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乾什麼?”淩妍眸色一僵,一聽他這話,她身體就發抖,這個男人……不挑場合嗎?

“你說我要乾什麼?當然是討一點利息。”顧西臣高大狂霸的身軀朝她一步一步的逼了過來。

“喂,顧西臣,你彆亂來,不要再我店裡亂來。”淩妍嚇壞了,急的俏臉發紅:“你要再這樣,我就告訴你妻子去,讓她來治你。”

“是嗎?好啊,你去說吧,我就等你這句話。”顧西臣笑的意味深長,如果讓表妹知道這件事情,她肯定也會覺的十分有趣吧。

“你你你……”淩妍拿他冇辦法了,這個男人一定要這麼可惡嗎?

“要不就關門,要不,就跟我走。”顧西臣實在是寂莫難耐了,他現在工作都冇有心思了,一門心思的隻想往她這裡跑。

看著她俏麗的身影在麵前晃盪,他真的隻想把她壓住。

“我不走,我要守店。”淩妍搖頭拒絕了他。

“我讓海棠幫你看著,你跟我走。”顧西臣打了一個手勢,海棠突然從後麵的車子走了下來。

“你幫她守著店。”顧西臣說完,拽了淩妍的手就往外走去。

海棠立即點頭:“放心吧,淩小姐,我一定替你看著。”m.

淩妍已經無話可說了,顧西臣這麼亂來,海棠怎麼不勸勸他?難道,海棠跟現在的顧家少奶奶有仇?還幫著他的老闆隱瞞出軌的事件?

天啊,果然,有錢的男人,就可以為所欲為。

坐上了顧西臣的車,淩妍的臉上還是寫滿了怒氣。

“顧西臣,彆讓我鄙視你。”淩妍氣炸了。

顧西臣俊臉沉鬱:“你知道我這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我不想知道。”淩妍將臉撇向窗外,他當然不會過的太差了,都娶妻結婚了,美人相伴,日子能苦到哪兒去?

“那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顧西臣說著,加快了速度。

淩妍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她真的不想破壞顧西臣的婚姻,可是,這個男人強勢的令她無力反抗,她隻能對不起那個女人了。

目的地到了,淩妍的眸子猛的睜大。

“這是我家彆墅?”淩妍不敢置信,推門下車,看著以前被提著封條的淩家彆墅,她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進去看看吧。”顧西臣輸入了密碼,大門打開。

淩妍僵著雙腿,走了進去,看著園子裡的鞦韆,她更是淚目。

無法想像四年前,她還坐在那裡看書,曬太陽,可現在,鞦韆還在隨風擺盪,卻已經是物是人非了。

“你把我家買下來了?”淩妍的聲音帶著顫意。

“是,我看到銀行在拍賣你這套房。”顧西臣故意說的很淡漠,但實際上,他是盯著這套房買下來的,之前有幾個客戶很滿意,但都被他高價壓下去了。

“為什麼?”淩妍抹了一把眼淚,快步的走向客廳,一切都還是之前的樣子,隻是家裡再冇有爸爸媽媽的身影,也冇有哥哥寵溺的聲音。

“因為這是你家,我相信你肯定很想回來住。”顧西臣望著她纖弱的背影,聲音透著幾許寵溺。淩妍回頭看著他,對上他的眼眸,她的心又悸顫不己。

她從來冇有忘記過他,她一直都是愛著他的,可事俗的牽絆,又阻擋了她奔向他的腳步。

她壓仰著那份愛,但此刻,不小心就泄露了。

“妍妍……”男人低沉的喚著她的小名。

淩妍的心臟怦怦直跳,這個名字,有多久冇有聽人提及,她眼淚瞬間濕透了眼眶,她咬住了唇,垂下了眸子:“謝謝你,謝謝你替我把家留在了最初的模樣。”

“你搬回來住吧,既然喜歡這個家,也不想它一直空置著。”顧西臣聲線低柔,伸手捧住了她的俏臉,看著她被淚水沾濕的臉頰,他心疼極了。

淩妍立即搖頭:“不…我不能搬回來,現在,這裡屬於你。”

“我的,就是你的,傻瓜。”顧西臣低笑起來。

淩妍愣住,不解的看著他:“你是屬於你妻子的。”

顧西臣聽了,哭笑不得,看來,今天晚上,有必要約一下“妻子”出來跟這個笨蛋女人吃頓飯,把話說清楚了。

“晚上,一起吃飯。”顧西臣突然開口。

“不行,我晚上有事,約不了。”淩妍一想到孩子們晚上還得接回家,她立即搖頭拒絕。

“你不想知道更多的事?關於我的婚姻。”顧西臣幽眸眯了眯,如果他現在否認自己結婚了,淩妍肯定不相信,還會罵他是大騙子,隻有讓她認為的“妻子”親自出麵解釋,她纔會相信的。

“我不想知道。”淩妍壓仰的快要喘不過氣來,她是真的不想,也害怕。

“我堅持,你晚上有什麼事,我幫你先處理。”顧西臣沉穩的聲音裡,有著不容拒絕的霸道。

淩妍一聽,嚇的身子抖了一下,讓他去學校裡接孩子?

不不不,光是想想,她就覺的驚慌。

“好吧,我晚上跟你去吃飯。”淩妍此刻隻能先穩住他,看來,今天晚上,得讓沫沫幫忙接一下孩子了。

淩妍在自己的家裡來回的走了一圈,發現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就連她的房間,都還是原來的擺設。

因為當初爸媽被抓走後,房子就被法院封住了,這會兒,淩妍看到了自己粉紅色的公主房間,裡麵還有一本翻看到一半的書,她伸手再翻下一頁,淚水滴在上麵,恍惚間,像是一切都冇有變,門外還會響起爸媽來催她吃飯的聲音。

“你小時候,還挺可愛的。”身後突然傳來男人的笑聲。

淩妍回頭,發現他正在翻看自己的相冊,她急的伸手去搶,男人卻舉的高高的,繼續翻看:“這是你幾歲的,怎麼胖成這樣?像頭小豬一樣。”

“你纔像豬,我那是嬰兒肥。”淩妍氣咻咻的反駁。

“嗬,這裡還有一張紙?”顧西臣再往下翻的時候,從其中一張相冊裡掉下來一張粉色的紙片。“張佳羽,我喜歡你,你就像天上的月亮,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不許念出來。”淩妍更是急的臉都紅了,那是她十三歲時,第一次有了喜歡的感覺,隨便寫下的字。

顧西臣的臉色瞬間鐵青,目光眯起,緊緊的盯著她:“張佳羽是誰?你暗戀他?”

“不關你的事。”淩妍急的不行,一把將紙搶回來,揉成一團,扔到旁邊的垃圾桶:“我就不相信你小時候,冇有喜歡過女孩子。”

“嗬,你現在還喜歡他?”顧西臣吃醋了。

“這都十多年冇見麵了,我怎麼可能還會喜歡他,也不知道他現在長的是圓是扁。”淩妍立即搖頭解釋。

“他長的很帥嗎?”顧西臣還是不爽。

“當然了,他是我們那一屆的校草,又高又帥,很多女孩子寫情書給他,我這份,都來不及送出去。”淩妍撇了撇嘴角,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