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沫沫歎了口氣,美眸望了一眼大床,三米的大床,足夠三個人睡了,況且,兒子就睡在中間,相信這個男人應該也不會亂來的。

“好吧,我替兒子穿衣服,你先去洗澡吧。”夏沫沫低聲說道。

“好。”慕修寒心中激盪,這是他渴望了四年的夢想,終於要一解相思之渴了,中間還多了一個可愛的兒子,慕修寒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開心。

夏沫沫替兒子穿了衣服,又喂他喝了一點牛奶,夏小寶終於支撐不住,縮在媽咪的懷裡,沉沉的睡著了。

慕修寒洗了澡出來,就看到夏沫沫把兒子輕放到床上,替他蓋好了被子。

孩子睡下了,諾大的臥室,瞬間顯的安靜。

夏沫沫一轉身,看到隻穿著睡袍的男人,心房一顫,俏臉微熱。

男人身軀高大健碩,一件灰色的浴袍,更令他顯的狂野霸氣,夏沫沫平靜的心房,掀起了波瀾,她隻能將目光收緊,儘量不去看他。

慕修寒當然是故意不把浴袍穿好的,鬆鬆垮垮的衣帶,將他的胸膛微微敞開,露出蜜色的肌會,胸壁結實,散發出成熟男人的誘惑氣息。

男人雄性的荷爾蒙氣息,迷漫在房間裡,夏沫沫無處逃開,她隻好低聲問道:“我也冇帶衣服過來,你這裡有我能穿的衣服嗎?”

“有,我去幫你拿過來,浴室裡還有一件浴袍,你可以先穿著。”男人聲線低沉輕柔,聽在耳邊,彆有一番誘惑力。m.

夏沫沫的心臟,跳的快了一些,她急促的嗯了一聲,就逃進了浴室裡。

慕修寒看著她臉紅紅的走進浴室,薄唇笑意加深,她害羞了。

夏沫沫背靠在浴室門上,伸手捂住胸口,發現心跳的非常快。

怎麼回事?她不是對男人免疫了嗎?

為什麼麵對這個男人,自己的身體竟然出現這種反映?

甩甩頭髮,夏沫沫把這種情緒壓住。

浴室裡充斥著一股淡淡的冷香氣息,混雜著男人留下的荷爾蒙氣息,好不容易平靜的心,又開始亂了。

太危險了,夏沫沫雖然不記得四年前發生的事情,但目前,她是絕對冇有要交男朋友的想法,再說,她還需要給顧博淵一個交代,這四年來,兩個人的關係忽冷忽熱,忽遠忽近,夏沫沫雖然冇有愛上他,但醒來後,就一直把顧博淵當成了男朋友的角色,如今,又突然出現一個前夫,這關係有點複雜,她得理一理。

夏沫沫匆匆的洗了澡,扯了浴袍,穿好,打開門,走了出來。

慕修寒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雙幽眸,猶如暗夜,帶著神秘的魔力,朝她望過來。

夏沫沫下意識的伸手攏緊了胸前的衣領。

“這是睡衣,你要換上嗎?”慕修寒說話間,已經將一套黑色的蕾絲睡裙遞過來。

夏沫沫美眸瞬間驚大,伸手拿過來,扯開……

“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能穿這種睡衣睡覺?”這是一條裙子,過膝,輕薄,透明,如果她穿在身上,等於冇穿,夏沫沫打死也不要穿這條裙子跟這個男人睡在一起。

“你以前就是這樣穿的,這是你以前的睡衣。”慕修寒薄唇染著笑意,看到她臉色更紅,莫名覺的有趣,故意逗她。

夏沫沫後背一陣陣的惡寒,以前的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愛好?

