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姚被迫送回了國內,下了飛機,李清清派了車過來,要把黃姚送去一個地方休息,黃姚心情低落,對未來一片迷茫,李清清對她照顧的很周到。

“這是哪?”黃姚一抬頭,看向車窗外,發現已經停在了一棟老舊的彆墅門口,諾大的院子,被高高的圍牆環繞中,圍牆上麵還有很多安保設備,看上去,這是一個非常安全的地方。

李清清將一個精緻的小包遞給她,笑眯眯的說:“這是聶長官的住所,他讓我送你回國後,先不送你去八方城,讓你在這裡住幾天,他要是回來,就直接來這裡見你。”

黃姚隻愣的接了過來,不敢置信的打量了一圈這裡的環境,這竟然是聶譯權住的地方。

“彆緊張,這裡是聶長官的私人居所,不會有閒人來打擾你的,對了,聶長官怕你會無聊,還給你配了一輛車,從這道門出去,開車三十分鐘,就能到繁華的商業大街。”李清清繼續為她介紹道。

黃姚看向旁邊的那輛銀色的小轎車,大腦更加空白。

她原本像無根的水草,從來都是被送到哪,就在哪生活一段時間,然後又被推向另一個地方,她去過很多城市,很多國家,可她從來冇有覺的哪一個地方是她的歸宿。

她也一直在尋找著,卻從不期待。

如今,她低頭打開那個小包,上麵放著一把鑰匙,還有一張銀行卡,還有一張聶譯權手寫給她的信。

李清清看著她一臉呆愣的表情,繼續笑道:“黃小姐,彆發呆了,進去看看吧,不過,我就不進去了,這裡是聶長官的私人住處,我冇有得到他的允許,是不能亂入的,我就住在離這五公裡的家屬樓裡,你有事,直接給我打電話,想吃什麼,想購買什麼,我都會幫你送過來。”

黃姚看著李清清這周到的安排,她眼眶微微一熱:“謝謝你,李小姐。”一秒記住

“不必跟我客氣,我隻是領旨辦事,黃小姐,我會安排人一天三餐送吃的過來,你先進去休息吧,對了,你可以等一等聶長官的電話,如果他方便的話,肯定第一時間打給你的。”李清清說完,就領著車隊離開了院門。

黃姚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大門口,這棟大樓有些陳舊,但看得出來,已經修繕過了,一切都還是穩固複古的模樣。

黃姚深吸了一口氣,帶著滿腹的感動,拿鑰匙開了門。

門打開後,是一個大氣簡約的客廳,因為長年冇有人居住,這裡的氣息都是清冷的。

黃姚伸手在旁邊的櫃子上摸了一下,纖塵不染,說明這裡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人過來打掃。

黃姚的心,還狂跳著,她沿著旁邊的紅木樓梯,慢慢的往上走去。

樓梯是貼著牆根往上的,這像是很古老的一種建築模式。

黃姚一步一步往上走,走到二樓的走廊,發現這裡的光線很明亮,落地窗打開,陽光透進來。

黃姚直接走到了最左側的一個臥室,臥室乾淨明亮,透著男性獨有的簡練和冷硬氣息。

黑白灰三色,裝點出男人的臥室,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冇有一絲的淩亂,就連桌上的鋼筆,都是合著筆帽,並排豎放在書的旁邊。

黃姚看到這些,心情突然間就平靜了下來。

都說看一個人的房間,就能看出他是什麼樣的人。

那聶譯權的性格,一定就像他的房間一樣,大氣,嚴謹,包容。

黃姚坐到了他的床上,隨後,她整個人往後仰下去,躺在他柔軟的被子上麵。

這個家,讓她一眼就愛上了,雖然像是一台老舊的機器,可裡麵的一切都是新的,就連外牆上爬滿的爬山虎,都令人心生喜悅。

黃姚抱著他的被子,迷戀的閉上眼睛,如果真的可以和他在這個家生活,那該多好啊。

黃姚禁不住的幻想起來,想像著和他每天早上從這房間起床,想像著她為他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在樓下的草垃上踢球,想像著夕陽下山時,他從車裡走下來,滿麵微笑的過來擁抱她。

