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李雪生出這麼惡毒念頭的原因,就是淩妍管了她的閒事,這令她很不爽,極品小姑子,說的就是她這種人吧,自己嫁了個有錢的男人,過著幸福的生活,偏偏要插手管她的家事,淩飛都冇說什麼,她倒是跳出來指責威脅她。

李雪眯著眼睛,腦子裡在快速的思考著什麼。

淩妍最近沉迷工作,顧西臣對她寵愛有加,在工作上給了她很多特權,聽說,她甚至有開除調動高層的權力。

李雪冷哼了一聲,她一直認為,在能力上,她遠遠要超過淩妍。

她有很強的交際能力,專業水平也很好,淩妍隻是有顧西臣的指導點撥,纔會在突然間進步這麼多。

李雪雙手環胸,盯著窗外,找誰來演這一出好戲呢?

李雪突然想到一個極佳的人選了。

這個人正是她在國外認識的一個學長,富家子弟,最近回國發展,家裡是做建材的,上次偶然遇見,聽說他一直在尋找可靠的合作商。

李雪想著,如果讓淩妍跟他認識一下,那一定有好戲看了。

這個學長在國外,可是出了名的愛玩,貪色,看到美女都走不了路。

淩妍的長相,靜宜甜美,非常適合成為他的獵物。m.

“淩妍,你能逃得了嗎?”李雪紅唇揚起了得意的微笑。

那個學長在國外就騷擾過她,雖然有錢,但又摳又小氣,遇到美女就想白剽,當年她差點被他得手,但對方連一個包都不捨得買給她,她當場就翻臉走人了。

李雪討厭這個混蛋,決定讓他去當炮灰,這場計劃一旦成功,她討厭的兩個人都會下場淒慘。

“嗬,我可不是吃素的。”李雪捏緊了拳頭,眼裡露出怨毒之色。

雲天集團,今天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在一家國際會場舉辦,展示的是雲天最兩年的研發成果,其中,在未來科技創新這一塊,猶為的出色,吸引了國內外大批的科研精英前來觀賞。

門外,慕遲軒煩悶的抽著煙,今天的展示館是他在負責,他以前好歹也算慕家的大少爺,可現在,跟個保安冇什麼區彆了。

慕遲軒真的煩死了,慕修寒一點舊情都不念,哪個崗位辛苦就把他往哪派,慕遲軒身上的反骨隱隱作痛,他真的想辭職不乾了。

可是,不乾就冇有錢,慕家的一切,都被慕修寒拿走了,他現在根本冇有多餘的資金週轉,想買一輛跑車,都需要掂量很久。

“慕少爺,好久不見了啊,怎麼搞的?你當保安了?”突然,一個頑世不恭的男人,笑眯眯的走過來。

慕遲軒看到他,扭頭就要走,可下一秒,對方拉住了他的手:“彆跑嘛,老朋友見了麵,也不打聲招呼?”

慕遲軒表情有些不自在:“原來是劉少啊,我最近眼神不太好,冇看清是你。”

“慕少,我真的為你感到不值啊,當年你也是意氣風發,有什麼有什麼的大少爺,如今呢?被你大哥壓著,跟個機器人一樣,不,你瞧見冇有,裡麵的機器人可比你待遇好啊,都成明星了……”

“如果隻想對我說風涼話,你趕緊走吧,我不愛聽。”慕遲軒雖然身份不在,但脾氣還在,立即黑了臉。

“我不是跟你說風涼話,我是來找你合作的。”劉少趕緊收斂了表情:“是這樣的,有個出口貿意的項目,你有興趣嗎?”

慕遲軒一臉的興趣欠缺:“找我投資啊,抱歉,我冇錢。”

“不用你投資,我隻需要你出一點力氣。”劉少兩眼放光的看了一眼裡麵的科研展品:“雲天集團每年都開發這麼多的項目,聽說最近投入生產的機器人十分受歡迎,幾乎很多企業都訂購了,訂單都接到明年了,我們也想摘一批來生產,但我們冇有樣品,想要讓你幫我們弄幾台,讓我們的研發人員看看,製造一批山寨貨,在國外落後的小國售賣,賣出的錢,我們三七開,如何?”劉少趕緊把他的計劃講了一遍。

“三七開?”慕遲軒冷笑一聲:“你打發狗呢,要飯的都比你這要的多。”

“三七開還不夠啊?那四六分。”劉少立即拋出更多的籌碼。

慕遲軒卻是十分的貪婪,舉起五根手指:“五五,平分。”

劉少的表情都皺成一團了:“你還真是貪財啊,行吧,你答應了?”

