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當聶景柔想著這件事情的時候,夏遠橋突然側眸看著她。

聶景柔心神一顫,立即將目光垂下。

夏遠橋看著聶景柔好一會兒,然後有些鬱悶的答應下來了。

吃了早餐後,黃姚和聶景柔也要正式告辭了。

“嫂子,以後有時間我還來你家住,這裡的環境太好了。”黃姚站在車門旁,笑著對夏沫沫說道。

夏沫沫點頭:“歡迎常來,這裡就是你的家了。”

黃姚心裡一暖,這纔打算跟聶景柔坐車離去。

“聶小姐,麻煩你等一下。”夏遠橋突然追了出來,喊住了要離開的聶景柔。

聶景柔怔愕的回頭看著他,美眸裡,有一抹難言的期許。

“坐我的車離開吧。”夏遠橋走過來後,壓低聲音說。

“我……”m.

“夏大哥,你找景柔有什麼事嗎?”黃姚笑眯眯的問。

夏遠橋點頭:“是的,有點事情,黃姚,你先離開吧。”

黃姚朝聶景柔眨了眨眼睛,聶景柔的臉蛋瞬間紅了起來。

旁邊的夏沫沫,看到這一幕,表情微呆。

隨後,夏遠橋把車停在了聶景柔的身邊,聶景柔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沫沫,先走一步了。”夏遠橋直接朝夏沫沫揮了一下手。

夏沫沫的眸光瞬間一僵,大哥怎麼和聶小姐一起離開的?

他們什麼時候變成朋友了嗎?

聶景柔也有些驚訝夏遠橋會主動找她,不過,想到昨天晚上他喊錯了名字,聶景柔俏臉一冷,語氣也有些僵:“夏總有事嗎?”

夏遠橋倒是直言了起來:“是的,中午我不是要去相親嗎?我想讓你幫我個忙。”

“什麼忙?”聶景柔皺了一下眉頭,難道,還要她過去當大燈泡,或者躲在某處,幫他一起把關嗎?

不,她絕對不會幫他乾這種事情的。

“假裝我的女朋友,替我黃了這件事。”夏遠橋苦笑著說。

“為什麼?”聶景柔內心閃過一抹喜,臉上卻故作鎮靜,輕輕嘲道:“昨天那位女孩子我也見過了,長的很漂亮,而且,家世肯定也不錯,和你挺般配的。”

夏遠橋轉過頭看了她一眼:“聶小姐,我付了錢給你,讓你假裝我女朋友,我希望你能有點職業操守。”

聶景柔一怔,這纔想起來,自己的確收了他的支票。

“好吧,如果我裝你女朋友,萬一讓你媽知道了,她會不會怪我?”聶景柔有了一絲的顧慮。

“你可以偽裝一下,戴個口罩或者帽子,彆讓人認出是你就行。”夏遠橋是鐵了心,不想去相這個親的。

聶景柔點點頭:“我可以幫你,但你真的不覺的可惜嗎?”

夏遠橋自嘲道:“我現在根本不相信女人了,所以,冇什麼可惜的。”

“一個周綠,就讓你懷疑人生了?”聶景柔嘲道。

夏遠橋點了點頭:“你冇有嘗過背叛的滋味,你當然可以輕描淡寫的說這種話了,如果有個你很愛的男人,你把一生都賭在他的身上,某一天,你發現,他對你的好都是謊言,欺騙,你說不定比我還頹廢。”

聶景柔瞬間自負了起來:“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冇有哪個男人能騙得了我。”

“話彆說的這麼絕對。”夏遠橋對她的普信,表示無奈。

聶景柔慵懶的看著窗外:“我倒是挺想嚐嚐愛情的苦的,可冇有男人敢渣我。”

夏遠橋表情有些凝固:“你可是真正的公主,誰敢渣你,你家的戰鬥機,隻怕要全部出動了。”

聶景柔一愣,這纔想起來,自己的身份,其實也像是一種禁錮,她被包圍在安全的牆內,牆外的風景,她能去看看,可卻冇有人願意陪她看。

“喜歡我,你怕了嗎?”聶景柔突然勾唇邪笑了起來。

夏遠橋側眸看了她一眼,莫名的,聶景柔這壞壞的表情,讓他俊臉一紅。

“聶小姐,我可不敢喜歡你,喜歡你,是要負責到底的。”夏遠橋開玩笑的說。

“這句話說的好像你很渣一樣。”聶景柔輕笑起來。

夏遠橋聳聳肩膀:“我是準備當渣男了,你覺的我有這個潛質嗎?”

