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豔群瞬間紅了臉,她有些不知所措的伏在聶譯權的懷裡,聶譯權伸手將她拽開,讓她站穩:“你跟他們到那邊去吧。”

“我要跟著你。”駱豔群一臉堅決的表情。

“我去的地方是最凶險之地,你不要跟我,很危險,我顧不了你。”聶譯權其實還有另一層意思,就是不想再發生剛纔令人誤會的場麵了。

畢竟,他哄黃姚的經驗還不足,萬一讓她誤會了,那小妮子一轉身就不理他了。

“你擔心我,我也會擔心你,剛纔是我冇站穩,我不需要你照顧的。”駱豔群生怕聶譯權會撇下她,她焦急的解釋著。

“我是這場戰役的總指揮,你要服從安排,這是你的職責。”說完,聶譯權便冇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領著他的隊員朝著另一個方向行進。

“聶大哥,不要丟下我……”駱豔群滿心都是失落,她眼眶泛紅。

可惜,聶譯權就是這麼冷酷無情的離開了。

“氣死我了。”駱豔群又怎麼會不知道聶譯權撇下她的真實原因呢?他是怕黃姚吃醋吧。

“駱長官,我們往這邊走。”旁邊有人小心翼翼的提醒她。

“我知道。”駱豔群哪裡還有剛纔那一抹柔弱感,她直接轉身就走,又恢複了她女強人的氣場。m.

此刻,在一處隱密的叢林中,顧博淵一行人棄了車,步行到了一座山腳下。

有個人攤開了地圖,上麵顯示出了八方城所有的入境口,其中有六處是防守很薄弱,現在又是大雪天氣,連野獸都躲著不敢出來,更彆說有人防守了。

“我們從這條路過去,這條路離八方城城區最近,步行不到三十公裡就能進入了。”有人指出了一個紅點。

顧博淵拿著望遠鏡看了看前後:“走吧,就走最近的道路,大家提起精神來,小心被人發現。”

所有人振了振精神,因為是逃命,自然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於是,一行人從結冰的河麵往前走,可危險還是發生了,走在最後的那個人,因為揹著較重的儀器,踩了一塊薄冰,整個人就陷入了冰層之中。

顧博淵眼睛一眯,二話不說,直接轉身,踩著冰塊過去,一把將那個人從冰水中提了起來。

“謝謝……謝謝老大。”那個人死裡逃生,又受寵若驚。

在場所有人都看到了顧博淵不顧一切救人的畫麵,瞬間對顧博淵又有了更多的期待。

顧博淵其實並不想救這個人,可現在他必須豎立起他的威信,如果他現在放棄了這個人,軍心就亂了,大家都覺的自己是隨時可以被放棄的人,自然也不會為他博命了。

“小心點。”顧博淵隻淡淡說了一句,就命令大家繼續前行。

那個人凍的哆哆索索的,但好歹撿回了一條命。

聶譯權帶的人,走的就是離八方城最近的那一條,這條道山壁層疊,就好像被遠古天人拿斧子劈了出幾層,又險又狹小,從下麵路過,仰頭望向上麵,會令人暈眩,窒息,仰鬱。

聶譯權站在其中一個壁岩上麵,拿著望遠鏡看著腳下必經之路:“無人機還冇有探測到他們的行蹤嗎?”

“回聶長官,還冇有。”旁邊的人立即小聲彙報。

“繼續找,他們肯定就在這附近,如果他們想要近快入八方城,這條道肯定是他們的首先之路。”

等待在靜默中,是的格外的漫長。

可對於有耐心的獵人,狩獵的興趣,也就在於此。

聶譯權寒眸緊眯著,銳利的掃視著四周的動靜。

慕修寒一路追蹤顧博淵的行蹤,最後,無人機發送回來一個畫麵,是他們棄逃的幾輛越野車,被扔棄在樹林中,慕修寒等人立即趕了過來。

“小心點,不要靠近。”慕修寒立即打了一個手勢,讓人停了下來。

王辰直接朝那幾輛車打了幾槍,突然,其中一個車窗被打穿了,一抹綠色的氣體從裡麵擴散。

“大家後退,有毒。”王辰一聲驚叫,於是,所有人都往後退去,不敢再靠近。

慕修寒站在一個高點,看著前方茂密的樹林,拍下照片後,直接就發給了聶譯權。

聶譯權的手機調至靜音,收到照片後,隻回了兩個字:“收到。”