各種美好的想像在腦子裡生出一幅一幅的畫卷,讓黃姚捨不得從這樣的夢境裡醒來。

可是,她又不敢繼續沉浸,她坐起身,打開了小包,拿出了男人手寫的那封信。

蒼勁有力的字際,就像他的人格魅力一樣,讓人喜歡。

“姚姚,在你熟睡之跡,我為你留下這段話,希望你不要害怕,從容麵對,人生總是有不斷的分離和重聚中延續,你要堅信,我們總有重逢的一刻。”

短短的幾行字,道出了他堅定的內心和對她的安撫。

黃姚的眼淚瞬間就不值錢的流了下來,她把紙張緊緊貼在心跳的地方,不斷的點著頭:“好,我不害怕,我等你回來。”

私家島屹的彆墅內,傳來孩子們打鬨的聲音。

淩妍已經在這裡度過了兩天,她的心情依舊低落悲傷。

早上,她接到了傭人的電話,說老太太傷心過度住院治療了,讓她過去安慰幾句。

淩妍立即擔心了起來,決定把孩子交給飄飄照料,她去看看老太太什麼情況。

飄飄向她拍著胸脯保證:“放心吧,淩小姐,我跟孩子償也混熟了,我一定替你照看好他們。”

“謝謝你,飄飄。”淩妍感激的不行,隨後,飄飄安排了人,用遊艇把淩妍送到了碼頭處,又有專人接送她去醫院。

到達醫院門口,淩妍買了點水果和鮮花,快步的來到了顧老太太的房間。

顧老太太的神情十分的低落,傭人說,已經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了,形容枯槁。

淩妍看到老太太這般折磨自己,她的眼眶也紅了。

顧西臣對於二老來說,就是唯一的寄望,如今,他失蹤了,二老哪裡還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讓我陪她說說話吧,你們先出去一下。”淩妍對幾個傭人說道。

傭人全部離開,淩妍坐在位置上。

“孩子們怎麼樣了?”老太太看到她,第一時間隻想問孩子的事情。

“他們很好。”淩妍低聲答道,隨後又說:“奶奶,你怎麼不肯吃東西啊?你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住的,你還是吃點吧。”

“西臣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隻是想到還有三個孩子,我又不相死的這麼早,淩妍,你說……西臣他還會回來嗎?”老太太難過的紅著眼眶,充滿期望的看著淩妍。

淩妍看著老太太迷茫的表情,她雖然也很悲傷,可她必須給出一個理由,支撐著老太太繼續堅強下去。

“奶奶,你真的想聽聽我的想法嗎?”淩妍低著聲說。

“是,你現在就是奶奶最相信的人了,我跟你爺爺一直靠著一口氣撐著,你爺爺原本還想回公司處理事情的,可他心情不好,一直冇去公司。”老太太一臉難過的哭著說。

淩妍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她冷靜了聲音:“奶奶,我覺的,西臣一定還會回來的,不管你們信不信,但我就是相信他會回來。”

“你為什麼這麼相信?”老太太表情一愕。

淩妍揚起嘴角笑了笑:“因為我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哪裡不對勁?”老太太現在腦子退化了,不怎麼愛思考了。

淩妍俏臉閃過一抹冷怒:“奶奶,你有冇有想過,如果西臣不在了,誰纔是最大的受益者?”

老太太眉頭皺緊了。

淩妍立即開口:“是堂伯,他現在代理了西臣的職位,成為了顧氏集團的掌權人,據我所知,就在昨天,公司的人事發生了變化,有幾個以前跟隨西臣的元老級高層,被降了位置,調到了一些雞肋的位置上,而顧天成把之前他手底下的人調上來了,不僅如此,他還把他的女兒從子公司調回總部任職。”

老太太驚大了一雙老眼:“什麼?天成竟然削弱了西臣的心腹勢力?”

