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我決定了,慕修寒殺了我最得意的殺手,我就奪了他最心愛的女人。”顧博淵冷笑。

“喬沫沫還懷著孩子……那這個孩子……”李圓忍不住想問。

“留下,栽培他,一起對付慕修寒。”男人修長的手,優雅的端起了杯子。

“慕修寒肯定想不到這一出吧,有趣。”李圓眼鏡下的眼睛,亮的發光。

而不遠處的喬沫沫,卻跟老太太聊著孩子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危險在靠近。

吃了飯,喬沫沫就和老太太離開了,夏遠橋突然走了過來,遞了一個盒子給喬沫沫:“喬小姐,我前些天準備了了一份禮物,特意代替我妹妹向你道歉,請你一定要收下。”

喬沫沫伸手接了過來,打開,裡麵是一條手鍊,非常漂亮。

“這也太貴重了吧,夏先生,我不敢要。”喬沫沫吃了一驚,這一看就不便宜的東西。

“喬小姐,我跟你很投緣,請你一定要收下。”夏遠橋麵上有些焦急,生怕她會拒絕。

“那行,謝謝夏先生了,以後有機會,我會還禮的。”喬沫沫微微笑道。

“好。”一秒記住

“再見。”喬沫沫說完,就和老太太離開了。

夏遠橋暗鬆了一口氣:“可惜,不是清清,但沒關係,就把她當成清清一樣對待吧。”

喬沫沫拿著手鍊,麵露難色:“奶奶,我就這樣收下了,會不會不太好?”

“冇什麼不好的,我看夏先生就怕你拒絕,你都急紅了。”老太太安慰她。

“他肯定是把我當成他妹妹了。”喬沫沫輕歎一聲:“有他這樣的大哥,做他的妹妹,可真幸福啊。”

“如果你想要認他作大哥的話,他肯定很願意的。”老太太也跟著笑起來。

“不行,他是夏恩星的大哥,我跟夏恩星有過恩怨,肯定不能和睦相處的,算了吧。”喬沫沫理智的思考了這些,搖了搖頭。

老太太點頭:“說的有理,那就算了吧。”

喬沫沫回到彆墅不久,慕修寒的轎車,停在門口,男人提了一束花,走了進來。

老太太正在廚房幫助劉伯一起準備晚飯事情,兩個年紀相仿的人,聊的話題也相近。

“大少爺回來了。”劉伯往外看了一眼。

“還買了玫瑰花?年輕人可真浪漫。”老太太感歎。

慕修寒徑直往樓上走去,傍晚,晚霞漫天。

喬沫沫躺在陽台的休閒椅上,正在翻看著育兒書,她認真的記錄一些筆記,做為一個菜鳥媽媽,她得為孩子的出生做好準備。

一陣花香襲來,喬沫沫愣住,一回頭,就看到男人帥氣的身影,立在門口,陽光打照在他的身上,他俊美的仿若一道風景。

喬沫沫驚豔的看著他,眼睛忘記了轉動,這個男人越來越有魅力了。

慕修寒俊臉微窘,自己像個少年人一樣,深情狂烈,可他卻掩不住這份心動,總想給她浪漫和驚喜。

喬沫沫臉上閃動著溫柔的情愫:“你今天回來的好早啊。”

“晚上,要帶你去一個特彆的地方吃晚餐。”慕修寒笑的神秘。

“去哪?”喬沫沫好奇了。

“跟我走。”慕修寒把花捧到她的麵前:“剛纔路過一個花店,看著新鮮,就買了。”

喬沫沫伸手接過,鮮花的芳香十分醉人,她忍不住沉浸其中。

“原來人比花嬌,並不是一句虛言。”慕修寒站在旁邊,慵懶的開口。

此刻,豔霞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美,比花更盛。喬沫沫聽了他這句誇讚,俏臉暈紅,嗔了他一眼:“我都胖成一顆球了,你還能發現的美?”

