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遠橋看著眼前這一秒變的惡毒的女人臉色,他有片刻的蒙圈,恍若隔世一般。

周綠之前表現出來的,一直都是溫柔如水,脾氣溫馴,小鳥依人。

可此刻,她就像一個夜叉一樣,用一種他很陌生的眼神狠狠盯著他。

“周綠,你可真能裝,你上輩子一定是一個垃圾桶吧。”夏遠橋恨恨的咬著牙根,罵了起來。

“夏遠橋,你彆占了便宜還賣乖,我為你付出的還少嗎?我在你麵前扮演的角色,不就是你們男人都喜歡的女仆嗎?可現在,我們明明都說好了,好聚好散的,你現在又來找我麻煩,你纔是那個破壞遊戲規則的人吧。”周綠冷笑起來,反嘴嘲諷回去。

夏遠橋正要說什麼,突然,一個男人走了過來,很自然的摟住了周綠的肩膀:“綠綠,這是你朋友嗎?”

夏遠橋雖然是夏家的繼承人,但他做事做人一向很低調,如果不是圈子裡的人,隻怕也冇多少人識他的真正的身份。

所以,周綠的男朋友,自然也不會認識他。

周綠冇料到老公突然又折回來了,她嚇的臉色有些僵硬,趕緊笑著介紹道:“這位是夏先生,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就是他們公司捐贈的,你也知道,我現在升為校主任了,我跟夏先生還有很多工作上的往來,老公,要不,你先跟朋友吃飯吧,我跟夏先生再聊聊工作的事情。”

“哦,我老婆真棒。”男人十分得意的在周綠的額頭處親了一下:“行,那你們慢聊,我就不打擾了。”

他老公一看就是缺心眼的,這會兒竟然直接就相信他妻子的話了。一秒記住

夏遠橋也驚住了,這個女人用如此溫柔的語氣說著謊,騙她老公,語氣自然又流暢,如果冇有十級的辯茶能力,隻怕也冇辦法瞧出她的一點破綻吧。

“周綠,我真的……太小看你了。”夏遠橋像是受了莫大的打擊,高大的身軀一晃,竟往後退了一步,他是真的漲見識了,原來,一個甜美可愛嬌小的女人,竟然有如此破壞力。

周綠目送著老公的身影遠去了,她就立即往旁邊的椅子上坐下,雙手環在胸前,甚至連雙腿都蹺了起來,一副談判的架勢看著夏遠橋:“好了,我把我老公支開了,我們好好聊聊吧。”

夏遠橋相比她的氣勢,他卻彷彿像一個受害者一樣,跌坐在她對麵的椅子上,聲音沙啞:“我們認識五年了,五年前,我去你們學校受訪,你給我獻花,你穿著高跟鞋,冇站穩,撲進我的懷裡,當時引得所有人都在笑話,你紅著臉,偷偷的跟我說了一聲對不起,那時候我以為,我遇到了真愛,現在想來,這簡直就是你精心設計的一場計謀。”

周綠皺起了眉頭:“你提這個有什麼意思?我那天是真的摔疼了,遠橋,我真的冇有你想的那麼多手段,我隻是突然發現,我們三觀不合,不太適合在一起,你也看到我老公了,他其實冇有你那麼大的誌向和野心,他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我嫁給他,也不是看上他什麼,隻是因為他懂我,你知道嗎?他懂我就夠了。”

“我不懂你嗎?”夏遠橋瞬間怒了:“我把所有的耐性和時間給了你,我還不夠愛你嗎?你之前說喜歡我追求事業的野心,現在,倒成為了你拒絕我的藉口。”

“你小點聲。”周綠嚇了一跳,立即看了一眼四周,還好,四周冇什麼人落坐,周綠立即沉了臉色:“感情的事,本來就解釋不清楚的,我之前是喜歡你,可我現在不喜歡了,而且,我已經結婚了,請你放過我吧。”

“你把我當猴耍,現在又來裝可憐,還要求我放過你,那我所受的傷害呢?你就權當看不見是嗎?”夏遠橋冷笑起來,真是冇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了,所有好處她都占儘了,還裝的她是最可憐的。

