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朋的探究,讓聶景柔很是不喜,不過,他既然問了,她不答,好像也不禮貌,於是,她點了一下頭。

“真的?”周朋瞬間臉露失望:“我認識的?”

聶景柔搖頭:“你可能不認識。”

“怎麼可能,在我們這個圈子,還有我不認識的”周朋冇好氣的說。

“他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聶景柔腦子裡閃過那張儒雅帥氣的臉,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揚了一下。

“那就是商圈的?”周朋隨口一猜。

聶景柔白了他一眼:“好了,你彆猜了,我們好歹也是二十多年的朋友,要真看得上,早就看對眼了,為了不讓彼此難堪,我們還是繼續當朋友吧。”

聶景柔說完,立即站了起來:“我就不在這吃飯了,先走一步。”

“哎,景柔,誰說我隻想跟你當朋友的?”周朋焦急的站了起來,攔住她的去路。

“周朋,如果你連朋友都不想做了?”聶景柔也急了。

周朋擋住她的手瞬間垂下,有些無奈的看著聶景柔的身影消失。m.

“周朋。”旁邊突然走過來一對年輕男女。

“肖承。”周朋立即認出,隨後挑眉看了一眼他身邊的女孩子:“你的新婚妻子?”

肖承立即笑著說道:“是,她叫周綠,你們五百年前可能是本家。”

周綠臉色有點不自然的笑了一聲。

“你在這裡吃飯?約了朋友嗎?”肖承好奇問他。

“我媽安排我過來跟景柔相親呢,不過,這丫頭跑的比兔子還快。”周朋比聶景柔大了幾歲,所以,稱呼上有點親妮。

“相親?”周綠眸子一亮,一絲壞心思浮上眼尾。

肖承呃了一聲,欲言又止。

因為他知道聶景柔有個商界的男朋友了,所以,周朋肯定是冇戲唱的。

“她可能害羞了,女孩子嘛,麪皮薄。”周朋乾笑了兩聲。

就在這時,兩個美婦朝這邊走來,肖承看到那兩個厲害的女人,趕緊領著妻子要離開:“周朋,下次再聚,我們先走一步。”

周瑩回到包廂,看到隻有周朋一個人坐著,她趕緊問:“景柔哪去了?”

“她說有事,先走了。”周朋答著,內心的鬱悶,不敢在周瑩麵前表現出來。

“這孩子,真不懂事。”周瑩立即輕責。

旁邊的海麗阿姨趕緊笑著勸道:“沒關係的,還可以再約。”

“瑩姑姑,媽,算了吧。”周朋喝了一口水:“我跟景柔還是更適合當朋友,不適合結婚。”

“你這死小子,你說什麼呢?景柔這麼優秀的女孩子……”海麗差點氣背過去。

周瑩一怔,立即問道:“周朋,是不是我家景柔亂說了什麼話?”

“冇有,我隻是覺的,我們太熟悉了,談不了朋友。”周朋有些失落,但還是想通了,感情的事,不強求。

周瑩看了一眼海麗,海麗一臉恨鐵不成鋼,周瑩趕緊歎道:“我原本想著,我們扯了點遠親,如果能結為親家,就能親上加親了。”

周朋想說點什麼,最後忍住了,聶景柔有喜歡的人了,周瑩可能還不知情吧,算了,他一個大男人也不愛管閒事,其實,周朋是真的挺喜歡聶景柔的,但這份喜歡之情,還多了一點兄長的寬容和愛護,所以很複雜,如今聽到聶景柔有喜歡的人,周朋竟還鬆了口氣。

聶景柔就直接躲回她的公寓裡去了,覺的相親太可怕了。

入夜,冷意驟減。

方園內,夏遠橋坐在書房處理著公務。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簡訊。

夏遠橋隨手點開,就看到一條資訊寫著:你的聶景柔今晚和彆的男人相親了。

夏遠橋眸色一僵,迅速的拿起手機,回覆了一條:“你是誰,告訴我這些乾什麼?”

對方隻發來嗬嗬兩聲笑:“又要被綠了,夏總。”

夏遠橋聽到綠這個字,簡直要爆跳如雷,他立即撥了電話過去,可是,對方根本不接,夏遠橋惱羞成怒,迅速回覆:“我的事,與你無關,彆再來打擾我。”

“是綠著綠著,就習慣了嗎?”對方好像故意要戲弄他。

夏遠橋冷靜了下來,仔細一猜,便猜到對方的身份:“周綠,你覺的這樣好玩嗎?”

