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腳步聲?有人

淩妍驚了一跳,有一種想要往回逃的衝動,可就在這時,手裡的燈火,映出的那片小天地裡,走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

“西臣?”淩妍驚喜到不敢置信,隻見男人著一件灰色的衫衣,搭配著黑色的西褲,氣質清貴的站在她的麵前。

“是不是嚇到你了?”顧西臣看著她驚疑不定的小臉,不由的輕笑著問。

“你怎麼會在這裡?”淩妍快步的往下走,卻因為太急了,加上四周又黑,一個冇踏穩,整個人就往前撲去,不偏不移,恰好就撞進男人的懷裡。

顧西臣薄唇勾起玩味的笑:“這麼猴急?”

淩妍緊張的攀住他堅實的雙肩,聽到他這句話,俏臉刷的一下全紅了。

“你說什麼呢,我纔沒有。”淩妍哪裡還捨得跟他絆嘴,抱到他了,她隻想用力的去擁緊他,雖然她的力氣不及他,可淩妍這會兒哪裡還顧得上,兩隻小手,纏的死緊。

男人將雙臂收緊,下一秒,淩妍就被他雙手一托,以一種微妙的姿勢,跨在他的身上,淩妍隻覺的又羞又喜,隻好把臉埋在他的肩膀處。

男人並冇有進行下一步的動作,隻是抱著她,沉步的往下走去。

“好香啊。”越往下,淩妍的鼻端就充斥著濃烈的酒香氣,很是上頭。m.

“嗯,這裡網羅了全世界最好的酒,想不想償一下?”男人附在她耳邊低聲問道。

“我不太會喝,一杯就可能醉了。”淩妍不敢逞能,這些酒雖珍貴,但她也不敢貪杯,好不容易又見到他了,她隻想清醒的感受他的存在。

顧西臣抱著她,走到了一排櫃子麵前,冇有讓她下來,就直接讓她坐在了櫃麵上。

淩妍嚇了一跳,兩隻小腿踢了兩下:“讓我下去。”

顧西臣卻不動如山,站在她的麵前,下一秒,他微仰著頭,幽眸緊鎖著她。

四周的燈光昏暗,卻映著男人五官分外的立體深刻,淩妍不由的伸出手指,輕撫在他的臉上,這張臉,讓她朝思暮想。

淩妍已經拋棄了羞恥,直接附身而下,吻住他男人的薄唇。

這好像是在顧西臣的意料之中,薄唇輕扯了一下,得逞又滿意。

淩妍的技巧真的算不上好,她除了會貼著他的唇片磨幾下,也冇有更多的動作了,男人看著她這笨拙的樣子,他倒是急了。

於是,下一秒,他伸手,將她腦袋往下摁著,加深了這個吻。

“唔……”淩妍所有的呼吸被奪,俏臉炸紅,兩隻小手也無力的揪住他的脖勁,生怕會從櫃子上掉下去似的。

男人健實的身軀,強勢而穩健的站在她的麵前,給她充當著支撐點。

女人那無力的輕吟,彷彿一把火,瞬間點燃了男人身體裡的熱情。

顧西臣也跟著低嗯了一聲,原本還想著慢點兒來的,可這會兒,慢不了。

“妍妍,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男人沙啞的聲音,融著滾燙的氣息,噴在她嬌嫩的頸項處。

“我也想你。”淩妍喜極而泣,淚水止不住的濕了她的眼眶,她不知道還能有什麼辦法來證明自己想他,隻能不斷的配合著他。

顧西臣聽著,心裡是滿足的,他伸手將她從櫃麵上抱下來,放到了旁邊的一張沙髮長椅上,高大的身軀附身而下,將她輕柔的壓住。

淩妍眸子早就迷醉,哪怕冇有喝酒,光是這裡的酒香和這個日思夜想的男人,就已經讓她醉了。

一切都是那麼的契合又沉迷,淩妍將思念化成了另一種方式,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緊他,再抱緊他。

顧西臣要瘋了,恨不能半條命全給她。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久到淩妍以為自己要暈在他的懷裡,等到氣息喘均了,淩妍才發現,原來,自己也能這麼瘋狂。

顧西臣收拾著兩個人滿地的衣服,然後指了指旁邊的一道門:“走吧,洗個澡。”

淩妍俏臉上的紅暈,遲遲未褪,這會兒聽到他一說話,她心裡又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絲絲的。

裡麵有備用的衣服,淩妍換好了那套男人為她精心準備的黑色禮裙時,她美眸盯住了男人:“我們這次見麵,不會是你蓄謀已久吧?”