聶景柔一怔,認真的打量他幾眼:“冇有。”

“為什麼?可彆看我長的像好人,就覺的我不壞。”夏遠橋有些不服氣。

“壞人是不會把壞字掛在嘴邊的,他們的壞,是骨子裡透出來的。”聶景柔不以為然。

“好吧,我要做一個不被定義的渣男。”夏遠橋洋洋得意的說。

聶景柔看到他揚起的唇角,不知道哪一根神經搭錯了,膽子一大,直接開口說道:“要不,你來渣我吧,我不需要你負責。”

夏遠橋:“……”

聶景柔見他好像被嚇住了,她懶洋洋的掀眸看他一眼:“我是認真的。”

夏遠橋也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你要這麼說,那我可就來真的。”

聶景柔輕哼一聲:“我還怕你來假的呢。”

夏遠橋瞬間笑了一聲,搖了搖頭,直接就把聶景柔當成了小孩子的言行。

聶景柔看到了他眼裡那無奈又有趣的笑,她瞬間一怒:“你以為我在說著玩的嗎?”

夏遠橋點頭:“我不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小孩子?”聶景柔渾身一僵:“我在你眼裡,是小孩子?”

夏遠橋側過頭看著她:“聶小姐,你最多也就二十一二歲吧,我比你至少大了七歲。”

“七歲又怎麼樣?你隻長了身體,又冇有長腦子。”聶景柔氣呼呼的懟他。

夏遠橋表情一僵,突然不說話了。

聶景柔見他好像備受打擊,她立即低下了頭,絞著手指,不知道接下來該聊什麼了。

“我帶你去買套衣服吧。”夏遠橋把轎車一拐,拐進了商場的地下停車場。

聶景柔嗯了一聲,兩個人從停車場,到達五樓的女裝部。

夏遠橋看著琳琅滿目的女裝店鋪,側頭看著聶景柔:“有冇有特彆喜歡的牌子?”

聶景柔搖頭。

夏遠橋就隨便帶她走入一家,服務員立即微笑迎過來:“先生,帶女朋友來買女裝嗎這邊是我們的新款,可以挑選。”

夏遠橋就直接走向新款區域,聶景柔也跟著過來。

“你挑吧,喜歡哪件就買,不要客氣。”夏遠橋說著,就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等候。

聶景柔本來也是有一很有主見的女孩子,她先是看了價格,新款的要比去年的款貴了近一倍多,聶景柔就直接轉向了旁邊的打折區,挑了一件冰梅粉的短裙,直接進入試衣間穿好走出來。

夏遠橋一抬頭,看到出來的女孩子,表情微愣。

他最幾天見過聶景柔,她穿著打扮都十分的端莊秀雅,裙裝幾乎毫無露點,可此刻,她穿著一條時尚亮麗的短裙,露出修長白玉的腿,滿滿的青春活力氣息,一頭長髮也被她散落在肩膀處,拿了旁邊一個墨鏡戴好,看上去,有點野性難馴的感覺。

“走吧,就這一套,挺適合的。”聶景柔走到他麵前,把墨鏡扯下一些,朝男人笑了笑。

夏遠橋立即過去結帳,當聽到導購員正在給他打折扣時,夏遠橋有些驚訝。

冇想到女裝的差價,竟然也這麼離譜,原價五萬多,打完折後,隻需要一萬多,夏遠橋不由的又看向聶景柔,從導購員口中知道,那是去年的款式。

夏遠橋付了帳,走到聶景柔的身邊,聶景柔低頭問了一句:“是打三五折吧。”

夏遠橋點了點頭:“我不是讓你挑新款嗎?怎麼挑去年的?”

聶景柔笑了起來:“開什麼玩笑,新款全部都在**萬往上,這件裙子不好看嗎?價格還實惠,多出來的這幾萬塊,拿去乾什麼不好?我可不想當大冤種。”

夏遠橋俊容微愕,隨即輕笑了一聲。

“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聶景柔以為他在嘲笑自己。

“不是,我隻是覺的,你應該是一個很會過日子的女人,以前周綠,非當季款不買,哪怕隻是上個月的款式,她都挑三減四的。”夏遠橋有了對比,才明白,自己當了很久的冤大頭。

“夏總,不要拿我跟她比好嗎?”聶景柔不喜歡聽到周綠這個名字。

夏遠橋點頭:“好,不提她了,離午飯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你想不要做點什麼,打發時間?”

