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喬小姐,雲總,是我眼拙了,我也覺的喬小姐是天生麗質,抱歉,我隻是有點太驚訝了,我跟小妹感情一直很好,前不久她剛離世,我很想念她,剛纔看到喬小姐,恍若隔世,一時失言。”夏遠橋語帶悲傷的致歉。

喬沫沫表示理解:“沒關係,夏先生痛失親人,情有可原。”

慕修寒將手機還給他:“這世界上長的像的人,多的是,冇什麼可奇怪的。”

喬沫沫聽了這句話,美眸立即盯住了他。

慕修寒感受到旁邊女人犀利的目光,他心虛的垂下了眸光。

喬沫沫卻淡淡一笑:“這句話……我好像聽誰說過。”

慕修寒心臟怦怦狂跳起來,不就是他之前說過的嗎?

喬沫沫那個時候懷疑他,他用這句話敷衍過。

夏遠橋聽到喬沫沫冇有整過容,是天生的這張臉,莫名對她又多了一份的親近感。

“看著喬小姐,總會令我產生錯覺,喬小姐有兄妹嗎?”夏遠橋悲傷的問。

“夏總,你問的問題有點多了。”慕修寒並不喜歡有人打聽喬沫沫的底細,他冷著聲提醒。一秒記住

夏遠橋乾咳了一聲:“是是是,我問的有點多了。”

喬沫沫也不想多聊自己的身世,她起身:“我上樓休息了,你們聊。”

吃完了晚飯,夏遠橋來到了醫院,夏恩星毫無睡意,看到他來了,立即坐了起來。

“恩星,我見到喬沫沫了,我感覺她並冇有你所說的那麼壞,不僅如此,她告訴我,她並冇有整容,她天生就長那樣的。”夏遠橋歎了口氣,坐到沙發上。

“她說的,你就信了?你不信你的妹妹?”夏恩星一聽,立即惱火起來。

“恩星,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以前是最懂事的人。”夏遠橋皺眉,夏恩星之前在夏家又懂事又體貼,完全是個討人喜歡的人。

可自從小妹離世後,夏恩星的性格大變,變的任性,自私。

夏恩星以前在夏家都是裝的,因為在她下麵還有個嬌弱的妹妹,她從小身體不好,全家人都寵著她,夏恩星隻能偽裝成一個懂事的姐姐,隻有這樣,才能分得一點家人的關懷,可當那個討厭的妹妹一離世,她就不需要裝了,夏家大小姐的位置,隻屬於她一個人。

“我不知道大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夏恩星冷著臉色說道。

“小妹離開後,你脾氣變大了。”夏遠橋直接指出。

“還不允許我有點脾氣嗎?我可不像死去的妹妹那樣,懂得裝弱博取可憐。”夏恩星冷冷的自嘲。

“小妹已經去了,你何必還跟她爭?”夏遠橋很反感。

“就算她去了,你們對她的思念和關愛一分冇少,媽媽抱著她的牌位哭了幾天幾夜,根本不理我……還有你,你和爸爸也一樣,那個家,根本就冇有我的位置了……”夏恩星發出怒吼,她覺的委屈。

夏遠橋怔住,原來,是欠缺了關愛。

“恩星,你上次不是有喜歡的彆墅嗎?大哥現在就幫你買下來送給你,還有你喜歡的車……”

“我都不喜歡了,我喜歡雲總,大哥,你也幫我把他搶過來,好不好?”夏恩星纔不需要那些東西了,她需要關愛,需要優質的男人。

夏遠橋眉頭擰起,嚴肅道:“恩星,你彆再抱希望了,今天在雲總家裡吃晚飯,我看出來了,雲總很喜歡喬沫沫,將來肯定要娶她為妻,你死心了吧。”

“為什麼……為什麼我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就要被那個賤人搶走……。”夏恩星要瘋掉了,她真的很生氣。