男人動作一僵,幽眸笑意迷漫:“是,為了見你,費了不少的心思。”

“難怪,連我的衣服都準備好了。”淩妍說完,心裡又生出一些奇怪的心思:“除了我,你還帶過彆人來這裡嗎?”

顧西臣俊臉一怔,剛纔不還好好的嗎?這會兒,怎麼又開始了。

“妍妍,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帶彆人……”顧西臣發現,越是這樣解釋,好像女人越覺的他心裡有鬼,他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

淩妍抿了一下唇角,說的也是,她又在疑神疑鬼了。

但也不怪她會生出這些胡思亂想,隻因為顧西臣太會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抵擋不了他這些男性魅力,說到底,是她不自信,才覺的顧西臣會背叛她。

“抱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東想西,明明你剛纔表現的那麼好。”淩妍垂下了腦袋,露出了自嘲的樣子。

顧西臣走過來,將她輕輕的擁住:“沒關係,你質疑我很正常。”

“不,不是的,我不該這樣去想你。”淩妍還是很自責。

“好了,我們之間,還用得著這麼見外嗎?”顧西臣不想讓她陷入這種情緒中,附身過來,薄唇輕吮著她的唇片:“我們好不容易纔見一麵,應該好好把握這短暫的時間。”

“我不是已經把握住了?”淩妍促狹的笑了起來。

顧西臣捏捏她的臉蛋:“是,但接下來,我要說的事,你也得好好聽。”

“什麼事?”淩妍眨了眨眼睛,可能是剛纔的興奮勁兒還冇緩過來,所以,她明明也是要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這會兒卻忘的一乾二淨了。

“就是你接手我公司的事。”顧西臣的語氣認真的起來:“妍妍,還記得我之前是怎麼教你做事的嗎?”

淩妍眸子一呆,驚亂的看著他:“難道,你之前讓我去給你當助理,就是為現在幫你管理公司做打算的?”

顧西臣點了點頭:“算是吧,我那時候雖然冇有想的這麼全麵,但我覺的,讓你接觸到公司的核心秘密是很重要的。”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信任我?”淩妍真的震住了,她的親生父母仍至大哥,有著血脈關係的人,都不一定值得信任,可眼前這個男人,卻要把他打下的江山交給她來打理。

顧西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你不會還以為我對你說的愛,隻是一句空話吧?淩妍,你真的太小看我愛你的決心了,你出走的那五年,我對你的心也從未動搖過,因為我有一種預感,我們肯定還會再見麵的。”

淩妍感動的哭了,眼淚說來就來,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她此刻的心情,她隻能伸手緊緊的抱住他,伏在他的身上輕泣:“謝謝你,謝謝你一直在等我,謝謝你讓我再次看到希望,顧西臣,你一定是上天派來拯救我的人。”

顧西臣伸手擁住她,薄唇親在她的發間:“好了,彆感動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淩妍平複了一下情緒,坐直了身子,看著男人,俏麗的臉蛋上一片的不自信:“你公司這麼大,事情這麼多,我要怎麼幫你管理好?我真的害怕,你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基業,冇有毀在彆人的手裡,最後毀在我手裡了,那我……豈不是罪人?”

顧西臣輕笑著搖頭:“彆這麼沮喪,我們看待事情,需要往好的方向看,當然,也有可能出現不好的結果,那又怎麼樣再差,也好過現在吧,顧天成一家狼子野心,想要霸占我的一切,妍妍,這些可都是將來要留給我們孩子的,不能輕易讓他奪走。”

聽到孩子,淩妍瞬間有了自信:“嗯,我知道,我會努力工作的,隻是,冇有你在身後幫我,我還是很害怕。”

“傻瓜,我當然會一直在你身後,海棠也會幫助你,還有我爺爺。”顧西臣看著她又陷入了擔憂,他雙手捧住她的小臉,給了她足夠的信心:“我們都會幫你的,你彆害怕。”

淩妍眨了眨眼睛,小聲問道:“你是不是早就跟爺爺奶奶說好了,讓他們配合你演戲?”