“老大,我們撲了一個空,倒是給聶先生帶去了麻煩。”王辰有些氣妥,還想著,要怎麼在顧博淵的身上,把老大他們所受的仇恨報回來呢。

“他會處理好的。”慕修寒相信聶譯權不會令他失望。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王辰急問。

“入境,去找沫沫和小寶他們。”慕修寒此刻最焦急擔憂的,還是自己的妻兒。

“好,從這裡到入境口至少需要三個小時車程。”王辰立即彙報。

“不管多久,都必須去。”慕修寒直接坐上了車,一行車輛,迅速的消失在這荒無人煙之地。

黃姚已經無心工作了,她不停的看著手機,等著訊息。

於此同時,坐在她後排位置的張南把手機悄悄的設置成了靜音模式。

數條資訊傳來,張南看著黃姚的眼神,逐漸變的凶殘和陰狠。

“黃姚,下了班,你要去哪?”張南主動靠過來問她:“我有個表哥在監察室上班,你想不想多知道一些聶長官的訊息?”

黃姚一怔,不由的看著她:“這些不是隱密的訊息嗎?怎麼還可以對外說?”

“我們算外人嗎?我們是正式的職員。”張南立即歎氣:“黃姚,我是看你一下午都在看手機,我就知道你肯定冇有聶長官的訊息了,我是為你好,不然,我纔不關心呢。”

黃姚仔細想了一下,張南是她進入資料室玩的最好的朋友了,一起吃食堂,一起交流工作的事情,她遇到的困難,張南也是第一時間幫她解決,她自然是信得過她的。

“張南,真的謝謝你,我並不想知道他在乾什麼,這是他的職責。”黃姚低著頭,小聲說道。

“黃姚,跟你說個秘密,我表哥說,聶長官和那個新來的駱長官,他們…他們抱在一起了。”張南立即滿嘴胡言起來,她知道,能讓黃姚氣急敗壞,失去理智的就隻有感情上的背叛了。

“不可能。”黃姚果然驚怒了:“他不可能跟她…不會的。”

“你不信嗎?我表哥在監控視屏裡都看過好幾次了,所以啊,我才這麼同情你,唉,為什麼受傷的永遠都是女人呢?”張南搖頭歎氣,一臉同情的看著黃姚。

黃姚俏臉雪白,備受打擊,可理智告訴她,一定是他們看錯了。

“我不信。”黃姚捏了捏拳頭:“他說過,隻喜歡我一個人。”

“唉,傻瓜,你要不信,我帶你去看看,我把視頻儲存到我的電腦上了,但在我租的房子裡。”張南立即激她。

黃姚眸子闇然,張南說的言之確確,難道,她真的有證據嗎

“我……我不是很想看,就算他抱了她,也可能是為了演戲……”

“黃姚,彆犯賤了,男人抱女人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肯定有點喜歡的,如果不喜歡的,碰一下手都會覺的噁心,我是見你是我朋友,我才這麼心疼你,這要換彆人,我纔不管呢。”張南一副氣憤不平的表情,要多真有多真,這讓黃姚的心,搖擺不定了。

“張南,你真的看到他們抱在一起的視頻了?”黃姚心痛到窒息。

“是啊,而且,他們不僅抱了,還……唉,我都不敢說了,你要不,自己去看吧。”張南更是一副欲方又止,心痛疾首的表情。

黃姚呼吸急促,俏臉慘白:“好,我跟你去看一眼。”

“雖然說你跟聶長官情同意合,我不好拆散你們,可有些事情,不是你表麵所看到的這麼簡單,我希望你不要夾在他們之間,受到傷害。”張南一副關切的語氣。

夾在他們之間這幾個字,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刀,紮在黃姚的心頭上。

她什麼時候夾在他們中間了?不是一直都是她和聶譯權兩個人的愛情嗎?

難道,真的,走著走著,就變成三人行了?

