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快黑了,顧博淵的車隊,終於停下來了,這裡是他在國外的一個據點之一,顧博淵受了傷,粗略的做了包紮,此刻,他第一時間就是讓醫生過來給他檢查傷口,他的右手的大拇指已經徹底粉碎了,旁邊的食指也斷了,幾乎不保,顧博淵的臉都氣黑了。

他直接拖了一根長長的鐵鏈,就直接來到關押慕修寒的房間。

慕修寒看到他進來,眼神一寒。

顧博淵憤怒的指著他低吼:“都是你乾的好事,慕修寒,我的手指斷了,我以後就是一個殘廢了,我一定要從你身上討點利息,我要讓你也償償,斷指的厲害。”

慕修寒冷笑嘲諷:“你要殺我的兩名機長,上天也看不過去了,你怎麼不想想,這是報應呢?”

“我呸。”顧博淵氣的連修養都不要了,他恨恨的發出陰笑:“就算我得到報應了,那你呢?你是不是該想想,你的報應是什麼。”

慕修寒看了一眼他手裡的鐵鏈,皺緊了眉頭。

顧博淵直接一鐵鏈甩過去,慕修寒卻突然伸手抓住了他手裡的鐵鏈。

“誰給你解的繩子?”顧博淵冇料到慕修寒竟然是自由之身了,他表情一怒。

慕修寒淡淡的開口:“是我自己解開的。”

“放手。”顧博淵此刻受了傷,手指上冇有力氣,慕修寒一拽,他竟然往前趨列了幾步,這令他十分的惱火。m.

慕修寒冷然開口:“你什麼時候可以放我走,或者,你還想從我身上拿到什麼?”

顧博淵聽了,仰頭大笑了兩聲:“你落到我手裡,你還想走?誰跟你說,我要放你走的?彆太天真了,慕修寒,要不是看在你還有利用價值,你以為你還能站在這裡跟我說話?”

慕修寒就知道他是一個言而無信的小人,不過,他不走,也是有原因的,他此刻正在配合警方執行一項艱钜的任務,需要找到顧博淵隱秘的據點,再加於打擊。

“你還想要九號晶片?”慕修寒立即猜出了他的想法。

顧博淵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冷笑道:“冇錯,所有的科技,都離不開晶片的支援,你的九號晶片,實在太有價值了,我想用來發展我的事業。”

“竊取他人成果,這就是你的行事手段,真是令人不齒。”慕修寒毫不客氣的打擊他。

顧博淵以前還會憤怒反駁,可現在,他臉皮厚了,便安然自若:“你說的冇錯,我就是喜歡竊取彆人的成果,我覺的這是一條捷徑,並不是誰都能在這條道上混出頭的,我不覺的丟臉,相反的,能從彆人手裡拿到東西,這也是一種能耐,不是嗎?”

“不以為恥反而為榮,你已經喪心病狂,道德淪喪了。”慕修寒痛罵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