淩妍點頭說道:“是的,這些都是慕先生幫我調查的,我本來也不知道,是慕先生派人調查出來的,一定是真的。”

“顧天成他想乾什麼?”老太太瞬間緊繃了表情:“他不會想吞了我們家的產業吧。”

淩妍露出悲憤的表情:“他就是這個想法,奶奶,西臣的失蹤,跟他有關係,說不定,就是他謀害了西臣,可我們冇有證據。”

“這老混蛋……我這就去跟他拚命。”老太太聽到這些,已經氣的不行了,隻想為自己的孫子報仇。

“奶奶,你先彆著急。”淩妍見老太太情緒激動,趕緊安慰她:“這件事情,我覺的冇有這麼簡單,我是說西臣…他肯定還活著。”

老太太的臉色一僵,呆呆的看著她:“你說什麼?”

淩妍苦笑一聲:“奶奶,西臣是你的孫子,你覺的他會看不出顧天成一家人的野心嗎?說不定,他也在將計就計,就是為了暴露這一家人的狼子野心,奶奶,我們可以先把悲傷收住,再等等,說不定,奇蹟就出現了。”

老太太聽到淩妍這麼一說,恍惚清醒過來,她渾濁的眼裡也有了希望。“淩妍,你說的對,西臣不是這麼冇腦子的人,他不可能等著彆人來害他,他是我孫子,我從小就知道他是個聰明的人。”老太太立即振住了起來:“淩妍,你讓她們給我準備吃的,我不能再餓了,我還得等我孫子回來。”

淩妍看著老太太突然打起精神,她心中鬆了一口氣。

真希望他可以帶給她一點訊息,讓她相信,她的堅持是有意義的。

淩妍讓傭人去準備了吃的東西,她又回到病房,拿出水果刀,給老太太削蘋果吃。

老太太牙口還不錯,最愛吃的也是蘋果,這會兒,淩妍削成一小塊遞給她,老太太接過去,一邊吃一邊說道:“淩妍,我以前那樣對你,你還恨不恨我?”

淩妍動作一僵,隨即搖搖頭:“不恨了。”

老太太心頭一鬆,忍不住的自責:“我現在想來,其實是很後悔那樣對你的,人家說修身修心,我一大把年紀了,修的卻不是慈悲心,我真的很慚愧。”

淩妍苦笑起來:“奶奶,站在你的立場上來想,你的做法是對的,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你為了這個家著想,要考慮的事情很多,而我的確配不上西臣,若不是仗著他愛我,我哪有臉跑過來惹你生氣啊?”

老太太聽見她這麼說,她歎了一口氣:“說的對,我就是為這個家考慮的,我隻是思想太極端了一些,淩妍,你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逃出國外生下孩子的,你們一定遇到很大難處吧,我現在想到我這三個小重孫,我就一直在後悔。”

淩妍見老太太終於想聽聽她生孩子的經曆了,她也細細的向她訴說。老太太聽著,眼淚就下來了,因為她也是女人,生子之痛難忍,月子之苦難熬,麵對新生命的無措和不安,她都經曆了。

她一想到淩妍一個人要照顧三個孩子,她就覺的自己當年的阻攔太不近人情了。

淩妍也是第一次敞開心扉,跟老太太聊自己的事情,看到老太太哭了,她眼淚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奶奶,我得回家幫孩子收拾點衣服,天氣變冷了,他們的衣服冇有帶夠。”淩妍起身,準備離開。

“不用回家拿了,直接去商場買吧,來,奶奶這裡有錢。”老太太打開她的包,拿出一張銀行卡:“直接去買,孩子的東西,買好點的。”

淩妍看著手裡強塞過來的卡,心中一陣陣的感動。

“好的,奶奶,那我先走了,你一定要按時吃飯,哪裡不舒服,就直接找醫生,我可能冇辦法陪著你。”淩妍也很內疚,這就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無奈吧。

“不用陪我,我冇事,你趕緊把孩子照顧好。”老太太趕緊催促她離開。

淩妍很感激老太太的理解,她開著車,從醫院離開。

在紅綠燈停下時,在淩妍旁邊的一輛黑色轎車內,顧西臣的目光,溫柔的看向旁邊車內的女人。

淩妍好像精神不濟,又好像哭過了,眼眶紅紅的。

到達商場停車場,淩妍下了車,卻因為心神不寧,差點被旁邊衝過來的一輛跑車撞到,就在這時,一隻大手,緊張的將她抱住,往後退了好幾步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