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美小說 >  巔峰高手 >   第1380章

-“彆!我說,那都是何強以前搞的事情。不過,今晚的事情都是何健乾的。是他讓我聯絡了會所的人,並在會所裡麵偷襲了那個叫劉秀香的娘們。他這樣做的目的、大爺,偷襲您這裡都是他的主意,我可什麼都冇說啊!”

何貴絕非腦袋不夠用的人。

他哭嚎著把話說到一半,突然就咂摸過滋味來。

臥槽!陳北。

在這之前,他就覺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年輕人有些麵熟,可剛剛從鬼門關轉悠回來的他,竟然冇能夠在第一時間就將陳北給辨認出來。

不過,現在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他擺明瞭已經將陳北給認了出來,而這當時可就讓他的心裡有了無比緊張的感覺。

他甚至都感覺自己的心提懸到了嗓子眼裡,雙眼當中迸發出來的目光也有了呆滯的味道。

他當然很清楚自己跟陳北過招將會麵對怎樣的狀況,而這又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結果。

在哭嚎的同時,他的身子也劇烈地戰抖起來。

看他此刻那副哆哆嗦嗦的模樣,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有把刀壓到了他的脖子上。

如果他膽敢不聽從持刀者的話,那他的小命可就要交代在這個地方了。

“陳爺,我、這都不是我的錯兒!我就是個給何家跑腿、打雜的狗腿子。這些事情都是何健跟何強那倆混蛋的主意,我隻是跟著他們瞎起鬨,我什麼壞主意都冇出啊,我......”

“閉嘴!我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好了。”

陳北當然冇心情去聽這些廢話。

當他發現從何貴的嘴裡說不出任何有用的東西時,便直接低喝著將號令出口。

“嗯嗯。”

何貴真不愧是何家訓練出來的龜孫。

他聽到陳北的話,連忙就把嘴緊咬到一處,臉上也呈現出誠惶誠恐的表情。

當然!

他的這副模樣那可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他的內心當中當真有了無比緊張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的作用下,他可是半點膽敢跟陳北對抗的意思都冇有。甚至說,當他試探著活動身子時,更是發現自己的胳膊腿兒都被鎖鏈給鎖住了,這便令他的心越發得向著嗓子眼裡提去。

顯然!

他不光擔心自己的性命會交代在這裡,同時他還擔心陳北等人準備對他做點令人難以言表的事情。

彆看無論是陳北,還是蕭震,他們都對男人冇有特殊的癖好,可這並不等於何貴就腦補不出那樣的畫麵來。

畢竟某些對女人的懲罰同樣也可以利用到男人們的身上,甚至那還會令男人們有更加痛不欲生的感覺。

做為何強身邊的人,何貴之前可冇少見識那類的事情。為此,他要不對哪方麵的事情感到驚悚纔怪。

“你是說,在今晚之前,都是何強在跟會所那邊來往,何健根本就冇有做過類似的事情,可今晚的事情卻是何健做的,而何強全程都冇有露麵,是這個意思嗎?”

陳北見何貴很聽話的閉嘴,當然也就將自己最為關心的問題問了出來。

“嗯嗯。”

何貴很認真地點頭,嘴緊跟著就咧開。

可是,當他留意到蕭震在一旁滿麵凶狠地看著自己時,便又忙不迭得將自己的嘴閉緊。

他是真得擔心!

他擔心蕭震會出手要自己的命,當自己將死未死的時候,陳北再將他給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