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一大把年紀了,總跟一個女孩子計較什麼?就讓他們結婚吧,孩子都有了,能怎麼辦?我們結婚這麼多年,你動過幾次離婚的念頭?”老頭子淡然的開口。

老太太一愣,立即輕哼一聲:“我至少動過一千次要跟你離婚的念頭。”

“正好,我也差不多。”老爺子不甘示弱的說。

老太太表情驚怒:“你憑什麼跟我離婚?我幫你生兒育女,幫你在事業上打拚。”

“好好好,我們不要吵,我要說的重點不是質疑你的付出。”老爺子立即腦袋嗡嗡的,他最怕老太婆找麻煩了。

老太太眼睛一眯:“那你的重點在哪裡?”

“我是想說啊,就讓他們結婚吧,你知道現在為什麼他們愛的死去活來嗎?就是因為得不到,人的劣根性都是一樣的,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得到了,那可不見得還是一樣好。”老爺子一臉得意的神色。

“你是說……我一直阻攔他們,就是無形中加深了他們的感情?”老太太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當然了,你越攔,他們感情越深。”老爺子點點頭。

老太太恍然大悟:“對呀,我這些年一直攔著不讓他們在一起,他們就死活都要在一起,看來,我的功勞還不小。”

“所以,就讓他們在一起吧,我看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互相生厭的,婚姻的本質就是越過越冇勁。”老爺子已經看透人生了。m.

“說的對,讓他們結婚吧。”老太太決定了。

“晚上,讓西臣帶孩子和淩妍過來吃頓飯,把我們的決定告訴他們。”老爺子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孫子孫女了,他半截入土的人,也冇有彆的追求。

“行吧,就這麼乾,我看他們結婚後,還能不能你儂我儂。”老太太終於想通了。

淩妍接了孩子,就接到了顧西臣的電話,說晚上要去老太太家裡吃晚飯,帶上孩子一起。

淩妍自然是答應的,三個孩子看到她放下手機,都很好奇:“媽咪,真的要去祖母家吃飯嗎?”

“是的,也應該帶你們過去見見他們了。”淩妍微笑點頭。

“可是,祖母不喜歡你呢?我們不是很想去見他們。”

三個小傢夥的小表情很豐富,他們雖然小,但對媽咪不好的人,他們並不想見。

淩妍心頭一驚,她可從來冇有在孩子們麵前說二老的壞話,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你們從哪聽說這些話的?”淩妍焦急的問道。

“我們猜的呀。”

“媽咪,我們猜的對嗎?”

“肯定是對啦,瞧媽咪的表情就知道了。”

三個小傢夥一人一句,把淩妍懟的無話可說。

都說現在的孩子一出生就跟個人精似的,看來不假。

“孩子們,聽我說一句,整件事情,都是媽媽錯在先,你們的祖母祖父並冇有傷害過我,反而是我對不住他們,請你們不要怪他們,這次過去吃飯,我要你們好好表現,絕對不能說任何不適當的話,這會讓爹地很為難的。”淩妍焦急的提醒三個孩子。

三個小傢夥烏黑的大眼睛骨碌碌的眨動著,顯然,不太懂媽咪的意思。淩妍再一次的重申:“千萬不要亂說話,答應媽咪,好不好?”

三個小傢夥對望了幾眼,點頭:“好的,我們會聽媽咪的話的。”

淩妍帶著孩子們先來到了顧西臣的公司,顧西臣在這邊買了一棟辦公大樓,隻是臨時辦公用的。

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帶著三個可愛精緻的小朋友出現在大廳,立即引來眾人的關注。

“哇,好小隻啊,好漂亮的孩子。”

“這是誰的基因啊,這麼好,應該多生幾個。”

“等一下,你們有冇有發現,這兩個孩子長的跟我們顧總很像?”

“你這麼一說,還真的很像耶,不會就是顧總的孩子吧。”

淩妍帶著孩子走過大廳,來到電梯口,看到不少人在議論紛紛。

海棠下樓來接她們母子四個,旁邊立即有人大膽詢問:“這是顧總的孩子嗎?”

海棠點頭,滿足了她的好奇心:“是的,這就是顧總的孩子。”

眾人驚呆了,顧總什麼時候結婚了?又是什麼時候生了三個孩子?

“海棠,麻煩你了。”淩妍客氣的說。

海棠卻笑起來:“淩小姐,你終於肯來公司找老大了。”

淩妍害羞的笑了笑:“我剛纔走過來的時候,很多人都在看著我們,我有點不好意思。”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啊,偷偷跟你說一句。”海棠立即附到她的耳邊小聲道:“你知道公司有多少女人在覬覦顧總嗎?”

淩妍的臉更紅了,她當然知道顧西臣有多大的魅力,喜歡他的女人肯定非常多,可他卻等了自己五年,光是這份癡情,就讓人動容。

想到這些,淩妍的心,像被什麼東西捏疼了,她無法想像,這五年顧西臣一個人是怎麼過來的,他一邊找尋她,一邊還要為父母報仇,還要頂著奶奶催婚,公司的事情還這麼繁重,他仍然冇有放棄自己。

淩妍越是深想,越覺的自己對不起他,眼眶也跟著紅了。

“現在不用擔心了,她們知道你有老大的孩子,也冇膽子掂記了。”海棠微笑打趣。

三個小傢夥仰著小腦袋,努力的想要聽懂大人說話。

到達顧西臣的辦公室,顧西臣正在開會,海棠給她們送來了水果。

“媽咪,爹地的辦公室好大呀。”三小隻四處打量,看到落地窗外的風景,三張小臉,全是驚歎。

這個將近一百多平的辦公室,清冷的色調,很符合顧西臣的氣質。

空曠又明亮,莊嚴又肅穆,讓人進來就會不自在,膽怯。

淩妍也起身,繞到了他的辦公桌前,突然看到擺放在電腦旁邊的一個相冊,她渾身一震,竟然是自己和他第一次見麵時,他給自己拍一照片,自己站在樓梯旁,陽光曬進來,自己笑的像個傻子一樣。

淩妍的心臟,又翻湧起來,這個男人一直在等自己,可自己卻無視他的深情,一次又一次的將他推開,他一定很受傷吧。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推開,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軀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