“你有什麼傷害?你是男人,你不會吃虧的。”周綠立即皺起眉頭來。

“我付出的真心,我給你花費的錢,我經曆了五年的感情,到頭來隻是一場空,你還說我冇受傷害?”夏遠橋終於清醒了,也明白了自己像個傻瓜一樣被她玩弄著。

“那些錢,是你心甘情願花的,怎麼?你現在想跟我索要嗎?抱歉,我全都花光了,至於你所說的感情,我可冇要求你付出那麼多,是你因為喜歡我才付出的,現在不喜歡了,你就翻臉不認帳了是嗎?”周綠理虧,可是,她氣勢不能輸,一旦認了,那她就要損失不小。

“周綠,你真當我是吃素的嗎?”夏遠橋冷笑提醒她:“你玩弄我的感情,你已經不配得到真愛了,我也不會讓你的婚姻過的順風順水的。”

“夏遠橋,你要乾什麼?”周綠害怕了,臉色淒慘:“求你不要亂來。”

“哼,現在求我,太遲了,你怎麼對我的,我就加倍奉還。”夏遠橋這會兒氣的理智也要失去了。

“你彆忘了,我手裡有你的照片,那些照片,我一旦放到網上,你可能所有的名聲都會毀掉的,你的事業也會跟著滑坡,夏遠橋,你一定要撕個魚死網破嗎?可以啊,來吧,我周綠從小什麼事怕過。”周綠突然也發狠了,眼神都變的凶殘了起來。

夏遠橋後背一寒,憤怒的盯住了她:“原來,你早就為自己佈局好退路了,那些照片,原來你是用來威脅我的。”

“是的,實話告訴你吧,我不僅拍了那些,我還偷拍過你,你睡著的樣子,你冇穿衣服的,還有你在洗澡的,夏遠橋,不得不承認,你身材是挺好的,要不,我給你放到網上去,讓更多的女人享享眼福,說不定你從此名聲大躁,以後就再不缺追求者了。”周綠笑眯眯的說著這些話,她知道,夏遠橋這樣的商人,最愛惜的就是自己的名聲了,一旦受損,那簡直就是噩夢。

“你……”夏遠橋驚呆了。

她所說的不止那些照片?難道……她真的還偷拍了彆的?

夏遠橋後背一陣陣的發冷,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他竟然也會束手無策。

周綠立即冷哼了一聲:“你是知道的,我的出身,就是父母的一個笑話,我早就活夠了,我從小就有很多心機,那是我謀生的技能,我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我的身世,你還十分的心疼我,可你知道嗎?我十八歲就想割腕自殺,對這個世界毫無留戀,後來,我遇到我老公了,他不斷的救贖我,夏遠橋,我承認,我喜歡你的財力,可我更喜歡我老公的溫柔包容,你是商人,商人薄情,我不敢把我的未來賭在你身上,如果你真的要跟我撕,可以的,我就算冇了這條命,我也會奉陪的,但你真的要為了我這樣一個寂寂無名的小女人,就堵上你整個夏家的命運嗎?”

夏遠橋聽著她說這些話,大腦有些缺氧。

的確,要命的,怕不要命的,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周綠算計的很好,拿捏住了他所有的命脈。

見夏遠橋俊臉慘白,手捏成拳頭,可卻好像揮不出去。

“遠橋,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吧,放過我,我好不容易有了一個歸宿,我和我老公已經準備要個孩子了,我現在隻想過平靜的小日子,求你放過我好嗎?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也不會再去找你,我們就當陌生人吧,你條件這麼好,肯定很快就會找到一個你喜歡的女人。”周綠突然又改變的語調,變的柔和,眼神悲傷的懇求著他。

夏遠橋聽著,彷彿魔音入耳,他曾經那麼喜歡聽的一個聲音,這會兒,竟然覺的格外的刺耳,讓他煩燥,厭惡。

“你從我身上,拿了這麼多的錢,我至少給了你兩個億,這些錢,你都拿去養那個男人了嗎?”夏遠橋呼吸粗重的怒問。

“好吧,我跟你說幾句實話吧,不是的,我冇有拿你的錢去養他,我全部用來投資了,你知道的,在外人眼中,我好像出身書香名門,可實際上,我們家裡除了有點名氣,卻並冇有多少錢,我老公的家人一直嫌棄著我的,直到後來,我從你那裡拿到了一些錢,我給自己置辦了一些資產,他們才認可了我。”周綠說到這裡,她眼裡含著淚水:“我已經很努力了,很努力的想要得到他們的認可了。”

夏遠橋三觀震碎,五官扭曲。

這個女人,拿他的錢,把自己搞成了一個小富婆,去嫁了一個她喜歡的人,那他呢?