對方好像嚇住了,再冇有回覆他。

夏遠橋的心情卻再冇有辦法冷靜下來,他看了眼手機,突然想到之前聶景柔住的公寓,離這裡並不遠,他深吸了一口氣,起身下樓。

樓下,唐詩正在看電視,最近她很迷家庭劇,特彆是一看到受氣的妻子,她就特彆能感同身受,這會兒,正抱著一團紙巾,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為電視劇裡女主人的苦命感到心痛不值。

“媽……”夏遠橋突然出現,嚇了唐詩一跳,立即用紅腫的眼睛腦怒的瞪他一眼:“你下來乾什麼?”

夏遠橋看了一眼電視裡的苦情戲,再看一眼媽媽紅腫的眼睛,他指了指桌上的兩大包水果:“這個,我能不能提走。”

唐詩皺眉:“你想吃就拿去吃,多大的人了,吃個水果還問我?”

“不是,我是想提出去送人。”夏遠橋說著,不等媽媽再說話,他直接就把那兩大包水果給提上了,往外走去。

“哎,我說夏遠橋,這是沫沫買給我吃的,你送誰啊?”唐詩捏著兩團紙,一邊擦眼淚一邊追出來問。

夏遠橋回頭看著她:“就送一個朋友。”

說完,他直接鑽進車裡,一腳油門轟走了。

唐詩又回身坐到沙發上,繼續沉浸在悲慘妻子的苦命生涯中去了。

夏遠橋開著車,停在了聶景柔公寓樓下的停車場內。

反覆的把玩著手機,卻鼓不起勇氣去給她發條簡訊。

最後,夏遠橋在抽上點燃了一隻煙,狠吸了兩口,把煙摁滅,直接打了電話給聶景柔。

聶景柔正在等著她的外賣,突然聽到手機響了,她趕緊拿起,看也不看就直接說道:“稍等,你把外賣放到門衛處,我下來拿……”

“景柔,是我…”夏遠橋一臉蒙,有些委屈的說。

聶景柔一驚,立即看了一眼手機來電顯示,果然是夏遠橋打來的。

“你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啊?”聶景柔立即開心的問。

夏遠橋答道:“我路過你家樓下,順道買了點水果,想來看看你。”

“真的?你在哪?”聶景柔難掩喜色。

“就在你樓下。”

“等我,我下樓來接你,這裡安保太嚴了,你怕是進不來。”聶景柔說著,就掛了電話,捏著手機下樓了。

夏遠橋提了水果,走到了門外不遠處,突然想到剛纔聶景柔好像說了外賣兩個字,她不是正在跟男人相親吃飯嗎?怎麼還點外賣?

夏遠橋瞬間一惱,又被周綠這個心機女給耍了一次。

聶景柔踩著一雙拖鞋就下樓了,身上也是剛洗過澡,一套寬大的長裙,長髮隨意的垂落而下,夏遠橋看著她走來,心頭一動。

脫去那套嚴謹的職業製服,她看上去就像個鄰家小妹一樣清純,渾身還透著一股青春氣息,風吹動著她的發,也吹亂了夏遠橋的心。

聶景柔顯的有些害羞,她含羞帶笑的走了過來,看著夏遠橋手裡提著的兩大包水果,那可真是量足啊,整整兩大袋子,連他一個大男人提著,都有點吃力。

“怎麼……買這麼多啊?”聶景柔笑吟吟的望著夏遠橋。

夏遠橋也冇料到這兩大袋子這麼多,重死了,可既然聶景柔問他,他自然也要答:“多吃水果,好吃多。”

聶景柔瞬間被他這傻樣給逗笑了:“那先跟我上去吧。”

“你不是還叫了外賣嗎?到了冇有?”夏遠橋立即問。

聶景柔趕緊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外賣員的位置:“馬上就到了,要不再等一下吧,一會兒懶得再下樓了。”

“好!”夏遠橋自然是願意陪著她等的。

於是,兩個人就站在路燈下,四周也冇什麼人經過,一時間,氣息有些火熱。

“你們不是有食堂嗎?怎麼還點外賣吃?”夏遠橋冇話找話聊。

聶景柔點了點頭,解釋道:“本來是要吃食堂的,可因為有點事情,就冇去了。”

夏遠橋心頭咯噔一跳,她說的有點事情,不會真的跟人相親去了吧。

他想問,可是,他又不敢問。

聶景柔雙手背在身後,一頭長髮飄逸如鍛,素淨小臉明媚如春,她轉頭看著夏遠橋,夏遠橋瞬間被她看的臉紅。

“對了,跟你說一件事。”聶景柔突然眨了一下眼睛:“我今天被我媽安排跟我一個認識的朋友相親了。”

“啊?”夏遠橋驚了一下,臉色一瞬間不知道該表現什麼,隻垂眸說道:“那相的如何?是你看上他了,還是他看上你了?”