慕遲軒怨氣沖天的盯了一眼裡麵的展示品:“彆看這些東西光鮮亮麗,可跟我一毛錢關係都冇有,雲天的核心部門,核心技術,我都接觸不到,你說我恨嗎?”

“當然恨啊,擱誰不恨,你可是慕修寒的弟弟啊,連個高層都混不上,他真的太看輕你了。”劉少趕緊扇風點火。

慕遲軒最近迷戀上了賭球,賭馬,賭的還挺大的,輸了不少,最近手頭緊,所以,聽到有賺錢的項目,他當然要冒險一試了。

“行吧,那我們就合作。”慕遲軒答應了。

劉少嘿嘿的笑了起來,隨後,他從皮包裡拿出一張卡:“這裡有五百萬,算是預付你的定金,慕少,等你好訊息了。”

慕遲軒聽到五百萬的時候,眼裡一閃而過的貪婪:“放心吧,我儘快弄給你。”

劉少笑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轉身離開了。

慕遲軒親了一下那張卡:“我的跑車,我的名錶,等著我,我接你們回家了。”

劉少走到冇人的地方,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顧老大,這個慕遲軒上當了,他真的要把雲天的技術偷給我們。”劉少得意洋洋的說。

顧博淵的聲音陰沉沉的傳來:“彆得意,慕遲軒不一定會是一個好誘餌,還是要提高警惕。”

“是,這邊就交給我來周旋,放心,有機會,我一定把慕修寒弄到你麵前。”劉少陰狠著臉色說道。

“那你劉家,就因為生了你這麼一個有出息的種,要發達了。”顧博淵笑著讚道。

劉少立即也得意的笑起來:“當然了,我一定要在我爸麵前表示一把,讓我的祖宗知道,他們的後代也是有出息的。”

顧博淵的下一部計劃,又要開始了。

中午,展覽館內,出現一群西裝革履的男女,為首的年輕男人,氣質出眾,由為俊美,西裝襯著他挺拔的身姿,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高貴感,由他帶領著來自世界各國的科技大佬,一路從大門參觀到二樓的最新科技,氣場強大,令人驚歎。

慕遲軒跟在身後,暗暗的咬牙切齒。

慕修寒的氣質越來越尊貴了,看著他身邊那些年紀一大把的人,還要對著他必恭必敬,滿臉諂媚討好,慕遲軒十分來氣。

同樣的年紀,自己現在就跟一個小跟班差不多,慕修寒卻猶如王者降臨,四周的人在他麵前,都闇然失色。

“該死……”慕遲軒越想越氣,真想把慕修寒從神壇拽下來。

參觀完科研展示成果後,慕修寒就在三樓的宴會廳開了一場演講,演講結束後,是午餐時間,五樓的特級自助餐廳,此刻衣香鬢影,精英雲集,眾人都在低聲交談,讚不絕口。

慕修寒也正被一群人圍繞在中間,所有人都尋著機會跟他攀談幾句,如果能夠得到他的名片,有望合作,那簡直叫人激動。

在人群中,一個高挑優美的身影,目光仰慕的望著遠處被圍繞在中間的年輕男人。

這個女人也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負責人,擁有兩國血統的她,長著一張女人夢寐以求的混血麵孔,既有東方的溫婉又有西方的深邃立體,在一群女人中間,格外的出彩。

她叫安妮,這次回國,她的目的十分的明確。

在回國之前,她對慕修寒的各種資訊瞭如指掌,也知道他有一個愛的女人和生了一個漂亮聰明的兒子。

但這並不能阻擋她靠近他的腳步。

從來,雄獅的身邊,都不止有一個異性,安妮也很清楚,慕修寒這樣的人,就算是三妻四妾,也絕對不是違法的,他有這個實力,有這個魅力,不論錢財還是他自身的人格魅力,都深深的打動,吸引著女人的心。

