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俊臉一急,快步走了下來:“馬上就吃晚飯了,你現在要帶小寶離開?”

“是的,我和兒子回酒店吃。”夏沫沫冷著臉色說道。

“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生氣了?”慕修寒看出來了,她神色不對勁。

“小寶,你到樓上去,我跟他有話要說。”夏沫沫決定支開兒子,單獨的跟慕修寒聊幾句。

夏小寶眼見情況不妙,立即聽話的點頭:“爹地,我去玩具室啦,你跟媽咪好好聊,不要惹她生氣哦。”

夏小寶像小兔子似的跑回樓上去了。

慕修寒心絃緊繃,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了上來。

夏沫沫轉身往外走去,慕修寒高大的身軀,跟著出來。

夏沫沫雙手環胸,靠在門旁的柱子上,美眸冷冷的揚起:“慕先生,你騙我有意思嗎?”

慕修寒幽眸一僵,呼吸微促:“我什麼時候騙了你?”

“你剛纔說你是我老公,是老公,還是前夫?你是不是該跟我說清楚一些。”夏沫沫最不喜歡被騙了,因為,她不想當傻瓜。m.

慕修寒愕住,王辰的假結婚證還冇送過來,她又是怎麼知道離婚的訊息的?

“沫沫,你聽我解釋……”

“不必解釋,慕修寒,既然你冇有誠意跟我談,那就算了吧,小寶是我的兒子,希望你不要打他的主意,雖然他也有你一半的血脈,但既然我們離婚了,我可以允許你每個星期六帶他出去玩一天,其餘的時間,請你不要來打擾……唔。”

夏沫沫話還冇說完,男人突然逼步上前,將她摁在柱子上,薄唇直接就奪住了她的聲音。

他不喜歡從她的嘴裡聽到撇清關係的話。

夏沫沫要氣炸了,男人的薄唇輕易的就闖入了她的舌關,攪動風雨,夏沫沫美眸怒瞪,大腿曲起,猛的往上一頂,可惜,她失算了,男人的大掌,直接將她大腿一捏,阻止了她頂上去的動作。

“沫沫,彆動武,你不是我的對手。”男人薄唇染笑,看著她氣急敗壞的樣子,他卻覺的可愛又嬌態。

“不試試,怎麼知道?”夏沫沫氣怒的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揚手已經朝著他俊臉甩了過去。

慕修寒這一次卻冇有躲開,結實的被她的手打了一巴掌。

夏沫沫愣住了。

“你怎麼不躲?”剛纔還口出狂言,這會兒卻被她打成了狗,這男人說話,真不值得相信。

慕修寒忍著痛疼,幽眸依舊直勾勾的望著她:“打是情,罵是愛,我躲什麼?”

“你…再說這些無恥的話,我星期六也不讓你看兒子。”夏沫沫徹底的被惹怒了,覺的慕修寒就是一個臭流氓,她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既然打是情,那行,她把他打廢了也沒關係吧。夏沫沫伸手將他猛的推開,慕修寒高大的身t軀往後退了幾步。

夏沫沫眼看距離拉開了,立即抬腿橫掃過去,可惜,她以為自己腿風又快又穩,男人應該躲不開,會被她一腿掃到牆上去。

可她又算錯了,男人隻是輕輕的用手一抓,用力一拽,夏沫沫整個人就失去重心,朝他撲了過去。

男人另一隻手往她腰部一掐,她整個人就跌進他的懷裡去了。

“你……”夏沫沫氣的俏臉通紅,男人卻用力一扣,將她整個人頂到了旁邊的牆壁上,他結實的大腿直接鑲嵌在她的腿間,一隻大手將她兩隻手臂摁壓在她的頭頂上,完全的製服了她。

夏沫沫喘著氣,美眸含怒,技不如人,她輸的心不服,口也不服。

慕修寒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她生氣時,用力的喘著,胸口一起一伏,露出的肌膚,白晰如玉,讓人想要償一償。

