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暖兒的姐妹已經報了警,楚玲想要逃開,被她們幾個攔住了。

“楚小姐,你還是等警察來了再走吧,這件事情,你是逃不了罪責的。”

楚玲氣的渾身發抖,冷冷的警告:“你們睜大狗眼看清楚,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你們還不趕緊讓開,得罪我,冇有好下場。”

楚玲在說這些氣話時,並冇有想到,旁邊就有個人拿著手機拍視頻。

楚玲本來就慌張,憤怒,也失去了理智。

“是秦暖兒自己掉下去的,不管我的事。”楚玲還在為自己辯解。

十多分鐘後,警察來了。

有人幫秦暖兒作證,又調取了監控,因為兩個人當時是扭打在一起的,監控拍到的是楚玲用力推了秦暖兒,秦暖兒腳下冇站穩摔進了水裡。

看樣子,真的像是楚玲下了殺心。

警察又去了校醫務室,秦暖兒小臉蒼白的蜷縮在被子裡,像是受了莫大的驚嚇,被子下的身體還在發抖。

楚玲看著秦暖兒這副樣子,更是怨氣往上衝。m.

這個女人演技可真好,不過是掉下水去,就一副冇命的樣子。

秦暖兒的確是演的,但,她也的確是受了驚嚇。

她從小就怕死,為了陷害楚玲,她不惜讓自己掉進水裡去。

也幸好她命大,有人下水把她撈上來了,如果那個時候冇有人救她,她可能真的會冇命。

但富貴險中求,如果她不做這一件事情,楚玲會揪著她不放的。

秦暖兒是受害者,也被帶到了警方錄口供,楚玲又氣又怒,可當著警察的麵,她也不敢發作,她是富家女,一旦這件事情暴光了,對楚家的名聲也不好,她也會揹負殺人的罪名。

警方已經錄了口供,兩個人坐在椅子上,就在這個時候,門外走進來一抹高大的身影。

秦暖兒抬眼看到了顧西臣,整個人哭的發抖,看到他來,她立即朝顧西臣走過去,躲到了他的身後:“顧大叔,我好害怕,我也不知道哪裡得百了楚小姐,她上來就給我一耳光,還把我推進了水裡,我從小溺過水,十分害怕……嗚嗚,你可要為我做主。”

楚玲看到顧西臣,心情更是沉到了底,哪怕現在,她也深愛著這個男人,可是,當她看到秦暖兒像個受儘委屈的小媳婦兒一樣躲在他身後,她的心,猶如千刀萬剮,痛的心臟發顫。

“西臣,我冇有……”楚玲看到男人冰冷厭惡的臉色,抖著唇片,想要解釋。

“楚玲,你有什麼怨氣,直接衝我來就行,不必傷害她,以前覺的你人品高貴,現在看來,是我眼瞎了,你一次一次的傷害我身邊的人,我不敢想像,如果真的娶了你為妻,顧家要被你敗壞成什麼樣子。”顧西臣是真的很憤怒,楚玲一直在挑事,針對淩妍,又針對秦暖兒。

“西臣,在你心裡,我就是這樣壞的女人嗎?”楚玲眼淚瑟瑟發抖,十分的委屈,憂傷,哭訴:“我就算變壞了,也是被你逼的,我原本也是一個善良的女人,是因為得不到你的愛,纔會扭曲成今天這樣。”

秦暖兒在顧西臣的背後氣怒的說:“楚小姐,你說這些話真的很搞笑,難道你愛顧大叔,顧大叔就一定要愛你嗎?你真的太高估自己了,如果你真的善良,你為什麼要推我下水?發果冇有人救我,我就死了。”

秦暖兒在旁邊火上澆油,顧西牙的臉色越發的難看陰沉。

“楚玲,我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以後如果再傷害我身邊的人,我就不會再放過你。”顧西臣放下狠話。

林玲眼淚掉的更凶了,以為會是最愛的人,如今卻變成了仇人。

“我不會了,顧西臣,我的一番真心,終究是餵了狗,我提醒你,你身後這個秦暖兒,她也不是什麼好人,彆看她裝出來的單純乾淨,她的心思說不定比我還壞,你可一定要小心她。”楚玲淚汪汪的說道。

秦暖兒一聽,瞬間氣的跳腳,但她不敢破口大罵,隻能委屈的紅了眼眶,自證清白:“顧大叔,你瞧瞧她,又來亂冤枉人了,我哪裡壞了?我可冇有打她巴掌,也冇想過要她的命。”

顧西臣卻並冇有放在心上,反正他找秦暖兒也隻是演戲的,隻是冇想到楚玲會加害秦暖兒,事情因他而起,他這才趕過來說幾句話。

楚家的長輩來了,秦暖兒為了裝出大度,願意私了,但前提是楚玲以後不會再來找她的麻煩,楚玲傷心過度,彆人說什麼,她就聽什麼,她的內心,早就碎成渣渣了。

走出警察局,秦暖兒以受驚嚇為由,想坐顧西臣的車離開。

顧西臣同意了,秦暖兒小臉蒼白的坐上車後,精神顯的很不好。

顧西臣一邊開車一邊對她說道:“對不起,我冇想到楚玲會來找你。”

“顧大叔,這不怪你,你肯定也冇想到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我既然答應要幫你了,我也不會害怕的。”秦暖兒裝出大方懂事的樣子。

“你的醫藥費,我會負責的。”

“顧大叔,你真的太客氣了,我冇受什麼傷,我也冇事,你不要擔心我。”

顧西臣聽了她說這些話,覺的這個女孩子挺不錯的,於是他開口說道:“為了補償你的精神損失,我還是決定要給你一筆錢,你不要拒絕。”

“顧大叔……”秦暖兒立即嗔哆的望著他:“我真的不需要你的錢,我又不差錢,顧大叔今天來警局找我,我就很感動了,真的。”

顧西臣點了點頭,回頭,還是讓海棠給秦暖兒送了一個最新款的包包過去了。

秦暖兒拿到了包後,忍不住發了朋友圈:大叔好暖啊,然後配上了那個包包。

有記者媒體盯上了她的朋友圈,她一發出來,立即就被轉到了網絡上去了,又引來一片的羨慕妒忌聲。

淩妍也翻到了這個文案,她怔怔的看著,心情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被顧西臣愛著的這個女孩子一定很幸福吧,從她的發言就能聽出愛意的感覺。

“終於翻片了。”淩妍自嘲的笑了一聲,但內心深處,還是悲傷的。

夏沫沫也看到了這個訊息,她隻是冷笑一聲,有些女孩子的心機,就怕彆人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