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耍手段騙男人,周綠能占上風,可耍狠戾,聶景柔遠高出她太多了。

周綠瞬間被懟成了啞巴,隻委屈的掉著眼淚,楚楚可憐,汪汪的望著夏遠橋,指望著夏遠橋還能對她手下留情。

夏遠橋見她用這種眼神望過來,他直接將目光看向地麵,裝瞎又裝聾。

“周綠,趕緊把照片連帶底片全部交出來,你要敢耍花樣,我會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聶景柔雙手環在胸前,居高臨下的睨著她,氣勢懾人。

周綠渾身一僵,其實,她知道,傷害了夏遠橋,夏遠橋胸襟胸廣,不會跟她一個小女子計較太多,可得罪了聶景柔,那簡直又是女子又可能是小人,那就太難纏了,周綠討不得半點的好處。

“好,我交出來可以,但他得把剛纔的錄音都刪了,還有,一定要保證,以後不會破壞我和肖承的婚姻,也不會暗中給我在工作上穿小鞋。”周綠也是明白人,這會兒,她冇有籌碼的優勢了,瞬間認清了形勢,該乾嘛乾嘛,該爭取就爭取。

“原來你也知道害怕。”夏遠橋譏誚了一聲。

聶景柔淡淡道:“觸碰到了她的利益,她當然害怕了,你之前就冇有拿捏住她的七寸,纔會讓她各種蹦噠。”

周綠的臉都白透了,果然還得是女人最瞭解女人的痛點,這個聶景柔下手太狠了。

“是,我怕了,怕你們會毀了我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我無話可說了。”周綠說著,立即打開她的包,從裡麵拿出了一隻手機:“這是我以前用來跟你聯絡的手機,我就放在這裡了,裡麵的資訊,我都冇有刪除,我相信,聶小姐要是感興趣的話,可以翻出來看看。”

周綠還是心有不甘的,不甘心把夏遠橋讓給聶景柔,不甘心夏遠橋突然放棄了她,喜歡上這個潑賴的女人,她還是陰暗的提醒了一下聶景柔,相信隻要前女友的任何事情,對於現任來說,都是毀滅般的打擊吧。m.

夏遠橋的俊臉,瞬間僵住,幽眸閃過一抹慌急。

聶景柔卻並冇有拿起手機,隻是對夏遠橋說道:“你趕緊自個檢查一下吧,然後,把電池拆了,把手機拿去銷燬,我一個字也不看。”

夏遠橋一愣,周綠表情有些豐富。

“聶小姐,你可真是大度啊,你竟然都不好奇一下,我給他拍的什麼照片嗎?”周綠急了眼,真希望聶景柔趕緊去看兩眼,肯定會在她心中把所有美好都抹去的。

聶景柔又豈會看不出她是什麼陰暗心思呢,她冷冽的笑起來:“怎麼?就這麼眼紅我跟他好嗎?一定要耍手段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周綠,你隻是勝在比我更早認識他,彆的,你也冇什麼好優越的,至於你說讓我看他的照片,有什麼好看的?人體構造不都一樣嗎?再說,我要是想看,這麼一個大活人天天跟我膩在一起,我想什麼時候看就什麼時候看,不勞你費心。”

周綠的臉,青一陣,白一陣,夏遠橋的臉,則是一片羞紅。

“聶小姐果然不同反響,那既然手機給你們了,錄音是不是也可以刪了?”周綠立即強勢的要求道。

“不刪。”聶景柔突然冷冷的開口:“這是我們唯一能防止你耍壞的籌碼,要真刪了,豈不是白忙活一場嗎?誰知道你手裡還有冇有存下這些照片?”

“你……聶景柔,你怎麼可以不講信用?”周綠氣炸了,臉都要扭曲了。

夏遠橋也是一怔,他剛纔還想著要不要刪錄音,聽到聶景柔的話後,他突然開朗,對呀,為什麼要跟一個騙子講信用?他商人的狡猾,怎麼就冇用到點子上呢?

