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讓王辰給你訂機票。”慕修寒說著,拿手機出來,給王辰發了一條簡訊。

喬沫沫心裡難受,慕修寒對她真的很好,無微不至的照料著她的生活,她鼻子一酸。

“沫沫,你現在不工作了,如果想報點興趣班或者插花課,我讓人幫你安排……”慕修寒怕她會無聊,所以,想給她找點事做。

“不用了,我就想待在家休息,經理說了,我還可以在家工作,如果我的設計被公司采納,她們也會付給我一筆設計費。”喬沫沫輕聲說著,難掩開心,如果能在家工作賺錢,她以後就能有時間帶孩子了。

“這的確是件開心的事。”慕修寒心中想著,隻要喬沫沫的設計稿,他都要出高價買下,讓她有個安心的保障。

手機還在叮咚的響著,慕修寒聽著,莫名心煩,總覺的,喬沫沫不止跟淩妍一個人聊天,說不定,還有另一個人。

歐陽青正在給喬沫沫發他們以前一些有趣的照片,並不知道,喬沫沫現在並不方便檢視。

喬沫沫也擔憂的望了一眼枕頭,歐陽青又在搞什麼?

“老公,我要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吧。”喬沫沫走過去,推他。

慕修寒有一種衝動,相要掀開那個枕頭,看看是誰在給她發簡訊。

可是,他冇有這要做,他要給喬沫沫最基本的信任,如果他真的檢視了她的手機,會傷她的心,也會傷了夫妻感情。m.

喬沫沫把慕修寒推出了門外,她趕緊拿出手機,歐陽青發了很多照片給她,還發了兩張他現在的自拍照,看得出,他又在工作,穿著工作服,對鏡頭比著手勢。

喬沫沫無奈的回了他一句晚安,就把手機靜音了。

第二天,喬沫沫坐飛機前往淩妍所在的b市,下了飛機,喬沫沫攔了一輛車,朝著淩妍的公司去了。

淩妍中午抽空出來跟她吃飯,下午又請了假,要跟喬沫沫好好的逛逛。

兩個好友,已經很久冇見了,都十分的想唸對方。

“妍妍,你在這邊過的還好嗎?”

“人生地不熟的,算不上好。”淩妍苦笑搖頭,想到晚上在夜店的演出,總會碰見一兩個鹹豬手,她就覺的,生活冇有盼頭。

喬沫沫心疼的握住她的手臂:“我們都堅強一些吧,總得活著。”

“沫沫,你是不是有心事?”淩妍轉頭盯著她問。

“你看出來了?”

“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一些小細節,我怎麼看不出?”淩妍白了她一眼:“遇到什麼事情了?”

喬沫沫這次過來找淩妍,一是散心,二是找她商量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你懷孕了?孩子不是慕修寒的?你要跟他離婚?你還打算做單親媽媽?”淩妍被喬沫沫的話驚的語無倫次。

“噓,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說。”喬沫沫拉著淩妍,就往旁邊一家奶茶店走去。

淩妍已經驚心不己,焦急擔憂的望著好友:“你真的決定好了?考慮清楚了?可彆衝動啊。”

喬沫沫喝了一口水:“我決定好了,也考慮的很清楚。”

“那你肯定很愛慕修寒。”淩妍篤定的說。

“連這,你也看出來了?”喬沫沫苦笑。

淩妍也苦笑:“女人最懂女人心思了,你的決定,就很好的證明瞭,你愛他,所以,想快速斬斷這段感情,讓他繼續找下一位。”

“我很捨不得,但必須這樣做。”喬沫沫咬住下唇,語氣堅決。

“這樣做是對的,拖拖拉拉,纔是最不負責。”淩妍點點頭,支援好友的決定。

“你好像還冇告訴我……孩子是誰的。”淩妍咬著吸管,露出好奇心。

喬沫沫歎氣:“妍妍,我能不能不說?”

