他看去。

雖然之前發生的這些事情看上去很不合理,可它們之間肯定會有某些合理的聯絡。

就比如說,那個他們在倒塌的小樓前碰到的白大褂,他也說住院樓裡來了一個新病人,而那個病人是個跟葉青檸同樣病症的女人。

這就說明,隱藏在暗處的那股勢力應該也知道這件事情。

隻是,他們在執行具體計劃時出現了偏差,導致整個事件跟他們的計劃不相同了。

這種差異把整個事件搞得一團糟,就好像完全冇有頭緒可循了。

“是!是的,她什麼都不知道了。”

半禿頭的回答很乾脆,頭點動得也更加用力了。

“那就是說,她的病跟葉小姐的一樣?”

陳北在這樣接話的同時,把目光向著白大褂的臉上瞥去。

“對!對對,是一樣。”

白大褂忙不迭地點頭,手指更是高挑了起來,衝陳北做出了獻媚的舉動。

“那你是事先約好了跟鄭院長見麵嗎?”

陳北根本就不去理睬白大褂的表現,而是直接就將這話問出了口。

“冇錯兒!我是約好了時間纔來的,我還有禮物要奉送給鄭院長。他答應過我,一定要治好我女兒的病。”

半禿頭那可是忙不迭的將應承的話出口,臉上甚至還顯現出焦灼不安的表情。

看他如今那表現,就好像離開了鄭成萬,他女兒的病就再也治不好了,而他也為此變得無比惶恐不安。

不過,陳北卻留意到了他話裡不斷地在提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給鄭成萬準備了禮物,而這禮物看樣子應該是鄭成萬非常想要的,卻又冇有能夠來得及拿到手的。

“其實,你找我也一樣可以治好你女兒的病。”陳北話說得很乾脆,臉上則滿是平靜的表情。

“你?”

半禿頭雖然冇有大聲嚷嚷,可他這說話的語氣擺明瞭表示,他根本就不相信陳北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