“夠了,恩星,想點現實的東西吧,你還有事業,還有家人,優秀的男人很多,不止雲總一個……”

“可我就是要他,我不要彆人。”夏恩星瘋狂的低吼著:“我為什麼要輸給喬沫沫,我不要,在夏家,我輸給了妹妹,如今,又要輸給像她的喬沫沫,我就不能贏一次嗎?就一次……”

夏遠橋覺的妹妹瘋了,真的瘋了。

“你好好看病吧,不要再癡心妄想了,雲總是我們得罪不起的,你也不要再去傷害喬沫沫了,我並不覺的她是惡毒的人。”

“你一定是被她清純的外表騙了,她最會裝了,就跟小妹一樣……”

“夏恩住,你閉嘴。”夏遠橋突然抬手,把了她一巴掌:“不準這樣說你妹妹。”

夏恩星被打蒙了,滿眼是淚的望著夏遠橋:“她死了,你們都還護著她,你們纔是一家人,我不是……你走,你走。”

夏遠橋看著自己打下去的手掌,一時自責懊悔:“恩星,對不起,大哥不是故意要打你的,隻是……你不要再提小妹了,讓她安息吧。”

說完,夏遠橋就轉身離開了。

夏恩星躺在床上,淚水流成了河,她覺的委屈,憤怒,不甘,這一些負麵的情緒將她困死,她得不到解脫。

慕家,慕老爺子躺在床上,正在立遺囑,他把慕家的傍係親人都叫過來了,慕修寒是唯一缺席的一個人,王思思氣勢不在,躲在角落的位置,豎起耳朵,偷聽老爺子說話。

“公司到了這一步,自救都成困難了,我身體又跨了,以後隻怕公司的運作,隻能交給年輕一輩了,運懷能力不足,是我的遺撼……”

“爸,對不起,我冇能力撐起公司,讓你年紀一大把,還在為公司奮戰。”慕運懷十分的愧責。

“說這些有什麼意義了呢?已經到了這一步,運懷,你打電話給修寒,你讓他過來,隻要他過來,他就能競爭繼承權……”

慕運懷立即拿出手機,撥給了慕修寒,慕修寒在電話那端,很堅決的表示,自己不想過來。

慕運懷隻好說道:“修寒,爺爺說了,公司的繼承權,可以公平競爭,你真的不為所動嗎?”

“好,我過來。”慕修寒聽到這句話,這才決定到慕家看一場好戲。

王思思和慕遲軒瞪大了眼睛,慕修寒要來?

慕修寒這狼子野心,終於藏不住尾巴了。

王思思焦慮上火,隻要慕修寒來了,自己兒子的繼承權就會被搶走。

不行,她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於是,她拿出了手機……快速的發了一條簡訊出去。

王思思的弟弟叫王德發,他從小就是一個二溜子,成天混社會,自認為在社會上有點地位,接到姐姐發來的簡訊,他立即就糾結了幾幫兄弟。

“我姐剛纔說了,隻要把慕修寒解決掉,每位兄弟發一百萬的安家費……”

一群年輕人立即發出了轟鳴聲。

“你們不要以為這筆錢好拿,那個慕修寒可不是吃素的,你們每個人提交一個計劃表給我,如果采用了,我就多獎五十萬。”王德發雖然混跡社會,可他並不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相反的,他和王思思一樣,思慮周密,不會輕舉妄動。

於是,十多號人,每個人提供了一條建議,最後,王德發采用了其中一人提出的。

設陷阱,讓慕修寒出車禍,這樣可以逃避罪責,還能悄無聲息的處理。

至於那些綁架,劫持,投毒,放火……一概被否決了。

“時間緊急,大家出發吧。”王德發一揮手,一群人開始興奮的跳上了車。

王德發最後把陷阱設在了回慕家的一條馬路上。有人把風,有人放哨,有人暗中傳遞資訊,有人在馬路上放置了尖銳的三角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