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私事,輪不到你質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問的,我隻是不明白,喬沫沫是個已婚女人,你對她再好,她也不會接受你的,隻會白白浪費你的心意,我替你感到不值。”程夕瑤一副關切的語氣。

“我想對誰好,是我的事。”慕修寒眯著眸,嗓音冰寒。

“我知道,先生,之前的事,我不會計較的,我做錯了,理應受罰。”

“說完了嗎?”慕修寒煩燥的站起來:“說完了,出去。”

“先生,我……我喜歡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表示自己的真心……”

“你追求男人,大膽直接,不怕把男人嚇跑?”慕修寒對她倒是刮目相看,不要臉的人見多了,她這種的,少有。

“像你這種尊貴的男人,日理萬機,每一秒都很值錢,我當然不能浪費你的時間,我隻是想把我的真心告訴你。”程夕瑤嘴巴利索的回答,一臉深情款款。

“不錯,你已經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了,出去。”慕修寒直接趕人。

“先生,如果你哪天覺的我合你的心意,請你聯絡我,我會一直都在……”

慕修寒不再理會,轉身,進入一個房間。m.

程夕瑤心情直線下滑,闇然的轉身。

可,好歹,今天有收穫,她把自己的真心表白了,至於男人是否接受她,她隻需要回家安心等待。

程夕瑤心情不錯,端著一杯酒,站在女人堆裡聽八卦。

“就是那個穿紅色禮裙的女人,剛纔我親眼看到雲天老闆往她胸口插名片。”

“你看花眼了吧,雲天集團的老闆怎麼會乾這種事情?”

“我發誓,我冇看錯。”

程夕瑤立即盯住了不遠處跟人交談的陸寧,她竟然比她先一步,拿到了雲天集團老闆的名片?她什麼來頭?

“她氣質真好,長的也美,是男人喜歡的類型。”

“如果她能成為雲天老闆的入幕之賓……”

程夕瑤眼睛一眯,故意朝陸寧走過去,假裝不小心,碰了一下陸寧的肩膀。

陸寧手裡端著的雞尾酒灑了出來,沾濕了她美麗的衣裙。

“小姐,你不長眼睛的嗎?”陸寧轉過身,冷冷的開口。

程夕瑤假裝不知情的轉身,一臉無辜的眨眨眼:“你……在跟我說話?”

陸寧眸底閃過一抹狠戾,跟她玩把戲?

“你撞到我了。”陸寧指了指裙子上的水漬。

程夕瑤更加無辜的的聳聳肩膀:“我冇有啊,是你自己不小心灑出來的吧。”

陸寧恨恨的咬牙,這個女人找死。

程夕瑤以為自己裝傻矇混過關,得意的甩甩長髮。

陸寧翻了個白眼,看來,是情敵無疑了。

喬沫沫等來了慕修寒,他手裡又拿了不少好吃的東西。

“老公,你的事情談完了嗎?”喬沫沫看到他,臉上難掩喜悅。

“嗯,談完了,一個人在這裡無聊嗎?”慕修寒溫柔的問。

“有點……”喬沫沫嘟起嘴巴,她不是無聊,她是害怕。

“那我陪你去海邊走走,聽說,那裡風景很好,有一片沙灘。”

“真的?那我們趕緊去。”喬沫沫巴不得離開這裡。

慕修寒立即起身,帶著她,朝著花園的小道走去。

“老公,你怎麼……好像對這裡很熟悉?”走著走著,喬沫沫就困惑了,這七繞八拐的小道,老公好像很自然的往前走。

慕修寒表情一驚,立即乾笑道:“我剛纔問了這裡的工作人員,也看了地圖。”

“那也不可能這麼熟悉呀……”

“你老公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吧。”男人附在她耳邊,得意洋洋的自誇。

“真的?”喬沫沫一臉的不敢置信,這世上,真的有人能過目不忘嗎?

“當然是真的,我以前讀書時,獲獎無數。”慕修寒更是驕傲。

“好優秀啊,我要是有你一半優秀,也不至於混的這麼慘。”喬沫沫羨慕的說。

“以後我們的孩子,肯定也會繼承我的優點……”

喬沫沫微笑的嘴角,瞬間凝固。

他們的孩子?

他們不會有孩子的。

“老公,前麵是不是沙灘?”喬沫沫立即伸手一指,轉移話題。

慕修寒並冇有發現喬沫沫避開這個話題,薄唇勾起笑意:“可能就是這裡,去看看。”

沙子細膩如綿,喬沫沫將高跟鞋脫下,踩在上麵,十分的舒適。

慕修寒在旁邊看著她,海水波光鱗鱗,四周的燈火倒映其中,更有一種如夢似幻的錯覺。

就像在夢境裡,無數次出現過的場景,她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以後,這裡的一切都將屬於她。

“沫沫,喜歡這裡嗎?”慕修寒下意識的問。

“喜歡呀,以後我們要是能有這樣一座私人的島屹就好了。”喬沫沫仰頭望著海麵,說著夢話。

“我會努力賺錢的,爭取早日實現你的夢想。”慕修寒立即堅定的保證。

喬沫沫抿嘴笑起來,用手指在他額頭處彈了一下:“傻呀,我開玩笑的,就算我們這輩子很努力工作,也擁有不了這樣的島。”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慕修寒卻笑意盎然,真的很想告訴她,她現在就擁有了。

喬沫沫低頭,彎腰去潑弄海水,不敢再說話。

她哪裡還有夢呀,就算有,以後,她的夢裡,也不會有他了。

如此殘酷的話,她不敢說,會傷到他。

宴會大廳二樓,有幾個女孩子看到了沙灘上有人,立即飛奔下來,也想去沙灘玩。

保鏢伸手攔住去路:“不好意思,這是老闆私人場所,禁止外人進入。”

“可我看到沙灘上有人……”

“私人場地,請你們回到大廳去吧。”保鏢鐵麵無情。

幾個女孩子掃興的轉頭回去了。

程夕瑤無聊的坐在沙發椅上,望著窗外的風景,想像著,如果有一天,自己成為這裡的女主人,那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歸她支配……

“程小姐,我姐姐想請你過去說幾句話。”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突然出現在程夕瑤的麵前。

“你姐姐是誰呀?我認識嗎?”程夕瑤懶洋洋的眯著眼問。

“我姐姐是喬沫沫呀,她說想跟你聊聊她老闆的事情。”

“真的?”程夕瑤立即站了起來:“小妹妹,喬沫沫是你姐姐?”

“是呀,你要是不信就算了。”飄飄轉身就走。

“等我一下。”程夕瑤立即提起裙襬跟了過去。

飄飄繞過大廳,來到後花園,她剛纔已經踩好點了,這是監控的死角,而且,各處有保鏢守衛,這裡冇有。

“這是什麼地方?陰陰森森的。”

程夕瑤皺眉,感覺事情蹊蹺時,已經來不及了,飄飄突然繞到她後背,劈下一掌,程夕瑤就軟倒在地上。

“死女人,敢戲弄我寧姐。”飄飄氣怒的咬牙,從她可愛的靴筒裡抽出一把小刀,對著程夕瑤一側臉頰,動作飛速的刻了兩個字:“這才符合你的身分。”

刻完,飄飄起身離開。

陸寧遠遠的看到飄飄進來,她嘴角勾起笑意。

就讓她們鬥的你死我活吧,正好,這兩個女人,她都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