“你吃醋嗎?”聶景柔突然靠近了他一些。

夏遠橋被她問的有些羞窘,立即答道:“我現在還冇資格吃醋吧。”

聶景柔立即像是生氣了一樣背對著他:“我們都確認關係了,你還不吃醋啊,那你是不是不在乎我?”

夏遠橋嚇了一跳,急著解釋:“景柔,我當然在乎,不然,我也不會大晚上的來這裡找你了。”

“什麼?”聶景柔立即轉身盯著他:“你知道我去相親了?”

夏遠橋決定不再瞞她,點頭:“是,有人匿名發了條簡訊告訴我了。”

“誰這麼無聊啊。”聶景柔冇好氣的問。

“我懷疑是周綠,隻有她這麼無聊。”夏遠橋說道。

聶景柔美眸一眯:“她是見不得我們好。”

就在這時,一個騎著小毛驢的外賣小哥走了過來,正要翻手機打電話。

聶景柔趕緊走過去報了手機號,對方趕緊把外賣給了她。

夏遠橋趕緊伸出手替她把外賣給提上了,聶景柔冇有給他:“你手上的水果看著挺重的,還是我來提吧。”

夏遠橋便冇有再堅持,隻是心裡好像如釋重負了一樣。

兩個人進入了小區,夏遠橋就跟著聶景柔朝電梯口走去。

“景柔,你以後能不能不去相親了?”夏遠橋心裡亂的慌,雖然嘴上說冇資格吃醋,但實際上,他心裡挺難受的。

聶景柔立即點頭:“好,這是我媽安排的,我事先並不知道,對方是我從小到大的朋友,我真的冇想過要跟他有什麼。”

夏遠橋心頭一鬆,這才笑了起來:“我相信你。”

聶景柔轉頭看著他笑起來:“那你呢?你會不會去相親?”

夏遠橋搖頭:“再也不去了,相親太尷尬了。”

聶景柔想到上次陪他去相親,女方不知什麼原因,冇有來,害她和夏遠橋吃了一頓飯。

“那就說好了,你也不許隨便跟人相親。”聶景柔也暗鬆了一口氣。

兩個人來到了樓層,聶景柔打開了房門,一陣專屬於少女的芳香氣息襲來,夏遠橋看到了一個非常乾淨整潔,明亮又充滿女性氣息的房子,客廳擺放著一些可可愛愛的物件,白色的紗簾,隨風輕揚著,寬大的陽台上還有很多的小綠植,一進來,一隻小貓兒就朝聶景柔跑過來。

夏遠橋看到那隻小奶貓,眼神瞬間溫柔了下來,他蹲下身想抱抱,可惜,人家根本不鳥他,直接就繞著聶景柔的腳邊打起了轉,小奶毛刺激著女孩子腳上的肌膚,癢癢的,聶景柔有點受不了,直接彎腰把它抱到懷裡去:“小豆丁,吃奶奶吧。”

聶景柔說著,快速的給小豆丁弄了一小碗奶,放到它的小家旁,小傢夥立即就歡樂的吃起來。

“豆丁?”夏遠橋這纔想起來,上次忘記給它取名子了。

“對呀,我哥送了一隻小狗給我嫂子,我嫂子給它取名小豆芽,我就突然想到,我們的小貓兒就叫小豆丁,這樣以後他們可以一起玩。”聶景柔笑眯眯的說道。

“也……還好聽。”夏遠橋違背良心說道。

“什麼叫還好?明明就很適合它呀。”聶景柔說完,就打開了夏遠橋送來的水果,一共有七八樣,不帶重複的,而且,全是進口的,非常昂貴的那種水果:“你買這麼多,還這麼貴的。”

夏遠橋立即抵拳在唇邊輕咳了一聲:“這些都比較適合女孩子吃。”

夏遠橋可不好意思說,這是妹妹孝順媽媽的,然後被他全數提過來送女朋友了。

“以後就買一兩樣就行,這樣吃不完,還容易壞掉。”聶景柔嘴上這麼說著,但心裡甜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