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暖兒被朋友的話捧的很開心,她立即說道:“顧奶奶送了我這對手鐲,已經認定我就是將來的顧太太了,顧奶奶可喜歡我了,她昨天晚上還拉著我的手說,讓我趕緊給顧家生孩子呢。”

“那不正好嗎?你趕緊跟顧總生孩子去吧。”

“現在嗎?”秦暖兒突然笑起來。

“現在不行嗎?”她的朋友立即得意的說。

“行,那就現在去吧。”秦暖兒站了起來,隨後把她買來麪包統統的扔到旁邊的垃圾桶裡去了:“真難吃。”

“我也覺的難吃,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不好吃的麪包了。”她的朋友也立即噁心的說。

等到她們甩門離開,小紅氣的罵了起來:“臭不要臉的,跑這裡來炫耀,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

淩妍聽到小紅替自己打報不平,她洗了水,走了出來。

“老闆,你聽見冇有,那個秦什麼暖兒的,分明就是故意來噁心你的。”小紅已經知道淩妍和顧西臣的關係,又在網上吃瓜看緋聞,看到了秦暖兒是顧西臣的新歡,她立即氣呼呼的罵了起來。

“我知道。”淩妍苦笑了一聲,她又能怎麼辦呢?嘴長在人家身上,想說什麼,又豈是她能阻攔的。

“老闆,我很不懂耶,你為什麼要放棄顧總那麼優秀的男人啊?你要是嫁給他了,還開什麼麪包店?直接就成了顧太太,有一輩子花不完的錢,還有這麼帥氣的老公,要換作是我,做夢都得笑醒了。”小紅十分費解的開口。一秒記住

淩妍也覺的是自己腦子被門擠了,可她也很清楚自己為什麼不能嫁。

顧老太太不喜歡她,就算她真的嫁進去,也過的不快樂,還會攪的顧家不安寧。

既然老太太喜歡的是秦暖兒,她又喜歡顧臣西,顧西臣好像也挺喜歡她的,她們纔是天作之合。

秦暖兒和她的朋友一離開,立即問道:“她聽見冇有。”

“我剛纔看到她就在你身後的玻璃後麵,能聽不見?除非耳聾了。”

“你今表表現的很不錯,走吧,給你買包。”

“謝謝暖兒。”

秦暖兒今天過來,算是警告的,也是宣誓。

就算顧西臣和她演戲,但她已經假戲真做了。

如果淩妍主動放棄了,顧西臣和她又公開了關係,顧奶奶也十分的喜歡她,她離顧太太的位置,隻有一步之遙了。

等到她成為了顧太太,有了權勢,到時候,她就直接把淩妍趕出國門,讓她一輩子也彆想回來攪亂她的婚姻。

秦暖兒上位這件事情,不僅淩妍一人悲傷,曾經是顧西臣瘋狂的追求者楚玲,也隔應的不行。

楚玲氣的在家裡摔東西,鼻子都要氣歪了,她恨恨的盯著手機上的照片。

“顧西臣,你是不是顯我老了?你喜歡嫩的?嗬嗬,果然,男人都一樣,七老八十,也喜歡十八歲的,天下男人都是大豬蹄子,顧西臣,我恨你。”楚玲罵的眼睛都紅了,委屈的眼淚不斷的往下掉落。

楚玲在家裡關閉了三天,心情陰鬱到了極點,終於,她忍不下去了。

她直接開車來到了大學城,精準的找到了秦暖兒的教室。

秦暖兒現在是大二,還在上學,一張年輕朝氣的臉,就是她的底氣。

當楚玲來到她的麵前,揚手給了她一巴掌時,她被打蒙了。

“楚玲?”秦暖兒認出了她,隨即,她揚手就還了一巴掌過去:“你還冇有資格打我。”

“我有,顧西臣是我先看上的,你憑什麼霸占他?”楚玲立即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一甩:“秦家?連給我楚家提鞋都不配,你除了年輕,哪一樣比得上我?”

的確,楚玲說的冇錯,秦家跟楚家相比,實力還差了一截,這就是楚玲為什麼會發怒,因為秦暖兒跟她比不了。

秦暖兒一聽,氣焰瞬間嫣了下去,要論家世,她是比不上楚玲的。

“你打我這件事,要是讓顧大叔知道了,他一定會替我做主的,楚玲,你要動我,你得想清楚一些,我可是馬上就要成為顧太太了,等我成了顧太太,今天這筆帳,我是一定要討回來的,你等著瞧。”秦暖兒不敢再打了,她隻能搬出顧西臣的威名來壓製對方。

果然,楚玲聽了顧西臣的名字,有所收斂,但神情還是十分的怨恨:“秦暖兒,搶我的男人,你等著,你最好能坐上顧太太的位置,如果你冇有坐上去,誰死還不一定呢。”

“楚玲,你在威脅我?”秦暖兒十分不爽的大叫起來:“我現在就給顧大叔打電話,我看看誰先死。”

“你敢……”楚玲怒氣十足。

秦暖兒立即拿出手機,楚玲幾步上前,一把搶了她的手機,扔到了旁國的一個不池塘裡去了。

“你……”秦暖兒的手機,就這樣被她扔了,那裡麵還有很多她的照生,學習資料,那部手機對她十分的重要。

“楚玲,你把我手機撿回來。”秦暖兒氣炸了,立即撲過去,跟楚玲扭打成一團。

秦暖兒是故意的,的以,她扭打的時候,拽著楚玲就往池塘旁邊移動。“我讓你鬆手……”楚玲也怒不可遏,一聲怒吼後,她用力的推開了秦暖兒。

秦暖兒這時候也乘勢往後栽倒下去,整個人就跌進了水裡。

“救……救命,我不會遊泳……救我,快救我。”秦暖兒在水裡卟嗵著,眼看著就要沉下去了,正好有個體育生路過,迅速跳下去,把秦暖兒給撈了起來。

秦暖兒溺暈了,整個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楚玲睜大眼睛,死死的看著趴在地上的女孩子,後背冒起了冷意。

“你殺人了……”

“她冇死。”楚玲也慌了,她一步一步往後退去。

“她冇死,你也有殺人的嫌疑,你肯定知道暖兒不會遊泳,故意推她下水的,快報警。”

“我冇有,我冇有推她下去,是她自己掉下去的。”楚玲搖頭否認。

“那邊就有監控,是不是你推的,監控都拍下來了,你彆想走。”秦暖兒的女性朋友倒也給力,這個時候,校醫務室的人員已經飛快的跑了過來,用擔架把秦暖兒抬去救治了。

楚玲渾身僵冷,她並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