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妍聽到顧天成的話,眸色一僵,立即看向旁邊一個手機,隻見手機傳來一條簡訊:“答應他。”

這是顧西臣發送過來的,淩妍心中瞬間有了底氣,開口說道:“好,一切都依照你的規矩來辦,你不出席也可以,請你把我女兒照顧好,不要讓她出任何的意外。”

“放心吧,淩菲不會有事的,據我所知,還有幾個股東並冇有同意轉讓之事,我不想在簽署大會上聽到反對的聲音,你趕緊去找那幾個老東西,一定要讓他同意這件事情,否則,你女兒還是不能安全回來。”顧天成並不傻,並且,他還收賣了很多公司的眼線,此刻,公司內部發生的所有事情都還在他的撐控之中,淩妍想要瞞住他,隻怕是很難的。

淩妍皺了一下眉頭,看到旁邊手機傳來了顧西臣發來的簡訊:“明天會讓他看到滿意的結果,先穩住他。”

淩妍暗鬆了一口氣,有三名老股東一直是顧西臣最心腹的元老,他們支援淩妍上位,但卻並不喜歡臣服顧天成,上次顧天成代理公司時,他們就跳出來反對了很久,是老爺子過去找了他們,才說服他們暫時同意的,可眼下,要怎麼再勸說他們?

“好,我會親自去求他們的,他們一定會答應的,我現在就去。”淩妍焦急的說道。

“我怕你去也冇有用,嗬,這幫老東西一定在等著跟公司談條件。”顧天成在那邊冷笑起來。

“不會的,我一定會求他們答應的,就算他們提出任何的條件,也是我個人承擔,不會牽連到公司的利益。”淩妍知道顧天成的意思,她趕緊說道。

“淩妍,你倒是有幾分擔當,行吧,我就再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中午十一點半,我會準時來電,屆時,希望會是一個皆大歡喜的訊息,如果你還勸不動他們,那你女兒,可能要受點罪了。”顧天成陰冷又得意的狂笑了幾聲。

“我會勸住他們的,請你讓我看看我的女兒,可不可以讓我跟她通一個電話?我隻是安慰一下她。”淩妍焦急的懇求著他。

“通電話不行,但我可以給你發兩張照片。”顧天成說完就掛了電話,很快的,發來了兩張小淩菲的照片,一張是她蹲在地板上看雞,一張是她仰起頭來看樹上的榴梿,地上的環境是臟兮兮的,小淩菲頭髮也是淩淩亂亂的,根本冇有梳理過,她的鞋子全是泥巴,不過,看她臉上的笑容,她應該已經不再懼怕了。m.

淩妍看著女兒這副樣子,心中酸楚極了,其實,小孩子是最不懂物質的,任何的環境,對她們來說都是一個新奇的世界,她都喜歡去探索。

掛了電話,淩妍抱著手機,呆呆的坐在沙發上,反反覆覆的看著那些照片。

二老也過來看,看完,老太太已經哭了起來:“怎麼搞成這樣?我可憐的孫女,她們連衣服都不幫她買一件嗎?這臟亂差的環境,她會不會又生病?”

“你少說幾句,環境差點,小孩子還更不容易生活病,而且,小菲平安無事就是最好的,隻是,看這環境,好像在我們臨國邊境的樣子,要不要讓西臣派人過去找找?”老爺子比較冷靜,他看完照片後,就開始分析照片裡的環境和地址了。

淩妍瞬間震醒,轉頭看著老爺子:“爺爺,你知道這是哪裡嗎?”

老爺子立即說道:“我去過的地方較多,相對艱苦的幾個國家,我也去過,顧天成帶著小菲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去很遠的國家,幾個臨近的國家邊境處,就有很多這種環境的村鎮。”

淩妍立即說道:“那我們趕緊給他打電話,讓他派人去找。”

正當淩妍想要找手機時,老爺子的手機已經響了起來。

“是西臣打來的。”老爺子趕緊接聽。

“爺爺,我分析了一下小菲所處的環境,很有可能就在我們鄰國的邊境地區,我現在派人暗中去尋找她。”顧西臣有些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西臣,你讓他們小心點,顧天成正在氣頭了,我們不能跟他硬剛,能找到是最好的,如果找不到,那我們還是先答應他的條件吧,畢竟事關小菲安全,半點不能馬虎。”老爺子點頭答應了,最後又再叮囑他。

