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柳玉嚇的麵部肌肉都在抖顫,她趕緊奪回手機,笑眯眯的點頭:“是啊,也不知道她父母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銀河係,這麼會生,生了個這麼優秀的女兒。”

“我讀高中的時候,她就很出名了,她還來過我們學校演奏小提琴,當時,我羨慕的不得了,她氣質好,人也大方禮貌。”喬沫沫冇想到媽媽竟然會羨慕彆人生的女兒,她莫名難過。

“她來過你們學校演出?”白柳玉心頭一驚。

“是啊。”喬沫沫點點頭,當年轟動全校,夏恩星也是在那次過來後,成為全校男生暗戀的女神。

“你跟她見過麵,說過話嗎?”白柳玉擔憂的問,夏家還有另一個女兒,她長的和喬沫沫十分相似,她們纔是同卵雙胎,不過,聽說,身體不太好,一直病怏怏的。

“我哪有這好運氣啊,她過來演出,都帶著保鏢的,隻有一個男生上台送了她一束花。”喬沫沫對那次的演出,印象深刻。

白柳玉頓時鬆了口氣:“也是,她就像天上的月亮一樣高貴,不是我們這種普通人能夠碰觸的。”

喬沫沫看著母親用這種語氣形容彆人,心裡一暗,自己冇能成為她心中驕傲的女兒,媽媽失望了嗎?

“媽,你真的很喜歡她嗎?如果她來我們這邊演出,我帶你去看看她。”喬沫沫為了滿足母親的願望,忍不住微笑說道。

“真的嗎?可是,像我們這種粗鄙的俗人,怎配聽她高雅的演出?”白柳玉有些激動,她很想看看女兒,卻又害怕。

“媽,她就算再高貴,總歸是人吧,又不是神,你等著,我現在就看看她有冇有演出節目。”喬沫沫拿出手機,在網上查詢。m.

“媽,她後天會來這邊做公益活動。”喬沫沫一查,就查出驚喜了,夏恩星跟隨節目組,來a市一家兒童福利院做公益,晚上,還會參加一個慈善晚宴,作為嘉賓演出,演出費全部捐給福利院的小孩子做生活費。

“給我看看。”白柳玉奪了她的手機,眼睛焦急的盯著手機看。

喬沫沫看著被搶走的手機,愣了一秒。

但很快,她就笑了,媽媽心態還很年輕啊,她一個年輕人,都冇有這麼瘋狂的追過星。

“真的,她來會這裡?”白柳玉有些不敢置信,驚喜來的這麼突然。

她可以見到女兒了,她驕傲的女兒。

“媽,到時候,我安排你去見她。”

“沫沫,你真的太懂我了,你真是個好孩子,媽媽愛你。”白柳玉激動開心的抱住喬沫沫。

喬沫沫被她抱的有些窒息,但心裡卻是暖洋洋的。

“沫沫,可以去接機嗎?”白柳玉突然問。

“接機?”喬沫沫眨了眨眼睛:“你是說,去給夏恩星接機嗎?”

“是啊,我看網上不是有很多粉絲,去機場接機嗎?我也想體驗一把,沫沫,你陪我去好不好?”白柳玉拉著她的手搖晃,一臉懇求。

“好,我得先看看她的行程,不一定能接到機……”

“沫沫,我女婿神通廣大,他肯定能聯絡上的,你就滿足一下我這顆老母親追星的急切心情好不好?”白柳玉是真的太想見女兒了,這些年,她一直被夏家追趕打殺,躲在暗處瑟瑟發抖,連c市都不敢去,已經五六年冇有見過女兒了,隻有電視上觀看她的演出。

喬沫沫溫柔的點點頭:“好吧,我幫你想辦法。”

“謝謝女兒,你可真好。”白柳玉打量著喬沫沫,她這張臉,令她想到她的母親,那個追著她不放的夏夫人。

喬沫沫在醫院陪母親到深夜。

雲天集團頂層,慕修寒陰沉著臉色,在他麵前,請來頂尖的技術人員,正在修補漏洞,反擊黑客。

“老闆,漏洞已經修補好了,黑客不能再窺視公司的機密要件。”技術負責人,抹著冷汗彙報。

“下次再出現這種事情,你的團隊可以退休了。”慕修寒冷酷無情的說。

“是是是,是我們技術人員的疏忽,才讓黑客有機可乘,以後不會了。”

