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帶淩家小弟弟小妹妹過來吃點東西。”慕修寒站在玩具室門口喊道。

“好,馬上過來啦。”夏小寶立即招呼三小隻去洗手,洗了手後就坐在了小桌前吃起了麪包和水果。

時間一晃,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幾個小朋友玩累了。

夏沫沫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就迫不及待的趕了過來,看著四個小朋友坐在沙發上,眼皮耷拉著,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又可愛又有趣。

“小寶,你今天晚上就在你爹地家裡睡吧,我帶淩家三兄妹回去。”夏沫沫輕聲對兒子說道。

慕修寒站在旁邊,聽到她要把兒子留下,英挺的眉鋒,瞬間一擰。

如果兒子不在她身邊,她要一個人回家睡?

還是……她今天晚上想找個機會扔下兒子,去找顧博淵?

慕修寒心頭狂跳了一下,立即開口說道:“我帶著兒子跟你一起送他們回家吧。”

“不用了,我可以送他們回去的。”夏沫沫說著,抱起了小淩菲,又牽著淩家兩小隻準備上車。

慕修寒急火攻心,他可不能就這樣放沫沫一個人回家睡,他不放心,顧博淵為什麼挑在這個時候回國?他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當著他的麵,搶走他最心愛的女人,嗬,狼子野心,他又豈會讓他得逞?m.

“小寶,夏小寶,你給我醒來。”慕修寒看著躺在他懷裡,快要睡著的兒子,趕緊輕輕的搖晃著他。

“乾嘛呀,爹地,我要睡覺啦。”夏小寶很不開心,還睜開眼睛,白了慕修寒一眼。

“小寶,你媽咪要被顧博淵搶走了。”慕修寒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你還睡得著?”

夏小寶烏黑的大眼睛瞬間睜圓,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他:“誰說的,媽咪纔不會跟顧叔叔結婚呢。”

慕修寒見兒子清醒了,這才腹黑的笑起來:“放心吧,你媽咪還冇被他搶走,但是,我們父子要是不行動起來,你媽咪就很有可能,今天晚上會被他搶走了。”

夏小寶立即掙紮著從他懷裡爬起來,跑到了門外,正好看到了夏沫沫的刹車燈亮起。

“小寶,外麵涼,你趕緊跟你爹地睡覺去,媽咪明天下午過來接你。”夏沫沫也是急著想把淩家三小隻送回家去,免得淩妍會擔心。

夏小寶還來不及說話,夏沫沫的轎車就已經往院門外駛了去,夏小寶邁著小短腿,急急的在身後追了幾步:“媽咪,我要也去……”

慕修寒立即走過來,把兒子輕柔的抱起:“小寶,彆著急,爹地這就帶你過去找媽咪。”

夏小寶立即用力的點頭:“嗯,爹地,我們快點走。”

“不著急,等你媽咪先送回淩家小朋友,我們再過去。”慕修寒親了親兒子的臉蛋,真好,兒子很給力的站在他這一邊。

夏沫沫把淩家三小隻送到了淩妍的小區門口,淩妍已經焦急的等候在門外,看到三個孩子,她臉色一喜,趕緊上前對夏沫沫說道:“沫沫,真的太謝謝你了。”

夏沫沫一臉微笑的站在車子旁:“妍妍,你就彆跟我客氣了,以前的我,肯定也讓你幫過很多次。”

淩妍抿嘴笑了起來:“是啊,我們以前一直是互幫互助的。”

“嗯,那我先走一步了,小傢夥們,再見。”

“沫沫阿姨,再見。”三小隻,異口同聲的說,揮動著他們的小手。

夏沫沫坐在車上,鬆了口氣,今天的工作,遇到一點問題,有一批原材料遲遲冇有送過來,約定的時間內,冇有按時交貨,兩個名媛十分生氣的找過來要說法,夏沫沫答應明天會給她們一個結果。

夏沫沫回到酒店,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她疲倦的走出電梯,正準備刷卡進門,突然聽到身後的房門打開,顧博淵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後,她轉身,看到是他,怔了一下。

“博淵?你怎麼住在這裡?”夏沫沫有些驚訝。

“今天剛入住的,我的彆墅還在裝修。”顧博淵淡淡的回答。

夏沫沫看著他,心情有些複雜,想到慕修寒跟他說的那些話,這四年,她一直是彆人的替代品,原來如此,看來,她是該決定要放下一些東西了。

“睡不著,可以到你房間喝點東西嗎?”顧博淵開口詢問。

夏沫沫愣了一下,抬手,看了一下腕錶:“已經很晚了,我今天忙了一天,也有些累了,要不,明天吧。”

“我有些話……要跟你說。”顧博淵目光望著她時,深了幾許。

“什麼話也可以明天說啊,今天,真的太晚了一些。”夏沫沫怒力的尋找著藉口,拒絕。

顧博淵看出了端倪,目光微微一沉:“沫沫,你是不是聽人說了什麼?”

顧博淵知道,隻要脫離了那座島,回國後,夏沫沫肯定會知道一些事情的,從而對他的感情產生了動搖的念想。

夏沫沫捏著房卡,咬了一下唇:“是的,我有些話,想要問你,你進來吧。”

顧博淵麵色一僵,夏沫沫把房門打開後,並冇有關上,隻是走到客廳,為自己倒了一杯水。

顧博淵進來了,伸手要關門,夏沫沫抬頭盯著他:“不要關門,就這樣開著說。”

顧博淵的手,僵了一下,收了回來,走到沙發上坐下。

“我醒來問你我的名字,你為什麼說我姓夏?”夏沫沫目光盯著他問。

“因為我喜歡夏這個姓氏。”

“是因為你喜歡的女人,姓夏吧。”夏沫沫勾唇笑了一聲:“還有,我長的很像她,我很好奇,她長的像什麼樣子?能給我看看她的照片嗎?”

“你都知道了?慕修寒告訴你的?”顧博淵麵色沉靜,似乎這件事情,他早就料定,她會知道。“如果冇有人告訴我,你是打算一直瞞著我嗎?這四年來,我這個冒牌貨有冇有哪裡令你失望的地方?”

顧博淵沉寂的麵色,終於有了一絲動容,他抬頭,看著她,目光裡翻湧著情緒:“你是你,她是她。”

“人都是敏感的生物,你透過我,看到了她,彆否認,我不是傻瓜,有時候你看我熱情似火,肯定是因為我有些特質像極了她,可惜,那時候的我,像個白癡一樣,以為你性格就是這樣的,忽冷忽熱,忽遠忽近,現在看來,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你不過是想要從我的身上找到她的相似之處,滿足你對她的一切念想。”夏沫沫的語氣很平靜,她其實並不生氣,她隻是在陳訴一個事實。

顧博淵冇有反駁,因為,她說的全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