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政局本來就是一個是非之發,一方是奔赴婚姻,一方是逃離圍城,這個全民化的話題,自帶流量,瞬間就被眾人點頭論足。

傳視頻的情侶,更是把文案寫的露骨現實,直接認定程文強是受害者一方,淩妍是個吸人血的白骨精。

這引起了網友們的憤憤不平,一個個變成了評判家,站在道德至高點,憤斥淩妍的種種罪名。淩妍知道這件事情,是回到麪包店,她招來的店員小紅提醒她的。

“老闆,你剛纔出去,是去結婚的嗎?”小紅實在忍不住,走過來問她。

淩妍正在打奶油,聽到小紅的問話,她表情一僵:“你怎麼知道的?”

小紅揚了揚手機:“你和一個男人在民政局拉拉扯扯的,全網的人都知道了呀,老闆,那個男的長的還挺好看的,你怎麼冇看上她啊?”

小紅是新招來的,根本不知道之前有一個比程文強帥了好幾倍的男人出現過,所以,她覺的老闆拒絕那個男人,多少有點不知好歹。

淩妍俏臉一白,急急的拿過小紅的手機,就看到一個她剛纔和程文強在民政局推拉的畫麵。

她大腦轟的一下,空白了。

是誰把她們錄下來的?

她回想剛纔圍觀他們的人群很多,想必其中就有人錄下發到網上去了。m.

“小紅,事情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樣,我跟這個男人真的不認識的。”

“不認識還去民政局?老闆,你心可真大呀。”小紅十分的驚訝,隨即提醒她:“現在的男人喜歡吃軟飯,老闆,你可要小心點呀,不要上當了。”

“謝謝你的提醒,我已經看出他的目的了。”淩妍感激道。

小紅一走,她立即拿出手機,很快就搜出了自己和程文強的視頻,竟然有好幾個,各種角度來一遍。

她捏緊了拳頭,氣的頭暈腦漲的。

這些人……真是看熱鬨不嫌事大,什麼事情都往網上發,這可怎麼辦?要是讓顧西臣看到了,他會不會掐死她?

一如淩妍所擔憂的,顧西臣躺在床上養傷,海棠急步的走了進來,一臉愁緒。

“老大,有個視頻……你想不想看看。”海棠真的不想再刺激受傷的老闆了,可是,事關淩小姐的,如果她瞞著不說,將來老闆知道了,隻怕她工作不保。

“不想看。”顧西臣現在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一臉高級的厭世臉,目光冰冷如霜。

“真的不看嗎?好像跟淩小姐有關。”海棠隻好提了提淩妍的名字。

“嗬,她又上熱搜了?這一次又是怎麼上去的?”顧西臣想到四年前,淩妍在盛世豪門上班時,就上過一次熱搜。

“她好像要跟一個男人去結婚。”海棠硬著頭皮告知。

“什麼?”果然,這件事刺激到了顧西臣,他不顧肩膀有傷,猛的坐了起來,一把奪了海棠的手機,就看到民政局的大廳裡,淩妍和一個男人拽扯著,那個男人的聲音聽的清清楚楚,說淩妍是如何花了他的錢。

“嗬,這哪來的神經病?”顧西臣臉黑如炭,當看到程文強拽著淩妍的手臂時,他恨不能立即鑽進手機,拿刀砍掉。

這混蛋,竟然敢碰他的女人,嫌命長了。

海棠乾笑了兩聲:“我更好奇的是,淩小姐怎麼會跟這種男人去民政局,這男人鴨裡鴨氣的,哪有老闆一半好啊。”

這打擊,真是致命的,顧西臣陰森森的盯了海棠一眼,海棠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趕緊伸手捂住了嘴。

如果說這男人是個鴨,那老闆豈不是連一隻鴨都比不上?

“備車。”顧西臣盯著那視頻,聲音從牙根裡擠出。

海棠表情一抖,看老闆這吃人的樣子,淩小姐學是自求多福吧。

唉,淩小姐還真是頑皮,老闆一向情緒穩定,可是一遇到她,他就徹底的變成了醋王,總是乾一些冇有理智的瘋狂事情,叫人大跌眼鏡。

“老闆,我相信淩小姐肯定是有苦忠的。”海棠好言的勸說一句。

“嗬,她的苦忠?我倒是想親耳聽聽。”顧西臣真的要氣瘋了,他伸手捂住胸口,心跳的飛快,他年紀輕輕的,可不想得心梗,的以,他必須把這件事情弄清楚。

海棠出門備車去了,顧西臣拖著傷體,坐進了車內,臉色陰沉沉的盯著手機,他反反覆覆的看著那段視頻,看著淩妍臉上驚慌無措的表情,看著她急欲解釋卻又無話可說的楚楚模樣。

該死的,那個混蛋的手是不能留了。

程文強拿著楚玲給他的錢,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完全冇想到,危險正在朝他靠近。

顧西臣在去找淩妍的路上,就已經給袁風下達了指令,讓他趕緊把那個鹹豬手男人給他找出來。

淩妍忐忐不安的坐在店裡。

“老闆,你找錯錢啦,多找了八塊錢。”一個女孩子善良的提醒她。

淩妍恍惚的清醒過來,非常尷尬的接過了錢:“謝謝你,我剛纔走神了。”

“老闆,你就是視頻裡的主角嗎?”女孩子打量了她一圈,發現她穿的衣服都是同一件。

淩妍嚇的趕緊拿了口罩戴上,乾笑了兩聲:“我不是,你可能認錯人了。”

女孩子幾乎可以肯定是她了,提了麪包轉身離開。

淩妍歎了口氣,怎麼辦?這件事情,什麼時候能消停?

夏沫沫也看到了視頻,她趁著中午有空,就開車過來找淩妍了,還請淩妍在旁邊的餐廳吃飯。淩妍愁眉苦臉的坐著,心情一落千丈。

“真是倒黴,不過是結個婚,就鬨的滿城皆知,果然,人倒黴的時候,喝水都能塞牙縫。”淩妍不斷的自嘲。

夏沫沫卻輕笑出聲,安慰道:“妍妍,振住起來,我覺的你是對的,幸好冇有跟他辦結婚證,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是啊,我現在也很慶幸。”

“楚玲真的很過份了,她自己喜歡顧西臣就算了,還不準你喜歡他,這種霸道無恥的性格,還真是符合她大小姐的人設。”夏沫沫極為生氣,恨自己昨天打她一巴掌時,冇用全力。

這種自私自利的女人,希望她能得到一個教訓。“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她肯定很焦慮,害怕,隻是,我不認同她的做法,她太極端了,愛情又不是賣買,價高者得。”淩妍氣悶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