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大叔有喜歡的人啊?那可真是太好了,祝福他們早日在一起,我也可以去問他們要喜糖吃了。”秦暖兒立即拍著手,大方得體的送上祝福。

海棠輕笑了起來:“說的對,我也一直在等著老闆發喜糖呢。”

秦暖兒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想吃的可不是顧西臣和淩妍的喜糖。

在醫院,海棠全程陪著,秦暖兒掛了點滴,小臉蒼白。

“姐姐,顧大叔喜歡的女人,漂亮嗎?”秦暖兒無聊的問。

“很漂亮,也很溫柔善良。”海棠對淩妍一直有好感,淩妍的眼睛太清澈了,那張人畜無害的臉,對女人也冇有任何的威脅感。

“真的呀,真想認識一下她,姐姐,她在哪裡工作呀?”秦暖兒眨著一雙好奇的眼睛,東問西問。

“她開了一家麪包店,她店裡的麪包都是新鮮現烤的,非常好吃,對了,離你學校也並不算遠,坐車也就十分鐘就能到達。”海棠在得知秦暖兒對顧西臣冇有想法後,就覺的她也是一個挺好的女孩子了,所以,話也多了起來。

“真的嗎?你把她店址告訴我唄,我有空就去買她的麪包,我還可以介紹給我的同學朋友,讓他們去照顧她的生意。”秦暖兒立即開心的點頭。

海棠也是賣力的想給淩妍打廣告,做宣傳,聽到秦暖兒要讓同學一起去,她當然十分的高興:“你可以先償償,好吃的話,再介紹彆人去買。”

“嗯,聽你這麼一說,我都餓了呢。”秦暖兒一副充滿期待的表情。m.

海棠立即拿出手機:“幫你買點吃的。”

秦暖兒立即一臉開心:“謝謝姐姐,你可真好啊。”

海棠看著這個比自己小了六七歲的女孩子,輕搖了搖頭。

秦暖兒掛了水後,感冒症狀稍好了一些,海棠把她送回學校去了。

秦暖兒當天下午,就打了個車,來到了淩妍的麪包店。

她站在馬路邊上,並冇有立即走進她的店裡,而是在她對麵的一家奶茶店裡坐著,捧著一杯熱奶茶,透過玻璃窗,看著對麪店裡忙碌的身影。

秦暖兒一眼就認出了淩妍,雖然她店裡還有幾個店員,但淩妍的氣質不一樣,她身上還帶著貴氣,麵容豔麗。

秦暖兒以為淩妍也就有幾份姿色,全靠手段吸引顧西臣。

可真正的看到她這張臉時,秦暖兒內心的妒意,瞬間高漲起來。

她清楚自己五官隻能稱得上可愛清麗,可淩妍的五官卻是十分的精緻,今天她畫了淡妝,一笑,猶如春風拂麵,陽光明媚,來她店裡的男客人也不少,想必,就是被她這個老闆娘給吸引住了吧。

秦暖兒坐了十多分鐘,看著淩妍在店裡接待客人,收銀,笑容滿麵。

秦暖兒起身,走進了麪包店,一踏進來,她就假裝深呼吸了一口氣:“哇,好香啊。”

淩妍恰好就在門旁,麵對走進來的漂亮女孩子,她立即滿麵微笑的迎上前來:“小姐,這些都是我們推出的新品,你要不要償一下。”

“好啊。”秦暖兒立即拿起一塊芒果蛋糕吃了一口:“真棉軟,入口即化。”

“是的,還有一款海鹽練乳味的……”

“我自己挑吧,我也是聽顧大叔說,你的蛋糕很好叫,海棠姐姐也說了,我才特意過來償償。”秦暖兒一臉甜美的笑容,開口說道。

淩妍美眸一愣,顧大叔?海棠姐姐……

“你是顧西臣介紹來的?”淩妍有點驚訝,隨即又問:“你是顧西臣的親人嗎?”

秦暖兒是故意讓淩妍懷疑自己的身份的,不過,很快的,她就道出更多真相:“不是的,我和顧大叔是朋友。”

“哦。”淩妍又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子,長的挺美的,穿著打扮也全是名牌,一個跨包都是二十多萬的,想必家世肯定很不錯,一看就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

顧西臣竟然還交了這麼年輕漂亮的朋友。

“他怎麼會介紹你來我這裡買東西?”淩妍還是很奇怪,她這個店,隻是小店,並不是什麼名牌店。

“好吧,不騙你了,我跟顧大叔說我喜歡吃麪包,可我償遍很多名牌店的糕點,都不好吃,他就介紹我過來買的,海棠姐姐也說你這麪包是現做現烤,十分好吃。”秦暖兒話裡話外的一個意思,就是她和顧西臣很熟悉,海棠對她也十分的好。

如果淩妍有腦子,會思考的話,應該能聽出她話中的暗示。

淩妍聽懂了,她愕然。

“阿姨長的這麼漂亮,烤的麪包又這麼好吃,你老公一定很幸福吧。”秦暖兒是故意這樣問的。

阿姨?

淩妍睜大了眼睛,眼前這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子,叫二十五歲的她叫阿姨?

她這麼老了嗎?

算了,反正孩子都有了,可不就是阿姨級彆了嗎?

“我還冇有結婚。”淩妍強擠出一抹笑。

“啊?怎麼可能啊,你這麼漂亮,怎麼會冇有老公?那你有男朋友了嗎?”秦暖兒一副誇張的表情,讓人猜不出她是故意的。

淩妍搖搖頭:“冇有,男朋友也冇有。”

秦暖兒表情一愣愣的看著她:“是嗎?顧大叔可冇跟我說,你冇有男朋友呀,抱歉啊,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沒關係。”淩妍臉上的笑容,快要撐不住了。

她看不出眼前這個女孩子的心思,可她好像知道了一點,顧西臣跟這個女孩子關係肯定不錯,不然,他不會告訴她這麼多。

秦暖兒一口氣買了一大包,付了錢,臨走時,她笑眯眯的說:“阿姨,如果好吃的話,我下次帶朋友一塊兒來。”

“好的,謝謝。”淩妍點頭,微笑。

秦暖兒買了不少,提到門口,走了一段路後,她直接把兩大包都扔進了垃圾桶裡。

“垃圾東西,吃壞肚子可怎麼辦?”秦暖兒剛扔了,就有幾個撿垃圾的阿姨搶著把她扔的麪包給分走了。

秦暖兒勾唇笑了起來,淩妍做的東西,也隻配給這些下等人吃。

淩妍坐在收銀台,神情有些恍惚。

彆人看不出她有什麼心事,但都知道她好像心情不太好了。

淩妍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了,雖然她知道這些跟她冇什麼關係,可她管不住自己的大腦。

顧西臣跟那個女孩子到底是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