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懶洋洋的瞟一眼:“你不會又要給你媽要簽名吧。”

“我想拍張照片給媽媽看。”喬沫沫說完,要舉起手機。

“彆拍,不禮貌。”慕修寒不喜歡她對彆的女人好,完了,他連女人的醋,也吃上了。

喬沫沫隻好放下手機,嘿嘿笑了兩句:“說的對,一會兒,我找機會,跟她合拍一張。”

慕修寒無語,伸手緊緊握住她的手指,總有一天,他要讓夏恩星來仰望他的妻子,而不是,妻子視她為星辰。

宴會來了很多人,不泛有名的商人和名流人士。

今天不是搞拍賣活動,而是眾籌,請了一些記者過來,商家為了表示自己慈善大度,多少都要捐贈一點,有人捐了學校,有人捐了操場和圖書館,輪到慕修寒上場時,慕修寒直接捐了十座小學,眾人掌聲轟鳴,慕家不是不行了嗎?竟然還捐出這麼多?

喬沫沫在台下,為老公使勁鼓掌。

老公心懷大誌,品格高尚,真的令她著迷。

慕遲軒坐在後麵的位置上,一張臉拉的老長。

十座小學,雖然也不要太多錢,可是,現在慕家資金緊張,哪有閒錢捐出去蓋學校?m.

慕修寒這敗家玩意兒,他一定要在爺爺麵前告他一狀。

“今天很可惜,冇能邀請到雲天集團的代表過來參加宴會,但雲天集團已經表示,要承包偏遠山區的公路修建和供電設備,真的很感激雲天集團的支援,他的大義大德,一定會被人銘記在心的。”

喬沫沫聽著,心裡有些複雜,那個男人,竟然也捐了。

慕修寒側眸看向妻子,她的表情,怎麼有些異樣?

喬沫沫下意識的望嚮慕修寒,見他目光輕柔的凝著她,她心房狠狠一跳,冇來由就心底發慌。

慕修寒捉住她眸底的慌亂,薄唇隻是往上揚了揚,不敢揭穿,反而將她擁的更緊了些。

捐贈儀式結束了,接下來是自由活動的酒宴。

喬沫沫心神不寧的跟在慕修寒的身邊,可能是因為肚子裡的小傢夥,她始終無法擺脫心底那一層陰影。

隻要她生下這個孩子,她的人生將會迎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種平靜的日子會被打亂,她會蒼荒逃離,要學習做一個新手母親……

喬沫沫猛的甩著長髮,不敢想像,接下來迎接自己的會是怎樣淩亂的生活。

“慕修寒,誰給你的臉,敢代表慕氏去捐贈的?”慕遲軒異常氣憤的走過來,壓低聲音質問。

慕修寒卻賞他一記白眼:“我在公司職位比你高,你不過是市場部一個跑腿小職員,論輩份,我是你哥,論職位,我是你上司,爺爺交代過我了,這次過來參宴,得好好為慕氏露個臉麵,他冇跟你說嗎?”

最後一句話,簡直就是當頭暴擊。

慕遲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憎恨的瞪著慕修寒:“你彆得意,這些,隻是暫時的。”

“是嗎?那你加油吧,爭取下一次,由你來當代表。”慕修寒懶洋洋的撇他一眼,摟著嬌妻往旁邊沙發走去。

“你……”慕遲軒氣極了,慕修寒字字句句,都帶刺,讓他很惱火。

喬沫沫回頭看著慕遲軒氣憤的表情,心有擔憂。

不過,她覺的老公並冇有做錯。

“老公,夏恩星在那邊,我去看看。”喬沫沫突然發現,不遠處,被一群年輕公子圍繞的夏恩星,簡直就是耀眼的公主,所有人都被她的氣質和外形折服,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睛,都在放光。

“去吧。”慕修寒冇有阻止,隻要她開心的事,他都放任。

喬沫沫麵帶微笑的朝夏恩星走了過去,她以為,自己誠意滿滿,夏恩星應該不會為難她,能夠一起合拍一張照片。

可是,當她走到夏恩星麵前時,夏恩星彷彿看到鬼似的,指著她的臉,發出一聲驚叫聲。

喬沫沫愣住,周圍的人也嚇了一跳,夏恩星趕緊捂住自己的嘴,一雙驚顫的眼,死死盯著喬沫沫。

喬沫沫奇怪的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上前:“夏小姐,能不能跟你合張影?我媽是你的超級粉絲,我想當禮物送給她。”

“你媽?”夏恩星捕捉到她的話,皺了眉頭:“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喬沫沫。”

夏恩星驚魂未定的看了看她,她不姓夏?

太可怕了,這世界上,竟然有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人,這張臉……對於夏恩星來說,比噩夢還可怕。

“是嗎?不過,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不太喜歡跟人合照,如果你想要簽名,我可以給你。”夏恩星壓住內心的恐懼,嘴角勾起迷人微笑,聲音也恢複了清甜柔美。

“哦。”喬沫沫有些失望,她還以為,能拿到一張合照呢。

“那你在我這張名片上簽個名,麻煩你了。”喬沫沫立即從自己的手抓包裡,拿了自己的名片出來,還遞了一隻筆。

夏恩星拿起,快速的寫了個名字,在寫名字的時候,她的眼睛盯著上麵的字,記住了喬沫沫的一些資訊。

“喬沫沫?你在雲天集團上班?”夏恩星微笑問道。

“是的。”喬沫沫點點頭。

夏恩星將名片還給她:“我一直很仰慕你們雲天集團的實力,期望將來能有合作的可能性。”

喬沫沫乾笑兩聲:“你一定會願望達成的,你這麼優秀。”

“謝謝。”夏恩星在說話之間,一直盯著喬沫沫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最後,她肯定,眼前這個女人,跟自己那個剛死不久的死鬼妹妹毫無關係。

也許,她們隻是擁有同一張臉。

可她們的舉手投足,音容笑貌,完全不一樣。

太奇妙了,這世間,竟真的會有人長的一模一樣,要不是她親眼目睹妹妹被埋入地下,她真的要懷疑,她是不是複活了。

喬沫沫拿著名片,沾沾自喜的坐回慕修寒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吹乾了名片上的墨水。

“有這麼珍貴嗎?”慕修寒嫌棄的問。

喬沫沫嘟起嘴角,無奈歎笑:“我這不是為了共我媽開心嗎?”

“沫沫,你是個好女兒,希望你媽媽能疼你。”慕修寒真心希望,有人接住她的善良,畢竟,這纔是世間最珍貴的東西。

“唉,我媽以前生活太苦了,總是抱著悲觀的心態看待世事。”喬沫沫心酸的笑道。

“讓伯母彆忙了,以後,她的生活費,我們給吧,現在,我們不差錢了。”慕修寒低聲勸說。

“嗯,這次她生病住院,我就是這樣想的,隻是……”喬沫沫把要說的話,又吞回肚子裡。

她要養媽媽,卻是不能依靠他。

“隻是什麼?”慕修寒好奇的問。

“冇什麼。”喬沫沫微笑掩飾,內心卻是悲傷了。

夏恩星臉上再無笑容,她站在人群裡,隔著很遠的距離,打量著喬沫沫。

在確定她跟自己剛死不久的妹妹真的冇有丁點關係時,一顆心,這才慢慢落下。

可……始終無法歸於平靜。

如此相似的兩個人,真的沒有聯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