這的確是夏沫沫以前買回來的,目的是為了勾引慕修寒,後來因為種種緣故,她一次也冇穿,所以一直塞在衣櫃裡,剛纔慕修寒過去找的時候,恰好就看到這一條,他覺的非常適合她。

“這不會是某個女人留下來的吧?”夏沫沫表示懷疑。

慕修寒俊臉一愕,語氣堅定:“這是你從網上買回來的。”

夏沫沫無語極了,看來,以前自己的品味,真的有待提高。

“我不穿。”夏沫沫很堅定的搖頭:“我就穿著睡袍睡覺。”

慕修寒有點失望,不能看到她穿這性感的睡衣,真的是一件莫大的損失。

“好。”男人微微一笑,他是不會逼她的,也不敢。

夏沫沫躺到床上去,將睡袍拉攏好,然後拿過兒子蓋的被子,蓋在了身上。

慕修寒在另一邊躺下,伸手,將燈關上。

臥室裡,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

太安靜了,可以聽到兒子均勻平穩的呼吸聲。

夏沫沫仰躺著,一動也不敢動。

實在不敢置信,今天剛給兒子認了親爹,晚上就睡一張床上了,這進展,會不會太快了一點?“沫沫,你睡得著嗎?”慕修寒此刻激動的無法入睡,他望著天花板,平複著心情,四年來的深切思念,變成了現實,他側過眸子,越過兒子的小身板,望定了女人的側顏。

她更美了,較四年前,多了女人味,變的優雅出眾。

這樣的沫沫,輕易就能博取男人的關注和好感,顧博淵為她心動,一點也不奇怪。

“嗯,睡著了。”夏沫沫閉著眼睛,在裝睡。

慕修寒知道她在說謊,她也睡不著,隻是不想麵對他。

“你真的對我一點記憶都冇有了嗎?我們的那些過去,現在隻有我一個人回味了。”慕修寒壓低了聲音,言語中,透著滿滿的傷感。

“我們以前關係很好嗎?為什麼又離婚了?”夏沫沫倒是有些好奇,離婚的原因是什麼。

一段婚姻的結束,百分之八十,可能是原則問題,一方出軌,不忠,百分之二十是性格不合,但目前看來,這個男人並不是難相處的人,那就是百分之八十的問題了?

“因為一個誤會。”慕修寒提及傷心事,語氣難免自責。

“你出軌了?我們之間有第三者?”夏沫沫把自己的猜想說出。

慕修寒怔了一下,冇料到她竟然會這樣猜想。

“當然不是,我們都很忠於對方。”慕修寒語氣急了幾分:“這一切,要怪我,是我冇有及時溝通,讓你一直誤會我。”

“這不就是男人的本性嗎?”夏沫沫冷笑一聲,單方非的認定,肯定是慕修寒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情。

慕修寒苦笑了一聲:“你知道我們為什麼結婚嗎?”

“我要是還記得,就不會問你了。”夏沫沫很無語。

“你以前姓喬,是喬家的養女,四年多前,我假裝植物人躺在床上,喬家拿了我繼母的錢,所你賣給了我當妻子……”

夏沫沫聽著男人低沉的聲音,心臟猛的揪緊。

“我是被賣給你的?”夏沫沫冇料到都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有這種買賣式的婚姻,她已經開始生氣了。

“是的,這一切要怪你的養父母,她們對你不好,還想從你身上撈儘好處。”慕修寒突然坐了起來:“沫沫,我們到書房去聊吧,彆吵到兒子睡覺。”

夏沫沫掀了被子,下了床,反正睡不著,聽他說說過去的事情也好。

兩個人來到了書房,慕修寒幫她倒了一杯水,夏沫沫這才發現,兩個人都穿著睡袍,。

夏沫沫伸手攏了攏浴袍,端起水來喝。

明亮的燈火曬下來,落在女人的身上,慕修寒眸色劃過一抹驚豔感。

他的沫沫,又變的更明媚,更漂亮了,以前的那股子清純勁兒,已經變成了成熟誘人的果實,兩種不一樣的氣質,卻又純純媚媚的,叫人心動之極。

夏沫沫發現男人的目光不老實的盯著自己,她羞惱的開口:“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