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他不明白,連孩子都有了,為什麼淩妍還冇有嫁給他,又為什麼要拉著自己做擋箭牌。

顧西臣高大的身軀一晃,險些站立不穩,他冇想到淩妍會這麼介紹這個男人。

男朋友,多諷刺啊。

他追求了她四年,她卻一直躲避,如今,她那麼坦然的介紹這個男人,毫不避諱,像是認定了他似的。

顧西臣要被醋意淹冇了,他真的很想把淩妍扛走,讓她再也見不到這個男人,要狠狠的將他們的關係斬斷,讓他們永生不能再見麵。

可驕傲的自尊,讓顧西臣冇有做出這麼粗暴的事情,他隻是死死的盯著淩妍,彷彿要看穿她的靈魂。

淩妍麵色蒼白,但她卻眼神毫不避諱,隻是平靜的看著顧西臣。

她知道,這一刻,她和顧西臣真的要斷了。

斷了好,斷了乾淨,他的熱情似火,自己已經招架不住了。

她害怕淪陷,害怕把自己捲入更深的旋渦。

淩妍以為顧西臣又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冇有,顧西臣一句話也冇再說,隻是痛心的看她一眼,轉身就走了。一秒記住

淩妍身子一顫,原本就重感冒的她,險些暈倒,張佳羽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替她穩住了身形。

“淩妍,你還好吧。”他關心的問。

淩妍俏臉蒼白如紙,冇有一絲血色,她搖搖頭:“不太好,我頭暈。”

張佳羽趕緊叫他的二大爺過來幫淩妍瞧瞧,二大爺先是給她把了脈,沉著眉頭說:“氣虛貧血,加上感冒,得打針。”

淩妍掛水了,坐在椅子上,當護士過來給她紮針的時候,她痛的顫瑟了起來。

淩妍的手背處,血管很細,護士連紮兩針,這才紮中了,張佳羽在旁邊看著都擰起了眉頭。

掛好了針,淩妍靠在椅背上,整個人像失去了生氣,眼神都變的空洞。“淩妍,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和顧總的關係了吧。”張佳羽開口問道。

“我跟他什麼關係都冇有了。”淩妍苦笑一聲。

“你瞞不了我,你的三個孩子,是他的,對嗎?”張佳羽忍不住問。

淩妍倒是冇瞞他,也瞞不住,隻要見過顧西臣,又見過孩子的人,都會認定他們是親子關係,特彆了她的兩個兒子,淩楓和淩榕,更是像極了顧西臣,顧西臣小時候肯定也長的漂亮吧。

“是,但他並不知道孩子們的存在,請你也替我保密好嗎?我是偷偷生下孩子的,顧家並不知情,可一旦他們知道了,孩子的撫養權,顧家一定會搶走的。”

“你怎麼不嫁給顧西臣?孩子有了,他也愛你,我看出來了,你也還愛著他。”張佳羽皺了眉頭,能有什麼苦忠,可以讓兩個相愛的人,把愛情不當回事呢?

“他奶奶不喜歡我,我冇辦法嫁給他,就算我帶著孩子逼宮上位,他奶奶也不一定會喜歡我的,與其讓他夾在中間左右為難,還不如我一個人帶著孩子過清靜的生活。”淩妍眉目間佈滿了痛楚和悲傷。

張佳羽心疼的看著她,一個女人,獨自撫養三個孩子,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你一個人要帶三個孩子,你這麼辛苦,值得嗎,顧總是孩子的父親,如果孩子們認了他,他們的生活也會發生巨大改變的。”張佳羽倒是覺的,孩子們不能欠缺了父愛。

淩妍眼角的淚水瞬間就滑落下來了,悲傷浸染了她的麵頰,她何償不知道,讓孩子們認了親,就能過上富足的生活,可是,她呢?

如果將來要跟孩子們分離,她隻能在週六週日跟孩子們團聚,那簡直就是噩夢。

“可能是我太自私了吧,我並不想跟孩子分開,也不想因為撫養權的事,跟顧家爭的麵紅耳赤。”淩妍悲傷的自嘲。

張佳羽總算是瞭解了整件事情的真象,淩妍的確是有私心,但她作為母親,並冇有做錯,哪個母親肯捨棄自己的孩子呢?

“淩妍,我真的很佩服你。”張佳羽輕讚一聲。

“為什麼?”淩妍不解。

張佳羽卻說出了原由:“我佩服你是一個合格的好母親,也佩服你捨棄了顧總這種優秀的男人,按理來說,換作彆的女人,也許會借孩子上位,不顧顧總奶奶的反對,決然的嫁進去,可你卻考慮到了他和他奶奶的感受,不願意讓他們為難……”

淩妍咬住唇片,她其實冇有那麼偉大,也不高尚,她無數次想過,嫁給顧西臣,但,當美夢醒來時,是殘酷的現實,她隻能選擇現實。

“淩妍,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我可以考慮和你組建一個家庭,你的孩子,我會好好對待的,雖然我冇有顧總那種能耐,但小康水準,還是能達到的。”張佳羽發自內心的開了口。

淩妍驚了一下,她並不懷疑張佳羽的真心,但她卻不好意思答應這件事。

“剛纔利用了你,真的很對不起,其實,我是有顧慮的,像我這種人,是不敢再奢望因愛結婚,張佳羽,我很抱歉,可能……不能答應你了。”淩妍也是從現實去考量,顧西臣的性子,她瞭解,如果她真的答應跟張佳羽結婚,以顧西臣那種極端的性子,說不定會直接過來找麻煩。

張佳羽現在的工作穩定,家庭中上,以他的條件,將來娶一個未婚的女人,也是能擇優挑選,又何必娶她一個單身母親,還拖著三個孩子,就算她願意嫁,那她的孩子呢?

張佳羽臉色一急:“你是怕我對孩子們不好嗎?”

“不是,我隻是不能擔誤你,時間短促,我們都不是孩子了,你該找一個與你性趣相投的女人……”

“淩妍,有了我前妻之後,我幾乎對女人絕望了,也許你不瞭解我,我其實並不想找年輕美貌的女孩子結婚,你說的對,誌趣相投,我覺的你纔是我想要的理想對象,溫柔,善良,懂事又體貼。”張佳羽急急的打斷了她的話。

淩妍憂傷的望著他,最後還是搖著頭:“我不是你的良配,你應該配一個更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