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抱著兒子坐在沙發上,手機調成了靜音模式,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慕修寒立即輕輕的拿起手機,把亮度調暗,看到了王辰剛發來的幾張照片。

這一看,氣血又翻湧了,慕修寒差點冇氣出內傷來。

自己抱著兒子睡覺,夏沫沫竟然跟顧博淵坐在酒店華麗的餐廳裡用晚餐,兩個人還眉來眼去,動手動腳的,曖昧的氣息,透過手機螢幕,給慕修寒餵了一大罈子酸醋。

“老大,少奶奶跟顧博淵,感情好像不錯呀。”王辰又發來一句感慨。

慕修寒氣的直咬牙,要不是懷裡還抱著兒子,他現在又想過去把那個女人給拽回來了。

“兒子,瞧你媽咪乾的好事。”慕修寒低頭看著熟睡的夏小寶,又氣又撓心,可能怎麼辦呢?他現在隻能當好奶爸,卻管不了夏沫沫在外麵花天酒地。

好可憐,好悲催,他怎麼就活的這麼失敗了呢?慕修寒自我可憐了一陣子,把頭埋在兒子的胸膛上,唉,奶爸的悲慘人生,要開啟了嗎?

夏沫沫來到慕家彆墅時,已經是深夜了,她忙碌了一天,累的小臉泛白,可為了接兒子回家,她還是來了。

她把車停在彆墅門外,下了車,就看到慕修寒抱著兒子,站在大門旁邊,夏沫沫冇料到他們會站在這裡,嚇了一跳。

“媽咪,你怎麼這麼晚纔回家呀?”夏小寶鼓著小臉蛋,顯然是有些生氣了。

夏沫沫立即乾笑了一聲:“我當然是在忙工作的事情啊。”一秒記住

“是忙工作,還是忙著跟男人約會?”慕修寒的臉色,比這秋冬的天氣還冷了幾分。

夏沫沫皺眉:“這麼晚了,你不帶兒子去睡覺,怎麼站在這裡吹冷風?”

“兒子已經睡了幾個小時了,這會兒他睡不著,非要我帶他出來玩。”慕修寒也想睡啊,可懷裡的小傢夥睡夠了,他隻能無奈的陪著他玩。

“好了,小寶,我們回家吧……”夏沫沫立即伸手要從男人的懷裡接走孩子。

夏小寶卻立即扭頭,緊緊抱住了慕修寒的脖子:“媽咪,今晚,我要跟爹地一起睡。”

“沫沫,你忙了一晚上,不累嗎?疲勞駕駛,危害多多,你真的不考虎一下孩子的安危?”慕修寒眯著眸子,聲音仍然帶著怨氣。

夏沫沫仔細想了一下,剛纔開車,的確走神了,是很危險,於是,她隻好點頭:“那就借你的客房休息一晚,把兒子給我吧,我帶他上去洗澡。”

孩子洗了澡出來,慕修寒就坐在門外的沙發上,夏沫沫氣咻咻的瞪他一眼,慕修寒後背一緊,不知道哪裡又惹她生氣了,她這眼神,有點可怕。

“兒子,你躺床上玩一會兒,我跟你爹地有話要說。”夏沫沫說完後,就往門外走去。

慕修寒一臉蒙圈的看著兒子:“你媽咪怎麼又生氣了?”

小傢夥也是一臉的蒙,搖晃著小腦袋:“我不知道呀,媽咪剛纔還親親我呢,她冇生氣。”

慕修寒一頭霧水的跟著夏沫沫來到了陽台外麵。夏沫沫雙手環胸的站在欄杆旁,目光遠眺著遠處的風景,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她轉過身來。

風揚起她嫵媚的長髮,細細碎碎的髮絲,在燈光下,映襯著她雪白的肌膚,像是隔著一層霧,霧濛濛的光影中,她美的驚人。

慕修寒看到她這一幕,彷彿在夢裡出現過無數次,可每一次,當他伸手要去抓住她的時候,她就會消失在那一片白霧中。

“沫沫……”像是跌入了夢境裡,慕修寒情不自禁的喊著她的名字,伸手要去抓住她,這一次,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她身上傳來的溫度,慕修寒用力一拽,夏沫沫整個人就被他摟進了懷裡。夏沫沫是要跟他算帳的,冇想到,卻被他圈入懷中,掙紮不得。

“慕修寒,你放開。”碰觸到他堅實的胸膛,鼻息間聞著他身上的冷例男香,她有些慌亂,羞澀,不安。

“沫沫,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求你了。”慕修寒還沉浸在那些悲傷的夢境中,此刻,他隻想把自己的心事訴說給她聽,讓她明白,他的思念有多深刻,有多難受。

夏沫沫掙紮中,聽到他破碎的聲音,她愣住。

不由的抬眸,就看到他深幽的眸子,淚光閃閃。他哭了?

夏沫沫不敢置信,可這卻是真實發生的,這個鋼鐵般堅強的男人,在她麵前,哭唧唧?

“慕修寒,有什麼話,你先鬆手再說。”夏沫沫的心,亂了,她不知道要怎麼去形容此刻的感受,很震驚,還被男人眼角的淚水感染了,讓她的心情也變的悲傷了起來。

“再讓我抱一會兒,就一會兒,好嗎?”男人繼續在她耳邊低聲的懇求,濃烈的情意,無法掩飾,他的熱息,噴灑在她柔嫩的勁項處,帶來的電流,在夏沫沫的身體裡四處亂竄著,她心慌了,這種陌生的,異樣的感覺,令她不安。

夏沫沫看出來了,這個男人……真的很愛她。

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有人愛著,被人寵著,這種感覺,應該是最好的了。

“彆以為你哭了,我就不跟你算帳了。”夏沫沫的聲音聽著,卻冇有怒氣,反而溫柔了不少。

算帳?

慕修寒趕緊鬆開了手,俊眸一片困惑的看著她:“沫沫,你要跟我算什麼帳?是不是我今天踹壞了你們會議室的門,我可以賠錢。”

“我所瞭解的慕總,雲天集團的老闆,是個冷麪閻王,行事狠絕,手段暴戾,擁有鋼鐵般的意誌,雷霆般的手腕……”

慕修寒聽她這般描術自己,又氣又笑:“這是哪個混亂胡言亂寫的,我是那樣的人嗎?”

“他們還說你不近女色,是個冷情禁慾……”

“那是因為那些女人都不是你,如果是你,我根本控製不了自己,無法自拔。”慕修寒又打斷她的話,臉上笑容更深了,如果讓他們看到自己對沫沫的這份深情,想必又會亂寫一通了吧。

夏沫沫皺了眉頭,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喜歡打斷彆人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