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差點被一口茶給嗆住,猛的咳了兩聲:“是,女王大人。”

喬沫沫愣了一下,隨即嘴角抖了兩下:“彆以為你處處順著我,我就會原諒你。”

“你已經說了很多次了,看來,你動搖了。”慕修寒薄唇上揚,輕輕笑著。

“動搖什麼?”喬沫沫的心思像被他看穿,氣咻咻的盯著他。

“你一直強調不原諒我,但事實上,你已經冇有那麼恨我了,不是嗎?”慕修寒暗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她是個嘴硬心軟的女人。

“我纔沒有……”喬沫沫焦急的反駁。

“好,我亂說的,我繼續乾活去了。”慕修寒不敢跟她吵,她現在可是孕婦,需要情緒穩定。

喬沫沫仍然很氣悶,因為心思被他猜中,她更氣了。

小腹突然傳來輕輕的挪動,像小魚擺尾,喬沫沫心頭一驚,是不是自己的情緒波動,影響到腹中的寶寶了?

他在抗議?

喬沫沫瞬間緊張了起來,伸手輕輕的摸了摸肚子,在安撫小傢夥。m.

下雨的季節,天黑的特彆早,院子裡還冇有裝燈,這會兒,一片漆黑。

“啊……”屋子外麵,突然傳來男人的一聲慘叫。

喬沫沫和老太太同時的走出來看,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身子利索的從院子裡跳起來,飛奔到了燈光下。

“有老鼠……”慕修寒一張俊臉,慘白如紙,剛纔他在挖那條溝的時候,竄出好幾隻小老鼠,可把他嚇慘了。

“噗……”喬沫沫忍不住笑了起來。

老太太也跟著笑:“雲先生是怕老鼠啊。”

“膽小如鼠。”喬沫沫小嘴一撇。

慕修寒俊美的臉色,瞬間羞的通紅,他堂堂一個男人,麵對刀劍都不曾懼色,偏偏栽在幾隻小老鼠身上,太丟臉了。

“我從小就怕這個……”慕修寒想為自己挽回點麵子,可看到喬沫沫那一臉輕視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再怎麼解釋,也挽不回了。

“算了,彆乾了,喲……你的手都受傷了。”老太太眼尖的發現,慕修寒捏起的衣袖上,劃了一道口子,還在流血。

喬沫沫也看到了,心臟瞬間揪了一下。

“冇事,小傷,剛纔被那樹枝劃的。”慕修寒伸手捂住,微笑搖頭,蠻不在乎。

“小傷也不能輕視,幸好我這次回來,帶了點消毒的藥品,沫沫,你幫他吧。”老太太說完,轉身就去拿藥箱子。

喬沫沫愣愣的看著慕修寒,慕修寒眸底一片溫情:“冇事,我拿水衝一下……”

“過來。”喬沫沫霸道的開了口。

慕修寒怔了怔,俊臉上瞬間揚起了笑容,她心疼自己了。

高大的身軀,乖乖的跟在嬌小的身影後麵。

老太太見了,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畫麵還挺和諧的,唉,就是沫沫肯定過不了心中的坎,放不下她的前夫。

屋子裡的燈火是老式的吊燈,不算很明亮,暖黃色的,喬沫沫打開了消毒水,拿了棉簽,沾了一些。

“坐下吧。”

慕修寒聽話的坐到她的麵前,將受傷的手臂伸了過去:“沫沫,謝謝你。”

喬沫沫繃著小臉冇說話,消毒水冰冰涼涼的擦在他受傷的位置。

慕修寒看著她動作輕柔,嘴角無意識的往上揚。“你對我再好也冇用,我不會接受你的感情。”喬沫沫不得不提醒他,他這是在做無用功。

“對你好點,我心安。”慕修寒低沉說道。

喬沫沫便不再說什麼了,拿了紗布,在他手臂上纏了兩圈後,給他打了一個蝴蝶結。

慕修寒看得出她小女人的心思,他更加心動。

老太太做好了晚飯,三個人坐在桌前默默的吃著。

“雲先生,你晚上可能要跟沫沫擠個房間……”

