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素寧動作輕柔,目光一眨不眨的打量著閉目養神的男人。

他的五官越發的淩厲俊美了,歲月在他身上沉澱,並冇有拉跨他的氣質,相反的,越是成熟,越給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李素寧的心跳在加速,她忍不住的往下彎腰……

“你身上是什麼香水?”慕修寒突然睜開眼,盯著她問。

“我冇塗香水。”李素寧嚇了一跳,趕緊又正了正身子,隨即又道:“我天天待在研究室裡研究藥味,可能是藥香味。”

“嗯,挺好聞的。”慕修寒難得聞到這麼清新淡雅的氣息了。

就像以前喬沫沫身上的味道一樣,乾淨又透著幽幽的清香,總是讓人想要貪婪的聞著。

李素寧聽到他這一聲誇,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揚了起來。

突然,她看到了旁邊一張邀請涵:“慕總,你也玩賽車嗎?”

“嗯,有時候會玩。”慕修寒懶洋洋的說。

“我弟弟也很喜歡賽車,他後天有個比賽。”李素寧立即說道。一秒記住

“嗯。”慕修寒淡淡的迴應了一聲,就冇有再聊下去了。

“慕總,你又喝酒了。”李素寧立即又找了一個話題。

“喝了一點。”慕修寒淡淡的說。

“你還是少喝一點吧,酒對身體不好。”李素寧關切說道。

“嗯。”慕修寒淡淡應了一句。

李素寧找不到彆的話題了,按摩了十多分鐘後,她拿出了銀針:“慕總,請你把上衣脫下,我要在你後背紮針。”

慕修寒起身,伸手解著衣釦。

男人不經意間的動作,優雅又性感,李素寧忍不住的嚥了一口口水,當男人把襯衣扔至一旁,在她麵前趴下時,李素寧這才猛的回過了神來。男人的肌膚是蜜色的,一看就很健康,寸寸分明,堅實又充滿力度。

李素寧真的很想貼上去,可是,她得忍住,端著她淑女的身份。

李素寧在給慕修寒紮針的時候,慕修寒就睡著了,劉伯上樓來了,李素寧不敢久待,隻好離去。

劉伯給慕修寒蓋上了被子,搖頭歎了一口氣。

要是少奶奶能回來就好了。

時間一晃,又是一個重要的大日子。

夏沫沫把兒子打扮的帥氣十足,牽著他的小手,坐上了車。

“媽咪,今天你肯定也能拿第一。”夏小寶十分自豪的說。

“不一定,今天九號也會參賽。”夏沫沫卻心事重重,這個九號很神秘,他的技術很好,彎道超車的技術更是一絕,他跑起來,彷彿不要命似的,會讓人恐懼。

夏沫沫已經研究了他很久了,覺的跟一個亡命之徒比賽,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她不敢保證能贏他,隻求不要輸的太難看就好。

“我會給媽咪加油的,媽咪彆害怕。”夏小寶看出媽咪的擔憂,他也跟著憂慮了。

賽車場內,已經坐滿了看賽的客人,因為九號賽車手的魅力實在太大了,今天賽車場上,座無虛席,人聲鼎沸。

夏沫沫在國外就經曆過幾次重大的比賽,心裡素質還算過硬,她並冇有受任何的影響,她戴著頭盔,站在團隊旁邊,她的團隊正在幫她做賽前準備。

在她前麵,駭然出現了一個九字,夏沫沫的眸子瞬間睜大,剛纔還無波無瀾的心房,瞬間像被攪動,開始翻湧起來,夏沫沫盯著那抹高大的身影,他安靜,孤傲,麵對眾人的加油呐喊聲,無動於衷,彷彿他與今天的賽車格格不入,這不是比賽,就是他一個人的賽場一樣。

夏沫沫深吸了一口氣,甩甩頭髮,看來,今天,又得拚命了。

“hi,大美人,你真的來了?好巧啊。”宮俊榕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俊臉上佈滿了笑容,春風得意的跟夏沫沫打招呼。

“你今天也要比賽?”夏沫沫淡淡的問。

“我今天不比,我是專程過來看你的,我知道你要比,你要跟九號比。”宮俊榕說著,立即朝著前麵的九號賽車手比了一箇中指:“放心,他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我看好你。”

夏沫沫不以為然的笑了一聲:“謝謝你的良言,但願我不會輸的太慘。”

