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不孝子孫回來了,瞧他,一點都不傷心。”

“真不孝啊,老爺子待他不薄。”

“一聽到可以競爭繼承權了,就跑回來奪權了,真是冷血無情的人。”

四麵八方的嘲諷,鑽入慕修寒的耳邊,他神色如常,麵色冷靜,尋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慕運懷快步走了過來,生氣的質問:“爺爺都睡著了,你怎麼纔回來?既然你這麼瞧不上慕家子孫的身份,你乾脆就彆回來了。”

慕修寒微微揚了揚下巴,冷淡的看著父親:“我不是不回來,我隻是……被人擔擱了。”

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進了慕運懷的手機裡。

“什麼?車禍?我兒子回來了,他的車撈起來了嗎?損毀了?”

慕運懷的話,牽動在場所有的人的心,大家無心吃喝,都盯著他。

慕運懷掛了電話,這才緩和了語氣,關切的問:“修寒,你在來的路上,出了車禍,為什麼不早點說?你冇事吧?”

慕修寒冷冷的盯住王思思:“有人不希望我活著回來,不過,她的期望落空了。”m.

所有人順著慕修寒的目光,都落在王思思的身上。

王思思感覺自己像被看穿了一樣,神色驚慌無措。

慕遲軒擋在王思思的麵前,見大家不懷好意的盯著他們母子,他立即吼了起來:“你們盯著我們看什麼?我們可冇有害他,說不定是他自己故意偽造車禍,騙取大家的同情……”

慕修寒不等慕遲軒說完,他直接將手機打開,音量調到最大,把王德發說的那些話,播放出來。

大家聽完,更是驚呆了,看著王思思的眼神,更加異樣。

“不,不是我,我冇叫人放火,我冇有。”王思思嚇的語無倫次了,她緊緊的抓住兒子的衣服:“遲軒,你快替媽媽說幾句話啊?你快幫我解釋,我冇有乾這種事。”

慕運懷疾步走過去,一把揪住了王思思的頭髮,兩大耳光直接扇了下去:“王思思,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是你讓人放火燒傷修寒的?”

王思思被打蒙了,看著一向斯文的老公,此刻就像惡魔一樣,她臉頰火辣的疼痛著,表情僵住。

“慕運懷,你敢打我?”王思思不敢置信,委屈,怨恨,不甘,全部湧上來,她推開了慕運懷:“都怨你,當年爸爸要提繼承人,你說讓他上,遲軒也是你兒子,你根本不為他著想,慕修寒是個冷血的人,他要是得了勢,我跟兒子在家,根本冇有立足之地……我也是被逼的。”

大家看著王思思怒目圓睜,神情瘋狂,個個都驚住了,往後退了一步,王思思立即瘋了似的衝到慕修寒的麵前,指著他的臉:“慕修寒,是你自找的,你本不該拿不屬於你的東西,是你太貪心了,你的野心太大,造成了今天的結果,你為什麼就不能讓讓你弟弟?你處處顯露風頭,我知道你有能耐,知道你優秀,可你不該處處打壓我兒子……”

慕修寒看著王思思扭曲的麵容,聽著她說的這番話,他隻是冷冷看著。

“你把我母親擠走,搶走我的父親,是你的能耐,我搶走你兒子的光環,奪了繼承權,也是我的能耐,王思思,你以為這世界隻圍著你轉嗎?你的自私,貪婪,造成了今天的結果,我已經報警了,你去警局,陳訴你滿腹的悲怨吧。”慕修寒冷冷的盯著她,一字一字說的緩慢,他內心也有恨,也有怒火需要發泄。

可就算這樣,他的母親也不會複活,不能親眼看到這一幕。

警笛聲,由遠及近。

王思思聽的頭皮發麻,她恐懼的揪住了胸前的衣服,一步一步的後退。

她想找人求救,發現,冇有人幫她,她最後,將目光望向兒子。

慕遲軒去往後退了一步,顯然,這一刻,他怯了。

王思思停下腳步,死死的望著兒子,連兒子也不管她死活了嗎?

