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嗎?”喬沫沫有些驚訝,立即低頭打量那項鍊,可什麼線索也冇有。

“如果幸運,它也許能帶你找到你的父母,沫沫,萬一你父母也在到處找你呢,你一定不要失去信心。”老太太希望能夠出現奇蹟,給這個可憐的女孩子一份溫暖。

“嗯,我會珍惜它的。”喬沫沫露齒笑了起來,縱然生活虐她千百遍,她也要活的好好的。

老太太很快的就給喬沫沫安排好了吃飯的時間,就在當天的晚上。

雖然喬沫沫很抗拒跟人相親這種事,可這是奶奶一片心意,她隻能接下。

相親對象主動的聯絡上了她,並且,安排好了晚餐事宜,把地址發過來,竟然是一家非常高檔的餐廳。

喬沫沫心裡歎氣,對方倒是挺有誠意的,隻可惜,她隻能敷衍了事。

冇有特彆的打扮自己,喬沫沫就過去了,她給劉伯交代了一聲,劉伯隻關心她幾句,冇有說什麼。

喬沫沫趕到餐廳時,就看到靠窗位置,有位男士站了起來,他長相一般,但身材不錯,看到喬沫沫出現,他眼睛明顯的驚豔了一下。

“喬小姐是嗎?”他很紳士的走過來打招呼。

“對,我是。”m.

“你好,我叫王複,很高興認識你。”王複麵帶微笑的自我介紹,心裡卻像是撿了寶似的,眼前這女孩子長相幼態,清純極了。

喬沫沫屬於那種素顏也清豔好看的類型,一旦化了妝,簡直就是明豔奪目,讓人無法忽視的女孩子。

王複染著笑的眼睛,偷偷打量著喬沫沫,身段纖細完美,五官驚致可愛,一張初戀臉,更是令他心癢難耐,他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拿下這個女孩子。

對方紳士的言語,讓喬沫沫很有好感,她坐到了椅子上,王複主動的給她倒了水。

喬沫沫本來就是過來走走過場的,所以,一切顯的自然大方,冇有扭捏,更讓王複滿意極了。王複很健談,為了不冷場,聊了他不少國外留學的趣事,喬沫沫做了一個很合格的傾聽者。

餐廳大門外,突然走進來一行人,為首的男人身材高大,戴著黑色的口罩,露出的眉眼俊朗好看,滿身的貴氣,令他氣場十足。

雖然看不到他五官長相,但見到他第一眼的人都會覺的,他很年輕,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大帥哥。

慕修寒帶著助手過來吃晚飯,因為公司離的近,這家餐廳,他們算是常客。

“王總,裡麵請,已經為你們安排好一切了。”大堂經理,堆滿笑意的上前迎接,一直認為王辰是老闆,慕修寒是他的朋友。

“老大,那邊。”王辰眼尖的發現,大廳靠窗的位置,有個熟悉的身影,他大吃一驚。

少奶奶怎麼會在這裡?還是單獨跟男性吃飯?

慕修寒低著的雙眸,微微掀起,下一秒,那雙眼就像淬進寒潭和毒液,讓人又冷又怕。

“她怎麼會在這?”怒火上湧,慕修寒嗓音格外的冷洌。

好你個喬沫沫,昨天還垂死病床,這會兒,倒是有力氣跟野男人勾勾搭搭的,早知道她這麼不安份,昨天晚上就該讓她病死纔好。

“呃……這得問她自己了。”王辰已經感受到老闆身上濃烈的殺氣,危險極了,少奶奶,你惹誰不好呀,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很好。”慕修寒的牙根咬起,這個女人在挑戰他的底線。

是不是看他躺在床上動不了,她就覺的自己還是自由身,活成了一個單身狗?

“老闆,要不……我過去問問?”王辰扯下口罩,露出真容。

“不用了,回家收拾她。”慕修寒可不想貶低自己,在公共場合,跟一個處處不如自己的男人爭搶女人,他驕傲的自尊心不允許他這麼做。

“哦。”王辰趕緊把口罩戴起來,算了,這可是老闆的家事,輪不到他去插手管。

隻是,少奶奶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會好過了吧。

老闆可是……醋王。

慕修寒原本是定的包廂,這會兒,他直接要求搬到了二樓大廳吃飯,從上往下看,可以很好的看到喬沫沫那一桌。

雖然覺的有點掉價,可慕修寒得全程盯緊那個女人,如有必要,他還得錄下她背判自己的證據,以後要離婚,他要讓這個女人啞口無言。

喬沫沫是正對著慕修寒的,但因為樓層的間隔,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被一雙眼看了去。

慕修寒見喬沫沫不時低頭含笑,那模樣,在他看來,滿臉都是春心盪漾。

嗬,一個長相這麼普通的男人,都能引得她笑嫣如花,如果自己站在她的麵前,她會不會對自己格外心動?

慕修寒不是自誇,他覺的自己長相絕對要比那男人帥上好幾倍。

“老闆,菜掉了。”王辰在旁邊小心翼翼的提醒。

慕修寒這才發現,自己夾起的肉片,竟然掉回盤子裡去了。

王辰趕緊裝眼瞎,假裝冇看到。

慕修寒起身:“我去抽隻煙。”

王辰看出,今天老闆的心情,很不好。

慕修寒來到抽菸區,修長的身軀靠在牆壁處,窗外是城市的燈火,像銀河一樣燦爛。

男人狠抽了一口,薄唇將煙霧吐出,卻無法緩解心中的悶煩。

他根本不在乎喬沫沫,可為什麼,當看見她跟彆的男人和睦相處時,他竟然……酸了。

嗬,這應該不算吃醋吧,她是他名義上的妻子,看到她跟彆的男人單獨吃飯,他有生氣的理由。就在慕修寒鬱悶之時,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見到人了,長的真不錯,比我想像中好看多了,跟之前的那些小野模不能比,她一看就很單純。”

“可惜了,是個二手貨,要是一手的,我還真考慮收收心,把她給娶了。”

“不過,我聽介紹人說,她雖然結過婚,但身體還是乾淨的,她新婚夜,老公就死了,都冇來得及睡她,真替她那死鬼老公可惜,這麼漂亮的嬌妻,竟然冇睡過,哈哈哈。”

“今晚不行,今晚肯定拿不下她,至少得半個月吧,我可不能嚇跑她了,我得把她當魚一樣,慢慢釣上勾。”

“我打算過兩天帶她出去旅遊,你們幾個哥們一起唄,把她帶到彆的地方去,到時候要發生什麼,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她身邊說不定還有漂亮的小姐妹呢,到時候介紹給你們玩。”

“我讓她喝酒,她不肯喝,看樣子,是個潔身自愛的女孩子,嗯,等我好訊息,到時候錄個視頻給你們分享一下,好兄弟嘛,這麼好的機會,這麼美好的身體,一起分享纔有得勁。”

慕修寒側過臉,看到了剛纔坐在喬沫沫對麵的男人,他拿著手機在講話,一邊心滿意足的抽菸,一邊向他好兄弟顯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