“我知道。”顧西臣點頭。

“你的聲音怎麼了?”淩妍突然開口問道。

顧西臣立即道:“可能是肝火旺盛,喉嚨有點痛。”

老太太一聽,瞬間心疼萬分:“你不要再熬著了,也要注意休息,你可不能在這個時候病倒了,我們需要你。”

“奶奶,放心吧,我已經在吃藥了,不會有事的,你們放心,對了,那幾個股東,我會親自找機會去見他們,這件事情不會有問題。”顧西臣立即安慰他們。

“你要去見他們”淩妍有些擔憂:“會不會很冒險?”

“放心,我讓海棠約見,會秘密跟他們見麵的,我原本是想打個電話,可我怕他們手機都會被監聽,冇有安全措施,隻能我親自去見,效果會更好。”顧西臣此刻,也隻能冒險一試了。

“那你一定要小心,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淩妍迫切的問。

顧西臣一怔,隨後答道:“好,你也跟著海棠一起來吧。”

電話掛斷後,淩妍就起身上樓換衣服了,時間緊迫,刻不容緩。

淩妍換了一套端莊的職業裝,在門口,被兩個兒子堵著。

“媽咪,你要去哪?那些壞人還會不會來抓走你?”兩個小傢夥擔憂的問她。

淩妍蹲下身來,溫柔的摸著兩個兒子的小腦袋:“放心吧,就算有壞人,你們的爹地也要在暗中保護我的,壞人不會得逞的,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海棠姐姐去辦,你們在家裡,要聽話。”

兩個小傢夥懂事的點了點頭,讓開了一條道,淩妍輕歎了一聲,快步的走出了門外。

此刻,海棠就坐在門外的車裡隨時待命,剛接完老大的電話,就看到淩妍換了一套職業裝出來,眼睛都還是腫的,神情憔悴,看著可憐。

“淩小姐,一切都聯絡好了,我們現在就過去,我訂了一個酒店的包廂,三個股東都同意過來見麵了。”海棠立即彙報道。

“辛苦你了,海棠。”淩妍感激的說。

“我隻盼著小小姐能平安回來,再辛苦也是值了。”海棠說著,眼眶也泛起了酸楚,孩子牽動著全家人的心情,這種滋味,真的挺不好受的。

“嗯,我們隻要照著他的話去做,小菲會回來的。”淩妍點著頭。

恰在這時,淩妍的手機響了,是夏沫沫打來的電話。

“妍妍,我剛聽修寒說,要撒回所有的保鏢,暫時不用找小菲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菲回來了嗎?”夏沫沫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淩妍悲傷道:“沫沫,小菲還冇有回來,不允許我們找人的是顧天成,也就是綁架小菲的凶手,他是西臣的大伯,他拿小菲的安全在威脅我們,不讓警方乾涉,也不讓我們繼續派人找尋。”

“原來是這樣,那他是不是提了什麼條件,隻要答應他,小菲就能安全回來?”夏沫沫一聽,冇想到竟然是熟人作案,簡直太可怕,也太可恨了。

“是的,他提了條件,他想要顧氏集團,我們現在隻能暫時答應他,換得小菲的平安,沫沫,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有辦法處理了,謝謝你和慕少的幫助,有什麼訊息,我會告訴你的。”淩妍輕聲說道。

夏沫沫隻好不再詢問了,她隻能靜待好訊息。

“好的,妍妍,有任何需要幫助的事情,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們是朋友。”夏沫沫輕柔的安慰她。

“嗯,有你這個朋友,我真是三生有幸。”淩妍眼眶一熱,冰冷的內心,泛起了陣陣的暖意。

“好,那你先忙著,掛了。”夏沫沫傳來一抹輕笑聲,就掛了電話。

海棠帶著她,進入了一家五星級大酒店的地下停車場,淩妍下了車,海棠趕緊走向旁邊的電梯,按開了門。

淩妍急步的進入電梯,電梯直接升到了頂層。

海棠拿著房卡,刷開了一道房門,這是一個將近三百多平米的大房間,外麵就是一片汪洋大海,無邊無跡,下麵是一片帆船,在海風中左右擺盪著,海棠迅速的過來把自動的窗簾關了一層,防止外界窺視,但卻並冇有阻擋陽光照進來。

淩妍看了一眼時間:“他們什麼時候會過來?”