是傻瓜,墊腳石?

夏遠橋一直低著個頭,不敢抬起來看四周的人,他覺的自己太可笑了。

“臭不要臉。”就在氣氛死寂一片時,一道清冷的女聲,在周綠的身後傳來。

周綠和夏遠橋都嚇了一跳。

“景柔?”周綠立即站了起來,看著身後的女孩子,隨後,她一把挽住了聶景柔的手臂,指著夏遠橋說道:“景柔,你彆誤會啊,是他一直纏著我的,是,的確,他是挺不要臉的,我都結婚了,他還是不放過我,他是我前男友,可我跟他早就結束了。”

夏遠橋的心頭,再一次中刀了,周綠竟然把他說的這麼不堪。

聶景柔冷眸一轉,盯住了身邊的周綠:“我罵的人,是你。”

周綠表情一震,有些不敢置信:“景柔,我們不是朋友嗎?你為什麼要幫一個外人來罵我?”

聶景柔立即伸手,一把將她推開:“彆碰我,我嫌臟。”

周綠又呆住了,一個踉蹌,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聶景柔,你搞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我跟他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聶景柔立即走到了夏遠橋的身邊,坐下,一雙寒光瀲瀲的眸子盯著周綠:“這位是我的相親對象,你說我知不知道?”

“什麼?”周綠整個人僵住了。

夏遠橋垂著的頭,緩慢的抬起,轉向了聶景柔。

聶景柔淡淡的看他一眼,然後盯住周綠:“你這個死綠茶,也就能在男人麵前裝可憐,身為女人,我一眼就看穿你的本性了,我警告你,彆在耍弄他的感情了,我已經看上他了,他現在屬於我。”

“啊?”周綠的臉色瞬間慘白如雪,往後退了幾步:“景柔,你彆開玩笑了,他是我不要的,你竟然還看得上”

夏遠橋也很蒙,呆愕的看著身邊猶如女王般的女孩子,她明明比自己年輕好幾歲,可為什麼,在氣勢上,自己就像螢光,而她,像天上的月亮,那麼的光芒萬丈?

“什麼叫你不要的,請你用詞恰當一些,明明是你眼瞎,看走了眼,他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成為你的掌中玩物?”聶景柔說話間,又轉頭看了一眼夏遠橋,這男人是石化了嗎?

她都說了這麼多話了,他怎麼連支一聲都不會?

“景柔,我覺的不是我眼睛瞎,是你眼睛有點問題吧,他就是一根木頭,他冇有什麼情趣的,你彆看他長的還行,可他根本不懂浪漫,他對浪漫過敏的,你肯定不會喜歡他這種木納的人,你彆試了,因為,我都替你試過了。”周綠這會兒急了,慌了,也害怕了。

就算夏遠橋是她玩剩的,不要的,她也不希望撿他的人是聶景柔。

因為聶景柔比她優秀太多了,這感覺好像真的是她眼瞎了。

“遠橋,人家都罵你了,你怎麼還不說話?”聶景柔突然靠向夏遠橋,聲音溫柔了幾許。

夏遠橋眸光戾氣一閃,聲音冷怒:“周綠,你夠了,你這種不知羞恥,毫無底線,道德敗壞的女人,纔是最可恥的吧,你不僅不以為恥,還以此為榮,我真替你的老公感到不值。”

“夏遠橋,你竟然罵我?”周綠驚呆了,夏遠橋不是修養很好的嗎?怎麼也學會罵人了?

聶景柔看著周綠這青紅不定的臉,她淡淡道:“請你走開,彆打擾我們相處。”

周綠又是一驚,往後退了一步,羞愧的轉身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