“就算像個球,也是球裡麵最美的。”慕修寒一本正經的瞎說。

“你說什麼?誰像球?”喬沫沫立即不滿的嘟嘴。

女人的蠻不講理,惹來男人爽朗的笑聲。

他趕緊上前擁住她守慰:“好啦,你纔不是球呢,你是我最美的妻子。”

喬沫沫這才哄好了,起身:“走吧,你要帶我去哪?”

“還記得上次的煙花秀嗎?我讓人在島上準備了晚餐。”慕修寒低聲說道。

“對啊,差點忘記了,你現在是那座島的主人了,我的夢想實現了嗎?”喬沫沫美眸愕然,如今的慕修寒,身份不比往夕,雲天集團老闆的光環太地耀眼了,有什麼事情,是他辦不到的呢?

“以前我在你麵前,是不是像個傻子一樣?”喬沫沫又鬱悶了,以前他是慕修寒的身份,喬沫沫最怕的就是闖禍,惹麻煩讓他收拾,所以,她處處小心翼翼,可如今再想想,這個男人的身份這麼強大,自己不就是個笑話嗎?

慕修寒很想點頭,但還是忍住了,隻能溫柔安撫:“你怎麼會這樣說?我可從來都是認真的,冇有敷衍過你。”

“我知道。”喬沫沫仔細一想,的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他都認真的對待她。

“就算在雲天,我也冇有欺負過你啊,我叫你上樓打掃,隻是想多看看你……”慕修寒心虛的解釋著。

“你還說,難道我不是認真的打掃了半個多月?”提了這事,喬沫沫更氣了。

慕修寒止不住輕笑:“看著你每天氣鼓鼓的上來,又氣鼓鼓的離開,你知道多有趣嗎?”

“你拿我來尋開心?”喬沫沫更是岔然。

慕修寒聳聳肩膀,語帶笑意:“我隻是想多看看你。”

“算了,我早晚有辦法整回來。”喬沫沫決定不跟他計較了。

慕修寒俊臉一愕,緊張的問:“你要怎麼整我?”

“我現在還冇想好,等我想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喬沫沫蹺起嘴角,心裡卻是開心的。

慕修寒無奈的歎笑:“好吧,隻要你開心就好。”

是啊,隻要她開開心心的,會不會被整,又有什麼關係呢?

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男人,總不可能跟一個女子計較吧?

想到這些,慕修寒心情好受多了。

下了樓,兩個人跟劉伯和老太太交代了一聲後,就坐上了車。

坐在車裡,慕修寒往外看了一眼,突然開口:“沫沫,你有冇有發現,劉伯跟奶奶……有點般配?”

喬沫沫美眸一愕,也轉頭去看,奶奶站在劉伯身邊,兩個人年紀相仿,還真有點般配的樣子。“她是我奶奶,她跟我爺爺相愛過……”喬沫沫皺起眉頭。

慕修寒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乾笑解釋:“我冇彆的意思,我就隨口一說的。”

喬沫沫歎了口氣:“我知道,奶奶現在孤單一個人,如果有個老伴,的確是件很不錯的事情,劉伯人很好,如果他們自己有意向的話,我是支援的。”

“真的嗎?劉伯也是孤身一人,他就像我的長輩,我也希望他有個伴……”慕修寒俊眸一喜,隻要喬沫沫不反對,他也許可以撮合一下。“嗯,看他們自己的緣份吧,我們做為小輩,還是不要乾涉。”喬沫沫輕聲點頭。

轎車駛出大門,直奔碼頭的方向而去。

一輛豪華的遊艇,停靠在碼頭,慕修寒和喬沫沫下了車後,就直接坐上了遊艇。

喬沫沫看著海麵上的風光,忍不住感歎:“真冇想到,那座島,最後竟然變成了家。”

慕修寒在旁邊忍不住笑出了聲:“為了瞞住我的身份,你知道我演的多辛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