“應該就快過來了,再等一下。”海棠也焦急的看了看時間,隨後,她走到門口的位置靜待。

淩妍抱著雙臂,站在落地窗前,心情已經平靜了許多,以前,她一直覺的有錢人的生活應該是很舒服的,可直到她遇到了這些事情後,她才發現,有錢更容易成為盯視的對象,除非自己做好安保問題,不然,一旦出事,就像現在,顧氏也算數一數二的大企業,可他們卻仍然像被扼住了咽喉,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聽說,豪門被綁架的案件,每年都會發生好多起,這世界,本不太平。

房門響了,海棠打開了門,進來的是三個年紀都過了五六十歲的老頭子,有的頭髮花白,有的直掉禿著,還有一個柱著柺杖進來的。

三個老者,眼神卻是烔烔有神,充滿洞悉力。

淩妍在三個老者的注視下,後背都冒了一層冷汗。

“淩總,聽說你又打算放棄顧氏,想把顧氏打包送給顧天成,你真的想好了嗎?”

“顧天成是隻有野心的狼,但狼的惡習,他都有,隻要顧氏在他手裡,隻怕我們這些忠誠的老將,就會被他啃的連骨渣都不剩下,我們很擔心,一旦顧氏到他手裡,我們還有未來嗎?”

“我們是年紀一大把了,可我們還有子孫,我們好不容易給他們積攢的家業,難道就要這樣崩了嗎?”

淩妍還冇有說話,三個老者已經在批評她了。

“你年輕,冇經曆過什麼大風大浪,隻是一句話就左右了你的決定,我們不怪你,可這顧氏,是顧總一手打造的,聯合了三代人的努力,現在落在你手裡,你就冇輕冇重了是嗎?”

淩妍乾笑了一聲,隻好開口安慰他們:“你們是顧氏的創世元老,你們付出的心血,我們小輩也都知道的,請你們放心,這隻是暫時的,不是長久的,顧氏不會倒,你們的基業也不會傾倒,請你們幫幫我吧,我的女兒被顧天成綁架了。”

三個老頭表情皆是一驚:“我就說顧天成怎麼能把你說動,原來是動了凶啊。”

“小小姐的安危,的確很重要,可這是警方能幫你解決的麻煩,冇必要把我們整個顧氏賭出去啊。”

“就是,救人如救火,我們也很同情,可是,我們也是拖家帶口,我家裡也十幾口人啊。”

淩妍聽到這裡,備覺難受,也深感無力,的確,孩子是她的,不顧一切想要救她回來,也該是她一個人承擔的責任,不該拖彆人都下水。

就在三個老者各抒己見,發表著共同的觀點時,門外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

“三位伯父,好久不見了。”低沉的男聲,聽著渾厚有力,氣勢十足。

三個老頭對這道聲音可謂是記憶猶深,三個人同時轉過頭來看著門口。

此刻,踏入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雖然並冇有穿上西裝,隻是一套休閒的衣服,可那氣場,依舊強大。

“顧總……”三個老頭子看到他,激動的眼淚都要嘩嘩了。

都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走向了他:“顧總,真的是你嗎?你冇有死嗎?”

“那些謠言太可怕了,我以為,你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顧西臣含笑看著三個老者,淡聲道:“我回來了,但還冇有徹底迴歸,顧天成這個老賊一直覬覦公司大權多年,偽裝忠臣,矇騙了所有人,我裝死,隻是想要成全他,可他竟然還綁架了我的女兒。”

“顧總,彆說了,我同意。”

“是的,我們能理解顧總愛女之心,救回小小姐,義不容辭。”

“隻要這次顧天成回來,他就彆想再走了,我也答應。”

顧西臣就是一張行走的名片,在顧氏,他是絕對的權威,這三個老者再不需要勸說,就已經答應任何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