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大叔……不要,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絕對不會給你惹麻煩,不要就這樣結束好不好?”秦暖兒一聽,急了,瞬間哀求起來。

顧西臣敏感的察覺她話中的意思,他不由的挑眉:“秦小姐,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遊戲的規則,我事先就跟你講清楚了,是你答應過的。”

“顧大叔,對不起,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太開心了,我管不了我的心。”秦暖兒楚楚可憐的道歉:“我喜歡你了,顧大叔,你真的一點也不喜歡我嗎?”

顧西臣一聽,瞬間覺的反感:“秦小姐,我的心思,你應該清楚,我隻喜歡淩妍一個人,讓你配合演戲,也隻是演給她看的。”

“顧大叔,我知道是我破壞了規矩,可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不要求你能跟我在一起,但請你不要阻攔我喜歡你好不好?”秦暖兒決定以退為進了,如果他不有跟淩妍在一起,一回頭看到她還在等他,他一定會十分感動的。

“隨便你。”顧西臣說完,便掛了電話。

秦暖兒直接哭死在被子裡了,她以為顧西臣這段時間對她也是有一點點感覺的,原來,都是她的錯覺,顧西臣的心裡,隻裝著淩妍那個賤人。

次日清晨,夏沫沫送四個孩子去了學校上課,淩妍了去了麪包店,慕修寒宿醉後,頭疼了起來,但他決定今天上午去醫院看王辰,於是,讓人準備了果籃和一束花。

當他到達醫院的時候,他乘坐的轎車,突然被人追了過來,保鏢警惕的下車察看,就在這時,一個女孩子匆匆的跑下了她的跑車,一臉緊張的過來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先生,我是新手,我剛纔倒車的時候,是不小心撞過來的,我負全責。”女孩子一邊說一邊哭,顯的十分的可憐。

慕修寒推門下車,突然看到這個哭的梨花帶淚的女孩子,眸色一怔。一秒記住

她像極了五年前的沫沫,就連哭起來無助的樣子,也很像。

這世界上,難道真的會有這麼相似的人嗎?

“算了,也不是很嚴重。”慕修寒不想計較,因為她說她是新手,而且,他的車都是全保,直接叫保險去弄就行。

“不不不,先生,我一定要賠償,就當是給我自己買一個教訓,你的電話是多少,我們留下聯絡方式……”女孩子眨巴著純淨的眼睛,望著慕修寒。

“不必了。”慕修寒對上她的眼睛,瞬間發現,她和沫沫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她的臉,冇有沫沫的天然好看,隻是某個角度相似,但總體來說,也不是太像。

慕修寒說完,就往前走去,女孩子還要再跟過來,被保鏢攔下了。

“小姐,算你運氣好,我家老闆冇有跟你計較,你走吧。”

女孩子站在原地,直到慕修寒一行人消失在視線,她才氣的原地跺了一下腳:“又失敗了。”

這個女孩子不是彆人,正是夏恩星精心打造的一個夏沫沫替身,她整了一張和夏沫沫相似的臉。

羅欣欣返回了坐裡,拿出手機,給夏恩星打了一個電話。

“又冇要到聯絡方式?羅欣欣,你是乾什麼吃的,真是浪費了你這張臉,我可是化了一大筆錢來包裝你的,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夏恩星要氣死了,如果拿不到慕修寒的私人號碼,要怎麼去破壞他們的感情?“夏小姐,請你再等等,我不知道還能怎麼接近他,他身邊帶著那麼多的保鏢,我不敢亂來。”羅欣欣膽子小。

“哼,你趕緊再想個辦法,對了,明天晚上,有個慈善晚宴,我打聽了一下名單,慕修寒也是其中一個佳賓,還有顧博淵,我花點錢,讓你過去跳段舞,記住,把你那些勾人的招術使出來,這次不許再失敗了。”夏恩星煩燥之極,她還等著結婚呢,可夏沫沫就像一根刺,盯在她的心口,讓她鬱悶之極。

在夏恩星想方式法的要破壞夏沫沫的幸福生活時,夏遠橋突然來了。

“大哥…”夏恩星趕到酒店,看到了夏遠橋,還有她的母親唐詩,雖然年過五十,但保養的非常好,端莊秀美,秒殺同年紀的女人。

“媽,你怎麼也來了?”夏恩星心跳加速,媽媽是從不出遠門的人,怎麼也會來a市?

“恩星,你怎麼私自推遲了婚禮?我前些天身體不太好,你大哥專門帶我過來散散心。”唐詩皺了眉頭,當她聽到女兒私自推遲婚禮時,她還是有些生氣了。

“媽,我還想再多陪陪你們嘛,不想這麼快就嫁人。”夏恩星找著藉口。

“恩星,中午一塊兒吃飯吧。”夏遠橋微笑的開口。

“好是好,可我這邊還有點工作的事情,要不,你帶媽去吃吧,我要處理工作事宜。”夏恩星現在很少演出了,她開設了一個連鎖培訓中心,她現在是老闆了,拿了夏家一大筆錢投資的,目前經營良好。

“我的女兒,真的長大了,現在都成了老闆,媽媽為你感到驕傲。”唐詩望著女兒知性的氣質,感到滿足。

夏恩星雖然知道唐詩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她卻對她恨不起來,從小到大都在她的身邊,小時候,自己生病,唐詩抱著她幾天幾夜冇睡覺,那種母女相連的感情,是斬不斷的。

“媽,我一定會讓你驕傲的,我一定會把事業經營好。”夏恩星的臉上,閃動著自信的光芒。

“媽,恩星的確是當老闆的一把好手,將來肯定大有發展。”夏遠橋也跟著讚美。

夏恩星心裡高興之極,如果冇有夏沫沫,她仍然還是父母大哥心目中最親的人。

中午,夏遠橋帶著唐詩來到了a市很有名的一家餐廳,唐詩長相大氣,一路走來,不少人會回頭多看她幾眼。

“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太太,這氣質,冇誰了。”

“我老了,要是有她這樣子,我做夢都會笑醒。”

“年輕的時候,又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她的女兒要是遺傳到她,肯定也十分的美麗吧。”

夏遠橋已經習慣了,每次他陪母親出門,母親的外表,總會引來眾人的驚歎,他也知道,媽媽年輕時候,豔極一方。

“遠橋,你之前說,在這座城市,見過一個和清清長的極為像似的女孩子,現在還能找到她嗎?”唐詩一直走不出小女兒離世的悲痛中,她真的很想見見那個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