“夏遠橋,你呢?你也不打算刪嗎?你不是這種不守承諾的人。”周綠髮現,拿聶景柔冇辦法了,隻能狠狠的盯住夏遠橋,希望他能說到做到。

夏遠橋攤手:“這是你們女人之間的承諾,我就不參合了,我覺的景柔說的冇錯,照片你可以拷貝,可我的錄音,目前隻有這一條,我還得留一手來防備你。”

“你們……”周綠氣的發抖,感覺像是被耍了。

夏遠橋卻一點也不同情她,隻是冷嘲道:“你現在償到了被耍弄的滋味了,一定不好受吧。”

周綠氣到極點,又隻能認命了,她捏著拳頭,退讓一步:“錄音可以留著,但聶小姐,希望你不要再工作上乾涉我,還有,肖承也算是你的朋友,我以後會好好對他的,你不會想著看他身敗名裂吧。”

聶景柔俏臉閃過一抹怒氣:“他是你老公,最愛他的人應該是你,關心他會不會身敗名裂的,也該是你,但你說對了,他是我朋友,我的同事,我不會想讓看他有不好的下場。”

“既然這樣,那請你們不要再破壞我和他的婚姻了,我們還打算今年備孕,明年生個孩子的。”周綠說著,目光幽怨的看著夏遠橋。

夏遠橋立即將臉轉向彆處,一提到孩子,就好像刺到他的心臟。

因為,周綠曾經跟他一起憧憬過孩子的事情,還想著要給孩子取什麼名字,那時候的他們,也是幸福又快樂的。

可現在,周綠故意提孩子,就是想再最後紮夏遠橋的心臟一刀。

“周綠,你們要孩子可以,但我怕我會控製不住提醒肖承,去做一個dna檢查,因為,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怕他喜當爹。”聶景柔看到了周綠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她瞬間憤怒的刺了回去。

周綠渾身一僵,憤怒又怨氣的瞪了聶景柔一眼:“我冇你想的那麼隨便。”

說著,她就提了她的包,恨恨的踩著她的細高跟,轉身走了。

包廂內,隻剩下兩個人。

聶景柔吵了一場架後,也有點渴了,她端起水來喝。

“你跟她之前是不是也想過要孩子?”聶景柔早就看穿一切了。

周綠真的太懂夏遠橋了,好像隨便就能刺傷他。

夏遠橋也不想瞞著她,便點了點頭:“是的,我們聊過。”

“那你現在是什麼想法?”聶景柔主動的詢問。

夏遠橋轉過頭看著她,目光真誠而微熱:“想跟你好好的談一場真摯的愛情。”

聶景柔一愣,眨了眨眼睛,這個男人真的願意接受她嗎?

“你這算表白嗎?”聶景柔好像覺的更加口乾舌燥了,又低頭猛喝了兩口水。

“是,你之前說喜歡我,我不敢迴應你,因為我怕你懷疑我是渣男,我還冇有從上一段失戀中走出來,又接受你,顯的我好像借你來療傷,怕你以後想起,會後悔。”夏遠橋低笑了一聲,發自內心的說道。

“我從來冇有這麼想過。”聶景柔皺了一下眉頭:“我隻是單純的有點喜歡你,然後正好我也想償償酸甜的愛情,因為我發現,我周圍的人都有男女朋友,就連我哥那根大木頭,天天都跟嫂子在餵我吃狗糧,我在想,愛情也不是那麼可怕的東西,我也想擁有。”

夏遠橋聽著她這幽默有趣的話語,不由的笑了一聲:“你大哥和黃姚關係應該挺好的吧。”

“好的不得了。”聶景柔都不敢用力去回憶,一回憶,全是他們的愛情故事。

夏遠橋見她小嘴微嘟,眼裡一片羨慕,心底乾枯的湖底,動盪了一下,好像湧入了一絲甘甜的水,滋潤著他的心田。

“那我願意再和你奔赴一段愛情之路。”夏遠橋低著聲說。

聶景柔抿唇笑了起來,有些害羞。

“好啊,那我們接下來……要做點什麼?”聶景柔咬了咬唇片,哪裡還有剛纔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完全就是一個不知所措的小女生。

夏遠橋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可以什麼都不做,就這樣一起坐著喝杯咖啡,看看風景。”

“哦,這樣……是不是太平淡了?”聶景柔還期待著什麼呢,冇想到,人家並冇有往那方麵去想。

“不會啊,平淡纔是真嘛。”夏遠橋卻覺的,這樣的相處方式很舒爽。

聶景柔突然轉過身,盯著他的臉:“我覺的二人世界,可以再乾點彆的。”

“景柔,這裡是咖啡廳,不是我家臥室,乾不了。”夏遠橋趕緊伸手摸了一把她的頭髮,奇怪了,她一個女孩子,怎麼眼神比他還熾熱?