顧西臣點頭:“是的,他們年紀大了,我當然不能冒險,所幸,他們也很配合我,演的也挺好的。”

“嗯,他們二老也是受苦了。”淩妍輕靠到他的肩膀處,低聲道:“隻是孩子們還並不知道你的事,天天在問我,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孩子們暫時就瞞著吧,我這邊的事,還冇有處理好,我父母當年被害的證據,我收集的差不多了,等時機成熟了,我會讓顧天成付出血的代價,還有那些傷害我父母的,我一個都不會放過。”顧西臣一提及他的父母,眼裡儘是憤怒和冷酷,其實,最段時間,他在國外已經解決了好幾個凶手,並不是他不相信警方和法律,隻是,國外的法律有很多的漏洞,那些凶手極大可能最後會不了了之,那他的恨,就無法宣泄,最後也隻能由他親手了斷。

淩妍聽著他憤怒的聲音,不由的心疼,顧西臣看似堅強,但實際上,他所承受的痛苦,是彆人無法想像的。

“我知道,對不起,我不能幫你更多。”淩妍喃喃自語。

顧西臣伸手擁緊了她:“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妍妍,你幫我生了三個孩子,就是你最大的功勞,是我這一輩子都還不清的恩情。”

淩妍一呆,第一次聽說,生孩子也是功勞?

“女人不都要生孩子的嗎?這算什麼?”淩妍苦笑著說。

顧西臣卻搖頭:“彆這麼說,生孩子也很痛苦,也需要勇氣。”

淩妍點點頭:“說的對,如果不是生理構造的原因,隻是自主選擇的話,女人並不想充當生育機器,但因為是你的孩子,我心甘情願。”

顧西臣心裡一暖,溫柔的笑起來:“好,你一句心甘情願就證明瞭一切,我對你也是心甘情願的,淩總,以後就好好的發揮吧。”

淩妍一顫,美眸呆愕的看著他:“你叫我什麼?”

“淩總啊?”顧西臣調趣的看著她:“我很想看看,你當女老總的樣子,有多美。”

淩妍抿嘴一笑:“你彆笑話我,我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當明星的。”

顧西臣卻聳聳肩膀:“你信嗎?隻要一宣佈你接管我的公司,你的風頭就會蓋過所有的女明星,這不是你願不願意被人盯上,而是,你已經站在頂鋒,眾人自然就會仰望你。”

淩妍聽著他這麼說,心頭震了一下:“如果天天要上頭條,那我得注重一下打扮,可不要丟了你的臉。”

“沒關係的,你不用特意裝扮,就已經很美了。”顧西臣輕聲讚道。

淩妍故意懶洋洋的理了一下頭髮:“那你說,我要是真的成為了女總裁,會不會有很多男人也盯著我?”

“想什麼呢?”顧西臣在她腰跡輕捏了一下,女人一聲嚶嚀。

“我開玩笑的。”淩妍這才正經了起來。

“其實,你想的這些也很有可能發生,你替代我的位置,那大家肯定會懷疑我可能出事了,你的身價暴漲,當然會被很多人盯上,物彆是那些年輕男人,誰都會覺的,娶了你,就擁有了你的一切。”顧西臣很認真的幫她分析著。

“不要,我隻要你。”淩妍緊張不安的抱緊了他:“除了你,我誰都不愛。”

顧西臣失笑出聲,眼底一片腹黑,他說這麼多,不就是為了讓她說出這幾個字嗎?

“妍妍,你該離開了,我跟海棠有一部加密的手機聯絡,我可能不會直接聯絡你,但我會幫你處理一些棘手的事情。”顧西臣雖然不捨,但該分彆的時候,卻還是必須要分彆。

淩妍呆呆的看著他,男人一步一步往後退去:“我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的時間,妍妍,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再見的,相信我。”

“西臣……”淩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追了他幾步,顧西臣則是轉身,隱入了黑暗之中。

“顧西臣。”淩妍朝著他消失的方向找去,可是,這裡好像有很多通道,漆黑的不知通往何處,淩妍呆呆的站在走廊中,一時間緩不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