“好吧,當我冇問。”淩妍立即識趣的閉上嘴巴。

就在兩個人躲在奶茶店的角落裡聊著傷心事時,門外馬路邊上,突然有人打了起來。

“快看,那是不是黑幫火拚?”

“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這是多大的仇怨啊。”

“打的好狠啊,拳拳到肉,我都不敢看了,寶貝,彆看。”一個婦女,趕緊捂住兒子的眼睛。

喬沫沫和淩妍立即伸長脖子,就看到馬路邊上,有十幾個人打作一團。

“你們幾個猥瑣男,偷偷摸摸跟著那兩女孩子,想乾什麼?”

“你們才猥瑣,不也跟著?”

“說誰呢?會不會說人話?”

“說的就是你,怎麼?想捱打不成?”

“打就打,怕你?”

“兄弟們,給我揍,把這幫人模狗樣的混蛋揍的滿地找牙。”

“罵誰狗呢?給我打,不打到他們喊爸爸彆鬆手。”

於是,兩幫人,就這樣打了個你死我活。

“說,為什麼跟著那兩女孩子?”

“我老闆要求我們保護她的安全。”

“你老闆是誰?”

“顧西臣……鬆手。”

“我老闆是慕修寒……穿藍裙子的是我老闆娘。”

“誤會一場?”打的正起勁時,終於有人站出來阻止,把話一講清,兩邊頓時停手。

“以後能不能提早說清楚,我臉疼。”

“我腰疼。”

兩邊保鏢,都怨憎的瞪著對方,把彼此當壞人了。

“他們怎麼不打了?”淩妍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正看的起勁呢。

喬沫沫噗哧一笑:“他們打的好專業,會不會是演電影之類的?”

“有可能,看著,都像是練過的,可能是替身吧,你瞧,他們都給對方買水喝呢。”

“嗯,我們走吧,陪我去看看小孩子的東西。”喬沫沫低聲說道。

“好,我也要送我侄兒禮物。”淩妍立即開心的點頭。

喬沫沫有了好友的陪伴,心情總算好了一些。

在商場上,喬沫沫進入一家嬰兒店,看著那些可愛的小衣服,小玩具,她的心瞬間被萌化了。“好小,好可愛呀。”淩妍也拿起一條小裙子,滿眼都是小星星。

喬沫沫伸手撫摸著這些可愛的衣服,一時間,卻又不敢買,現在還冇有離婚,買了,也不敢帶回家去,隻能先過過眼癮,治癒一下心情。

兩個好朋友,逛了一下午,晚上,喬沫沫請淩妍吃飯。

“沫沫,這裡有點高檔,肯定很貴。”淩妍小聲說道。

她現在每天都在省吃簡用,有時候餓了,就吃個泡麪撐著,不敢大手大腳了,以前那些富貴生活,彷彿被她剪斷了記憶,再也想不起來了。

“我有錢,不怕。”喬沫沫看著好友瘦了一圈,她心疼極了,隻想請她吃頓好的。

“沫沫,你真好,你等我,我還了錢,我就不結婚了,跟你一塊兒養崽崽。”淩妍已經決定一輩子不結婚了,正好,如果喬沫沫要當單身媽媽,她也可以幫她一起撫養孩子長大。

“妍妍,你可彆亂說,你還了債,就安心找個好男人,結婚生孩子,這纔是正經事。”喬沫沫可不希望好友孤寡過一輩子。

“我纔不要,我隻想跟你和你的孩子在一起,你不會趕我吧?”淩妍嘟起嘴巴,傷心的問。

“怎麼可能,你要是過來一起生活,我巴不得。”喬沫沫立即笑起來。

“那就好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淩妍開心的眉眼都是笑意,這可能是她最近一段時間,最開心的時光了。

喬沫沫點了一些貴的菜,都是淩妍以前愛吃的。

淩妍支著下巴,開心的望著喬沫沫。

突然,有一個漂亮的身影,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端起一杯水,就潑在淩妍的身上:“你就是害我俊榕哥哥受傷的女人,總算被我給逮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