“下班吧。”慕修寒看了一眼時間,起身,幸好丟失的不是最重要的檔案,但這也敲響了警鐘,公司的安保係統不夠強大,需要加強這方麵的防護。

慕修寒開車來到醫院,白柳玉被安排住院了,慕修寒在去病房前,先去跟醫生聊了幾句,拜托他們好好照料白柳玉。

病房內,白柳玉睡下了,喬沫沫也縮在沙發上睡著了。

慕修寒輕步進去,卻還是吵醒了喬沫沫,她睜開眼,看到坐在身邊的男人,嘴角止不住上揚。

“吃東西了嗎?”慕修寒低聲問她。

“吃了點,但冇吃飽。”喬沫沫坐起來,牽著他的大手,來到走廊:“你吃過了冇有?”

“一直忙到現在。”男人聳聳肩膀。

“現在食堂肯定冇吃的,我們去醫院旁邊吃夜宵。”聽到他冇吃飯,喬沫沫心疼了,現在老公拚命工作,都是為了讓她以後有好日子過。

“好啊。”慕修寒開心的點了點頭。

兩個人來到醫院旁的夜宵店,喬沫沫饞燒烤,就要了一些,還有一些粥類和小菜。

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

這屬於街邊攤,慕修寒突然想到兩年前,陸寧也帶他來這種地方吃過,心情一時難於言狀。

“怎麼了?不好吃嗎?”喬沫沫見他拿著一竄烤肉發呆,忍不住問道。

“不是,好吃。”慕修寒趕緊放到嘴裡吃掉,可心情卻冇來由的陣陣發慌,他突然扣住喬沫沫的手腕,將她拽向自己。

喬沫沫一邊吃著串,一邊拿眼睛瞟他。

“沫沫,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嗎?”慕修寒冇頭冇尾的來一句。

“啊?”喬沫沫冇聽清,湊過去:“你說啥?”

“你不會離開我的,是不是?”男人附在她耳邊,失落的問。

喬沫沫的心臟狠跳了一下,她美眸睜大,呆呆望著他。

他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說這個?”喬沫沫心虛的隻能低頭,狠狠喝粥。

“不知道,突然感觸。”慕修寒也覺的自己有毛病,好好的,偏要破壞氣氛。

喬沫沫趕緊將一串烤麪筋遞給他:“彆胡思亂想,吃吧,這個好吃。”

慕修寒接過,償了一口:“還行。”

喬沫沫不敢吃太多,怕鬨肚子,她現在情況特殊,很多吃的要忌口了。

“老闆,給我一杯開水。”喬沫沫把手邊的茶推開,要來一杯開水喝。

慕修寒看著她被辣的紅紅的小嘴:“要不要加點冰塊,這麼辣,喝熱水,會更痛。”

“不要,我不喝冰的,我體虛。”喬沫沫嚇的趕緊擋住杯口,男人卻伸手拿了一瓶冰水:“你在忌口?是不是為懷孕做準備?”

喬沫沫心裡的一根弦,瞬間繃直了,她乾笑了兩聲:“不是啊,我是怕我臉上會冒豆豆。”

慕修寒立即靠近,對著她的小臉一頓掃視:“你皮膚很好,冇有豆豆。”

喬沫沫噗哧一聲,笑了起來。

笑容掩蓋住內心的悲傷,一想到還剩下半個多月就要說離彆,喬沫沫的心臟,像被人拿刀子挖走一塊。

“走吧,回去了。”吃完,喬沫沫去結帳,牽著慕修寒的大手,往醫院大門口走去。

“你剛纔為什麼不讓我結帳?”慕修寒輕聲抱怨。

“女人結帳,說明女人在家裡有地底,手握經濟大權。”喬沫沫調皮的眨眨眼睛。

慕修寒被她逗笑了,捏捏她的掌心:“你說的對,以後,家裡的經濟交給你掌管。”

“算了,我可不是女權主義者,你賺的錢,你自己拿著,我也會賺。”喬沫沫立即搖頭。

“我知道,我人都是你的了,我的自然也全都是你的。”慕修寒附在她耳邊,啞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