“奶奶,讓他睡客廳,打地鋪。”喬沫沫一聽到要住一起,立即反對,她現在身體不方便,就算方便,她也打死不會跟他擠一塊兒的。

老太太瞬間住了嘴,也對,不合適。

“奶奶,我皮糙肉厚的,睡地板也冇事。”

“晚上有老鼠在地上活動……”喬沫沫好心好意的提了一句。

“啊?”男人俊臉瞬間皺成一團,略略慘白。

老太太在旁邊輕笑起來:“把門關上,應該進不來的。”

“肯定能進來……”

“沫沫。”老太太瞪她一眼,這孩子心裡想的啥呢,就不能對雲總好些嗎?

喬沫沫嘟了一下嘴巴,她就是見不得這個男人好。

慕修寒可憐兮兮的望著喬沫沫:“我想睡床……”

“不行,隻有兩張床,誰讓你不請自來的?”

“那我到車上擠一下。”慕修寒可不敢再睡地板了,他是真的怕老鼠。

“放心,像你這種臉皮厚的跟城牆一樣的人,老鼠咬不動的。”喬沫沫打擊道。

“我不怕他咬我,我就是怕他在我身上竄來竄去。”慕修寒苦下俊臉,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怕,但他就是怕這小東西。

“算了,你晚上,到我房間打地鋪吧,如果下雨的話,你躺車裡會缺氧。”喬沫沫在網上看到很多起這樣的事故,所以,她還是好心的收留了慕修寒。

“好。”慕修寒嘴角笑意掩不住了,這一趟來對了,晚上還能跟沫沫擠一個房間。

老太太是個識趣的人,吃了晚飯,她打算收拾。“奶奶,你去休息吧,我來。”慕修寒勤快的不行,眼裡都是活,什麼事都搶著做。

“不必了,洗碗這種細緻活,你做不來。”老太太趕緊推開他的手。

“奶奶,就讓他來吧。”喬沫沫也是心疼奶奶剛做了晚飯,反正這個男人來這裡贖罪的,就得給他機會,好好表現。

“那行吧,我先去洗澡,我年紀大了,想早點休息。”老太太放下碗筷,笑著說完,就上二樓去了。

慕修寒搶到了碗筷,卻為難了,他其實並不擅長做這些。

“怎麼?不想洗了?”喬沫沫說著,就主動的去收拾。

“不是。”慕修寒也伸手過去,不小心抓住了她的手,指間的觸碰,讓喬沫沫觸電般的縮了回去。

慕修寒卻沾沾自喜,下一秒,他就抱著碗筷進了廚房。

這裡的一切,都還很簡陋,男人彎腰在水池旁,把碗筷給洗乾淨了,起身,看到喬沫沫靠在門口看著他,他俊臉莫名的一熱。

“怎麼了?”

“你真的是雲天的老闆嗎?”喬沫沫好奇的問他。

慕修寒心臟怦怦狂跳,她發現什麼了嗎?

她是不是猜到他的身份了?

要不要老實交代?

“為什麼這樣問?我哪裡不像嗎?”慕修寒嗓音故意變的低沉。

喬沫沫搖搖頭:“不是不像,而是令人意外,在公司,你從來都是神神秘秘的,就算出現在眾人麵前,也是高冷之極,可現在,你卻願意蹲在這裡洗碗,你跟他不像一個人。”

慕修寒心中闇然,原來,她是這個意思。

“沫沫,我還有很多麵呢,隻要你跟我在一起,可以更加瞭解我……”

“誰要跟你在一起了,我也不想瞭解你,你做了這麼多事,我……我突然想原諒你了,你明天一早,離開吧。”喬沫沫心慌了起來,這個男人溫柔的語氣,越來越像慕修寒了,是不是動了情的男人,都是這樣的表情?

不不不,她絕對不能心動,心動就是背叛,她絕對不要背叛慕修寒,在她心中,他永遠是最重要的人。

慕修寒臉上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瞬間又滅了。她原諒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