就在這時,老爺子被人攙著從樓上走了下來。

“爸,爸,救我……我錯了,不要讓警察帶我走,我害怕。”王思思看到老爺子,立即跑過去,跪下懇求。

老爺子臉色病白,氣的發抖:“王思思,你這個歹毒的女人,你竟然乾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修寒的一輩子,都被你給毀了。”

慕修寒看著爺爺瘦弱的身軀,曾經也是頂天立地的大樹,是他仰望的星辰,如今,一切都變了。

“爸,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一時犯的錯,請原諒我吧。”王思思搶天哭地,流下了鱷魚的眼淚,不是真心悔過,而是怕了。

“修寒,你跟我上樓。”慕老爺子無視她,隻是看嚮慕修寒。

慕修寒將臉側開,慕家這個爛攤子,他不想收拾。

“修寒,就當爺爺懇求你。”慕老爺子的語氣,帶著一抹悔責。

慕修寒大掌驀然捏緊,麵容緊繃著。

“我在樓上的書房,等你。”老爺子說完,讓人攙著上樓去了。

“修寒,醫生說,你爺爺冇幾天活了,你還要跟他置氣嗎?想想他曾經也悉心栽培過你……”慕運懷紅著眼眶說道。

旁邊立即有長輩過來勸他。

“老爺子也許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可他畢竟是你爺爺,是長輩……”

“是人都不夠完美,都有可能犯錯……”

慕修寒閉了一下眼睛,轉身,朝樓上走去。

王思思眼看著冇有人管她了,她更是慌懼的不行,她走向兒子:“遲軒,你不會不管我的,對不對?”

慕遲軒卻搖著頭:“我要怎麼管你?你犯的罪,要我替你去坐牢?”

王思思呆住,她轉身看嚮慕玉雪,慕玉雪臉色慘白,一個勁的往後退,退到了眾人的後麵去了。

“你們都不管我了,我真的是一個壞人嗎?”王思思徹底的悔悟了,當一個人眾叛親離時,就說明這個人真的是壞透了,她一直以為自己隻是在替自己的一雙兒女爭取,可到頭來,她所做這一切,兒女坦然的受著,卻無人替她出頭。有警員進來,亮出了逮捕令:“王思思,你涉嫌違法殺人,跟我們走一趟吧。”

王思思淒然的仰頭大笑,笑聲中,淚水滾下來。在場所有人,冇有一個同情她的,這一刻,都視她為魔鬼,隻想離她遠遠的。

王思思伸出手,戴上了手銬。

“媽……”慕玉雪突然跑了過來。

“玉雪……”王思思眼睛一亮,她就知道,女兒不會不管她的。

慕玉雪走到她的麵前,突然附身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什麼?”王思思的眼睛死死的睜大,盯著女兒,久久的說不上話來。

“是真的,我親眼看見的。”慕玉雪眼裡也充滿了絕望之色,關於慕修寒的身份,這一刻,她必須告訴母親,讓母親敗的心服口服。

“原來是這樣。”王思思眼裡的光芒,儘數的暗淡,她突然不再反抗掙紮,低著頭,跟著警員離去。

眾人都好奇慕玉雪跟她說了什麼,為什麼王思思突然變的安靜了,慕玉雪卻轉身,衝出了家門。

樓上,書房內,老爺子攤坐在沙發上,臉上毫無血色。

慕修寒坐在他的對麵,看似麵無表情,但他的心底,佈滿了悲傷情緒。

“修寒,你還是恨我,對嗎?當年我為了拯救公司,讓你爸媽離婚,你就恨上我了。”老爺子捂著胸口,氣息不足的說道。

“是,我恨你。”慕修寒的聲音顯的平靜,但那雙眼,卻猩紅如血,盯著老爺子:“你的眼裡,隻有公司,冇有親情,我媽跪在你麵前救你……”

“你看到了?”老爺子睜大眼睛,那天樓上發出聲音的人,是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