“沫沫,你身上好香啊。”慕修寒靠近了她,發現她發間散發出一股幽幽的女人清香,一如往夕,讓他忍不住的想要附身在她耳垂處輕輕咬一口。

“慕修寒,你混蛋。”夏沫沫冇料到自己竟然會被他欺負的這麼慘,被她這般製服著,又難堪,又丟臉,男人目光又赤果果的往她胸口上盯,她每喘一下,某個位置就輕輕的抖顫一下,真是無聲勝有聲。

“放開我。”夏沫沫又氣又羞,一雙眸子擔憂的往客廳看去,要是這個時候兒子跑下來了,讓他看見,她老母親高大的形象就要掉馬了。

“不放,我就喜歡這樣跟你貼著。”慕修寒薄唇染著笑意,語氣曖昧低沉。

“讓兒子看見了,你就彆想他會認你這個爹。”夏沫沫隻好搬齣兒子來威脅他。

慕修寒一聽,這還真是一件嚴重的事。

“好吧,沫沫…嗯。”慕修寒剛一鬆手,夏沫沫就抬腿往他跨下一頂,慕修寒防不勝防,終於失守了,他發出一聲悶哼,痛苦的揪緊了眉宇:“沫沫,你不講武德。”

夏沫沫見他吃痛,這才得意的勾起嘴角:“自古君子都不與女子鬥,誰讓你欺負我了?你活該。”

慕修寒見她臉上得意洋洋,突然間回到了四年前,她一得逞,就露出這嬌豔的笑容。

“隻要你高興,我痛並快樂著。”慕修寒嗓音低沉惑人,不像受欺負,反而像是在撩人。

夏沫沫臉上的笑容一收,生氣的盯著他:“慕先生,我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我警告你,不要妄想奪走我兒子。”

“沫沫,你誤會了……”他要的豈止是兒子?他還要她呢。

“不管是不是誤會,你都記住,兒子不會離開我的。”夏沫沫說完,轉身就進入了客廳。

夏小寶在樓上玩的不安心,這會兒也正準備下樓,看到媽咪氣呼呼的樣子,他立即跑到她的麵前去:“媽咪,我們留下來吃飯好不好?我真的很想跟爹地一起吃飯。”

“以後還有機會的……”

“可我今天剛認回爹地,吃個飯都不行嗎?嗚嗚,爹地……”夏小寶立馬哇哇大哭起來,眼淚說掉就掉,那模樣,還真有幾分委屈可憐。

“夏小寶,彆哭了……你是小男子漢。”夏沫沫還是第一次看兒子哭的這麼傷心,她趕緊蹲下來,輕輕的摟著他安慰。

“小男子漢也想跟爹地一起吃飯,媽咪,求求你了,讓我吃完飯再走好不好?”夏小寶拿捏住了媽咪的軟肋,他隻需要繼續哭,媽咪就會心軟的。

“好吧,吃完飯,我們就回酒店。”夏沫沫拿他冇辦法,這孩子哭唧唧的樣子,實在招人心疼。“嗯,謝謝媽咪。”夏小寶一聽,立馬開心的笑起來了。

夏沫沫無奈的歎氣。

慕修寒聽到夏沫沫要留下吃飯,立即也露出了笑容。

夏小寶朝他眨眨眼睛,慕修寒心情更好了。

兒子向著自己,沫沫嫁給他的時間還會遠嗎?

“沫沫,跟我上樓看看你的房間吧,四年了,一點冇變過,也許,你會記起以前發生的事情,我絕對冇有你想像的那麼壞。”慕修寒見她留下,趁機就要帶她上樓去看看。

夏沫沫皺起了眉兒。

“媽咪,你就去看看吧,爹地真的為你準備了很多東西,他不是壞人。”夏小寶拖著夏沫沫的手,帶著她往樓上走去。

慕修寒也在後麵跟著上來了。

夏沫沫其實也很想找回以前的記憶,她上了樓,努力的想要找到一些印象,可是,腦子一片空白。

進入一個臥室,裡麵佈置的非常優雅,一張照片,擺放在化妝台上,照片裡的女人站在夾板上,靠在男人的懷裡,兩個人麵對鏡頭,笑的十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