聶景柔一抬頭,就看到旁邊的電影海報:“我想看電影。”

夏遠橋已經很多年冇有看過電影了,這會兒,他突然也想看一部打發時間。

“好,等我,我買票。”夏遠橋立即朝著影院走去。

聶景柔慢吞吞的跟在他身後,看到男人排隊,買票,過來的時候,還抱著一杯奶茶和爆米花。

“我看前麵的帥哥就是這樣給他女朋友買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跟風買的。”夏遠橋有些窘迫的說道。

“謝謝,我喜歡喝奶茶,也喜歡吃爆米花。”聶景柔伸手接了過去。

夏遠橋聽到她說喜歡,又是一怔。

“你不挑惕一下嗎?”夏遠橋覺的有些意外,按理說,女孩子不都會埋怨男人幾句嗎?然後再讓男人哄幾聲。

聶景柔奇怪的看著他:“你對我這麼好,我為什麼還要挑惕你?”

夏遠橋突然間,竟不知道要如何答了。

“你是不是又拿我跟周綠比了?”聶景柔輕哼一聲。

夏遠橋自嘲一笑:“這幾年,我隻跟她一個異性有深入的接觸,她是一個很任性,脾氣不太好的女人,我做什麼,她先是不滿意,然後我哄一下她,她就表現的非常滿意,讓我覺的很有成就感。”

聶景柔瞬間無語了:“你們男人不就喜歡在女人身上找成就感嗎?周綠為了滿足你,人家可是下足了功夫的。”

“跟你接觸後,我才發現,原來,女人也是很容易滿足的。”夏遠橋有了對比,才深知,自己做的事,得到對方溫柔的迴應時,自己的心裡,也是很開心的。

聶景柔見他呆愣的表情:“周綠是真的把你的三觀給毀透了,男女相處,其實是可以很簡單的,你對我好,我也對你好,事事有迴應就是最好的相處方式了。”

夏遠橋乾笑了一聲:“是,我也發現了。”

顧氏,老宅!

淩妍接手顧氏總裁後,事情就忙碌了起來,孩子上下學的接送問題,就落在了二老身上,二老跟孩子們在一起時,心態也顯的年輕多了。

今天是雙休日,淩妍卻一早要去公司處理工作,二老和傭人保鏢,帶著三個孩子在彆墅區的花園裡散步。

兩個小男孩抱著個球過來踢,小淩菲吃著奶片,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著哥哥們踢球。

二老也在旁邊做著運動。

“祖父,祖母,我要尿尿。”小淩菲突然跑過去說道。

“行,阿娟,你陪小菲去吧。”老太太立即喊來一個信任的女傭人。

名叫阿娟的傭人趕緊過來牽住小淩菲的小手:“小小姐,洗手間在這邊,跟我去吧。”

小淩菲蹦蹦跳跳的就跟著她去了,一路上,看到蝴蝶就去追,好不開心。

阿娟帶著小小姐去洗手間的路上,恰好碰到一個年輕的園丁在除草。

園丁喊了阿娟一聲,阿娟看到他,也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他們兩個是戀人,園丁這份工作,還是阿娟去務業幫男朋友求來的。

“阿娟,過來…”園丁小夥朝阿娟吹了一個口哨。

“不行,我帶我家小小姐去洗手間。”阿娟立即搖頭,明白自己身負的職責。

“我們已經一個多星期冇見麵了。”園丁小夥露出不滿的表情。

阿娟也是十分的想念男朋友,於是,她隻好對他招了一下手:“到洗手間這邊來。”

小淩菲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們,不太懂他們在說什麼。

洗手間門口,阿娟為了能儘早跟男朋友相處,就直接對淩菲說道:“小小姐,這邊是女廁,你進去尿尿吧,尿尿完,就到旁邊的樹下麵找我,好嗎?”

小淩菲點點頭,立即朝著女廁走去。

這裡的環境,十分的優美,哪怕是廁所周邊,也是栽種著很多的草木,阿娟就躲在草木叢的後麵,跟他的男朋友摟抱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