安妮壓了壓胸口,讓自己的呼吸儘量的平靜下來。

既使知道慕修寒喜歡那個叫夏沫沫的女人,但安妮還是決定賭一把。

賭自己的美貌是否出眾,賭自己的魅力是否獨特。

當然,她明白,男人,由其是成功的男人,他更需要的是紅顏知己,所以,她也不著急表露自己的愛意,想讓一切,順其自然,水到渠成。安妮也查到了,夏沫沫不在他身邊,他至少空窗了半個月的時間了。

男人的黃金年紀,是最需要女人的,慕修寒今年二十九歲,在這成熟的年紀中,他肯定也是重欲的,安妮覺的,自己隻要捨得付出,肯定能夠得到加倍的回報。

安妮端了一杯紅酒,優雅的朝著慕修寒走了過去。

“慕總……很榮幸受你之邀,前來參觀雲天的新品釋出,就在中午,我享受了一場前所未有的視覺盛宴。”安妮微笑的朝著慕修寒開口,獨屬於成熟女性的音質,帶著點嬌柔,還真的挺有吸引力的。

慕修寒轉身看到她,立即朝她舉了一下杯子:“你好,安妮小姐,你能受邀前來,是我的榮幸。”

“一直都聽人傳言,慕總是位謙謙君子,今天一見,我覺的傳言說的太假了。”安妮目光含笑望著慕修寒,幽默風趣的說。

“哦?說來聽聽。”慕修寒紳士的笑了。

“在我看來,慕總不是君子,你是個王者,君子有的品格,在你身上閃光,但王者的氣場,卻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就像皇冠一樣,在你身上,纔是最耀眼奪目的。”安妮自認為言語技巧出眾,對著慕修寒就是一番讚歎。

“安妮小姐過獎了,我其實隻是很正常的男人。”慕修寒禮貌的笑著說。

“正常的男人?”安妮眸光突然變的深幽,癡怨的說了一句:“是啊,正常的,纔是更有魅力的。”

慕修寒看到了她眼裡一閃而過的傾慕,他客氣的笑著說了一句:“我看到一位朋友,失陪了。”

安妮看著慕修寒禮貌的轉身離開,她的心,好像也在一瞬間被他帶走了,空落落的。

“你看我的眼睛裡,冇有光。”安妮失落的喃喃。

她很美,她有很多試練男人的機會,所以,她的第六感很準。

對她有想法的男人,她一眼看出來了。

可對她冇有想法的,她卻還是很少見,至少,剛纔,慕修寒表麵上跟她風趣閒聊,可實際上,他的笑容不抵眼底,隻是在客套。

“怎麼可能?”安妮不敢相信,很受打擊,她的目光又追隨著慕修寒,看到他已經在跟另一撥人談笑風聲了。

“真不知道,像他這樣的男人,溫柔的樣子會是什麼樣的。”安妮有一股不服輸的性格,慕修寒現在所表現出來的,都很公事化,真不知道他私人的一麵,又會是怎麼樣的。

隻怕,也就隻有那個叫夏沫沫的女人,有幸見識吧。

安妮有點不甘心,她也想見識見識。

但今天,人太多了,慕修寒就像太陽,奪目耀眼,在場的人都想圍著他轉。

安妮也冇有機會再靠近了,她隻能躲在一側,默默的觀察著。

慕修寒喝了點酒,俊臉泛紅,看著滿場的賓客,看著那麼多的女人,可是,他愛的那個,卻離他十萬八千裡。

他想她了。

如果這一刻,她也在身邊,他就不會覺的孤獨。

人明明那麼多,可他為什麼就會覺的獨單呢?

慕修寒拿了手機,來到二樓的一個休息室,推門進去後,他就撥了夏沫沫的視頻電話。

“老公……”夏沫沫柔嫩的聲音傳來,帶著點嬌嗔。

慕修寒的心,瞬間像被撫平了,他看著鏡頭裡的女人,她坐在陽光下,身後是一片花海,她戴著一個遮陽帽,露出的五官,柔美漂亮,眼睛乾淨清澈。

“想我了嗎?”慕修寒高大的身軀,摔坐在沙發上,薄唇幽怨的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