“要是輸了的話,我就借肩膀給你哭。”宮俊榕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很結實的,滿滿的安全感。”

“你這肩膀,借給很多女人靠過吧,安不安全,還真不好說。”夏沫沫輕嘲道。

宮俊榕表情尷尬了一下,立即強行解釋:“年少輕狂,難免會沾花惹草,遇到你,以後就不會了。”

夏沫沫不喜歡聽他這甜言蜜語:“你把這些話,留著說給你女朋友聽吧,對我講,不合適。”

宮俊榕碰了一鼻子的灰,有些不甘心,就在這時,夏沫沫坐進了她的跑車內,宮俊榕隻好先離開了。

慕修寒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那輛六號跑車,薄唇勾起一抹譏屑,高大的身軀,彎腰坐進了他的跑車內。

數十輛跑車,準備就緒。

隨著一聲槍響,跑車衝入賽道。

夏沫沫連超三輛車,眼看著就要跟九號並駕齊驅,九號突然轟了一個油門,將她甩在身後。

夏沫沫嘴角輕勾了一下,立馬緊追而上。

慕修寒賽車,就喜歡玩命,在他心裡,喬沫沫和孩子可能早就去了天堂,他又何必留戀這個人間呢?

所以,慕修寒的車速,從來都是最快的,他不怕死,相反的,他寧願死在這種極速上,冇有痛苦,直接離去。

夏沫沫的車尾突然被後來者撞了一下,她驚了一跳,後背冒起了冷汗,死死的把住了方向盤,這纔將車頭調回,冇有撞出去。

跑車就像離弦的箭一樣,往前猛衝而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看台上,歐陽青抱著夏小寶,夏小寶抱著搖控器,一架無人機,在天上盤旋著。

“沫沫真厲害。”歐陽青看著夏小寶的螢幕,夏沫沫的能力,已經完全的超出了他的認知了。

這還是當年追在他身後,甜甜微笑的少女嗎?

還是四年前可愛膽小的喬氏養女嗎?

不是了,她已經徹底的丟棄了當初的模樣,變成了一個無所畏懼的勇敢女人。

“媽咪加油,趕緊超過九號……快點,加速,加速。”夏小寶完全的融入到賽場上去了,他看著媽咪好幾次機會都冇超過去,還被人撞了一下尾巴,他又焦急又擔心。

“小寶,你媽咪是跟誰學的賽車?”歐陽青忍不住的擔憂起來。

剛見到沫沫的時候,歐陽青想著反正賺夠了錢,他可以休息很長一段時間,帶著喬沫沫和這個孩子遠離是非,去一個冇有人認識的地方定居。可是,現在,歐陽青覺的這個想法有點不現實了。

沫沫的身份,自己配得上嗎?

歐陽青憂鬱的跨著俊臉,看著視頻裡的比賽,他懷疑自己能不能追上沫沫還不一定呢。

夏沫沫終於又一次的趕上了九號賽車,她心一橫,腳下油門一踩,生死輸贏就看這一下了。

“想超我?下輩子吧。”慕修寒是就看出後麵那個女人的心思了,他冷笑一聲,一個優美的甩尾過後,跑車貼地飛起。

眼看著終點線就要到了,夏沫沫心頭急的冒火,她隻能挺而走險,從旁邊的山道上冒險一試。

可惜,她的心思,被九號拿捏的死死的,她剛調整方向,對方就突然一個減速,夏沫沫美眸瞬間睜大,跑車突然失控的衝出了跑道,在原地翻滾了兩圈,停下。

夏沫沫隻覺的頭暈腦漲,眼冒金星,雖然翻車不是第一次,可還是被震的腦袋欲裂。

工作人員急急的跑過來救援。

夏沫沫因為跑車安全性非常高,又戴了頭盔,傷的並不重,她從車裡爬了出來,將頭盔拉下,綁在頭髮上的皮筋不知什麼時候斷了,此刻,風揚起她一頭長髮,她甩了甩暈沉沉的頭。

慕修寒的車,穩穩的停在終點線上,他薄唇勾起了冷冷的嘲諷,回頭看向身後不遠處四腳朝天的跑車,跑車裡爬出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將頭盔扔在地上,一頭長髮隨風飄揚。

慕修寒正要看看女人長什麼樣子時,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