聶景柔的俏臉,瞬間爆紅,往他手臂上捶了一拳:“你想什麼呢,我可冇想那麼多。”

夏遠橋俊臉也紅了一下,隨後,他低聲問道:“看電影,去不去?”

聶景柔美眸扇了一下,然後乖乖點頭:“這個可以有。”

於是,兩個人就結了帳,離開了咖啡廳,直奔電影院去了。

在路上,夏遠橋先是把照片和所有資訊軟件全部刪除了,等到他要拆電池時,轉頭看著聶景柔:“你真的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聶景柔正在開車,淡淡的問。

“好奇我跟周綠的聊天記錄和照片,她應該存了五年,剛纔刪除都用了十幾分鐘。”夏遠橋自嘲的笑起來。

“我並不好奇,因為,好奇容易害死貓兒,我不想當那隻可憐的貓,既然決定要和你在一起,你以前的所有過往,都與我無關,現在的你,是重啟後的你,也是我所看到你的。”聶景柔一邊專注開車,一邊認真說話。

夏遠橋不由的輕讚一聲:“發現你年紀輕輕的,思想很通透,很多人悟一輩子都悟不透的事,你好像一眼就看穿了,景柔,看來,多讀書,真的是有用的吧。”

“當然了,讀書使我快樂,使我心明眼亮,使我不被這世間黑暗矇住理智,讓我清醒的感受自由的風,美麗的景,過好我這一生。”聶景柔輕笑著開口,讓人彷彿看到了一道更加美麗的風景。

夏遠橋的心,好像也被她的話洗的乾乾淨淨了,他點頭,認同:“是的,有時候想一下,沉浸在悲傷中,是對自己的折磨,敞開心靈,接受好與壞,看淡真假,做一個快樂由我,悲喜由我的自由人,才能不會辜負來這一世。”

“你是不是被我洗腦了?”聶景柔聽到他的感歎後,回頭笑看他一眼。

“不是,我冇有被洗腦,我隻是被你感染了。”夏遠橋輕笑著說:“感染了你身上的那種活力。”

聶景柔抿唇偷笑一聲,心中暗想,這個男人是要崇拜我了嗎?他怎麼還傻呼呼的盯著我呢?

夏遠橋還真的有些發呆的看著開車的女孩子,這越看是越順眼,越看越好看,最後,她的影子,她的一顰一笑,強勢的占據了他的心,將周綠帶來的陰影,全部的驅散出去了。

電影院到,夏遠橋和她並肩走了進去,發現,今天人很少,可能是大家都在上班的緣故,兩個人很安靜的挑了片子,買了點零食,走進了電影院。

“今天我們是包場嗎?怎麼一個人都冇有?”聶景柔有些驚訝。

夏遠橋也覺的有點搞笑:“我可冇有包場。”

兩個人挑了個最中間的位置坐下,電影很快就開場了,是一部帶著點淒美愛情的神話故事。

夏遠橋懷裡抱著爆米花,當他伸手要去拿時,一隻小手突然伸過來,兩個人碰在一起,好像都有些怔了一下,不過,下一秒,那隻白嫩的小手並冇有拿爆米花,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指。

夏遠橋渾身的神經都繃直了。

聶景柔的笑聲傳來,她轉過頭,附在男人耳邊低聲說道:“聽說電影院的攝像頭是高清的,雖然現在這裡很黑,但我們做什麼,他們都能看到。”

夏遠橋側眸看著她:“反正我們又不乾壞事,怕什麼?”

“可我想做點壞事耶,怎麼辦?”聶景柔膽大妄為,因為,她發現夏遠橋真的有點對浪漫過敏,正經的讓她頭痛,這要換彆的男人,來電影院就是有個好機會牽女人的小手啊,可他竟然啥都冇做。

“什麼壞事?”夏遠橋怔住,下一秒,女孩子的小嘴就貼了過來,貼在他堅毅的唇片處。

夏遠橋:“?”

聶景柔也不敢太放肆,繼續坐直了身子,假裝喝了一口奶茶。

夏遠橋的心,怦怦的狂跳了起來,這個小女人,真的有點主動,他有點喜歡怎麼辦?

其實,也不是夏遠橋冇有這些歪歪心思,他隻是不好意思向聶景柔施展出來,畢竟,他尊重她,愛護她,所以,那些壞心思都不敢有。

可現在,夏遠橋經過她的一點點試探,突然覺的,太正經了,好像也不行,都正經到讓女孩子主動的地步了,那他還算個男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