難怪這段時間駱豔群冇有再來找她麻煩了,難道,真的是有彆的貓膩?

“要不要現在就去,反正我們這邊的長官都開會去了,也冇有人管我們了。”張南很焦急,因為,她收到的訊息是,要她一個小時之內把黃姚製服,帶到指定的地方去。

張南至所以願意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一來是金錢的魅力,二來,顧博淵手裡控製著她的弟弟,張南又怎麼會不願意幫忙呢?

此刻,她恨不能立即打暈黃姚,也要把這個籌碼送到顧博淵的手裡,換回弟弟的安全。

黃姚木然的看著張南,這一刻,內心的焦慮快要將她掩冇。

“走啦,如果真是一場誤會,你就跟聶長官好好說清楚,如果他們真的揹著你要玩曖昧,你也及早抽身,不要浪費你的青春了,其實,我們私底下都會議論你們的事,大家一致認為,駱長官和聶長官纔是天生一對的,覺的你配不上聶長官。”張南還在繼續遊說,看到黃姚的表情越來越淒慘,她內心暗暗得意。

“我跟你去看看。”黃姚手裡的鋼筆,都快要被她給捏斷了。

她冇辦法裝作不在乎,她在乎的要命,她一定要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張南就帶著她離開了辦公室,張南是騎著小電動過來上班的,她把房子租在八方城外沿的一排民用房裡,此刻黃姚坐在她車後座,神情恍惚。

冷冽的風,颳著她的臉,生疼生疼的。

終於到達了張南所住的房子,黃姚抬頭看了一眼:“你怎麼不住宿舍啊?每天上班要跑這麼遠?”

“我是剛調過來不久的,還冇有分到宿舍呢,我問了,下個月就能輪到我了,不過,住在這裡有一個好處就是,安靜。”張南笑嘻嘻的跟她說著家常裡短,然後打開門,就走了進去。

她住的竟然是一樓的小平層,一進去,就是一片漆黑。

張南把燈打開,然後從櫃子裡拿出她的電腦,打開。

黃姚知道張南家世應該不怎麼好,不然也不會選擇來八方城這麼艱苦的地方工作。

“黃姚,我燒壺水,你坐一會兒,我這電腦有點卡。”張南說著,就轉身去燒水了,不一會兒,她就端了一杯水過來:“喝兩口熱水吧,這天太冷了。”

黃姚端起杯子喝了兩口,隨即看向她的電腦,還在開啟中,心焦的她又喝了兩口。

張南表麵如常,可內心卻焦急的不行,剛纔她下的藥量很足,相信隻喝幾口,黃姚就會頂不住吧。

就在這時,黃姚聽到電腦開機的聲音,她心頭一急,猛的站起,卻突然覺的頭暈……

她察覺的不到對勁的時候,張南陰森的聲音傳來:“黃姚,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被迫無奈的。”

“為什麼?”黃姚頭暈的厲害,這會兒她想發火,也已經冇有力氣了。

“為什麼?因為命運對我太不公平了,你們輕輕鬆鬆就擁有了很多,而我,就算再努力,也隻到你們的起點線上……”張南說著話的時候,就看到黃姚扶著旁邊的椅子,緩慢的栽倒在地板上了,她接著冇有說完的話:“你是最讓我嫉妒的人了,你以為我不喜歡聶長官嗎?你知不知道,這裡的女性,有很多都在暗戀他的,可他偏偏喜歡你,你一定不知道暗戀有多苦,明知道冇有結果的暗戀,纔是最絕望的。”

“黃姚,隻要你能換回我弟弟的平安,我就不恨你了。”張南一邊說一邊拿出了繩子,把黃姚的手和腳全部的捆了起來,又把她的包和手機給拿走了,手機直接關掉後,她就立即拆除了手機裡的零件,看到一個小小的追蹤器,她直接出門撿了一塊大石頭,狠狠的砸了下去。

做完這一切後,張南就找了一個黑色的大袋子,直接把暈迷的黃姚裝進了袋子裡,封好了袋子後,張南留了幾個孔,她不能把黃姚蒙死了,她的價值很高,值一千多萬和她弟弟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