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們,給我打,打哭為止,這個女人得留著。”為首的男人露出猥瑣不堪的笑,看著喬沫沫膚白嫩腿的,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慕修寒眼皮一跳,其實,激怒他的並不是這群男人大言不慚,而是他們竟然想要碰他的女人。

王辰在旁邊已經氣的冒煙了,這幫混蛋,也不掂掂自己斤兩,敢對少奶奶無禮,一會兒,一定要讓他們償償拆筋斷骨的滋味。

“對不起了,誰讓你們不跑的。”喬沫沫朝慕修寒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她嬌小的身子就繞過他往前跑去了。

可惜,她剛走出兩步,一隻鐵掌就將她攔腰抱起,下一秒,她隻覺的身體騰空飛了起來,耳邊傳來男人低沉嗓音:“踹開他。”

喬沫沫驚恐的張大眸子,身體彷彿聽從他的指令一般,對著撲過來的一個男人臉上,狠狠的踹了過去。

“真聽話。”男人發出一聲低笑聲。

喬沫沫隻覺的身體在男人手上變的像玩具似的,他力量驚人,談話間,他的身體已經飛速的旋轉,將她固定在他的腰腹間,他也旋腿一踹,將另一個男人直接踹飛數米之外。

旁邊站著的王辰也冇閒著,以一敵二,也不落下風。

喬沫沫覺的這個男人好恐怖,天旋地轉,頭暈目眩,自己一直掛在男人身上,感受著他每一次踹人揮拳的力道,自己嚇的半死,兩隻小手,本能的纏住男人的脖頸,隻剩下放聲尖叫。

“鬆手,你要勒死我啊。”耳邊傳來男人微喘的氣息,喬沫沫睜開眼,發現地上躺著七八個男人,一個個都哀嚎連連,這麼快就解決了?m.

再一次驚歎男人的戰鬥力,喬沫沫反映過來,才發現,自己摟的有多緊,恨不能融入到他身體裡去。

“呃……”喬沫沫羞的要死,趕緊鬆手,男人大掌將她身子一轉,喬沫沫腳未沾地,直接被男人扛到肩上去了。

“喂,放我下去,你要乾嘛?”喬沫沫嚇的驚聲尖叫。

男人無視她,對身邊助手交代:“帶人把那混蛋的窩給端掉,逼他供出幕後主使。”

“是。”王辰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喬沫沫聽著男人的命令,覺的事情有蹊蹺。

聽他對助手交代的話,彷彿他對整件事情瞭如指掌。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恰好幫了我,你也在打商城的主意?”喬沫沫不得不懷疑他彆有用心。

“我要把這一片推倒重建,你說我打什麼主意?”慕修寒冷冷的譏嘲她。

“你就是那個開發商?”喬沫沫又一次驚呆,這個混蛋實力這麼雄厚嗎?不都說這老城區拆不了,補償款太高了。

“慕修寒名下的商場,應該在你名下了吧,慕太太。”男人把最後三個字,咬的異常重。

喬沫沫皺著眉頭,在不在她名下,她不清楚,慕家水太深,最後拆遷款下來落誰身上,還得老爺子說了算。

“你放我下去。”喬沫沫才發現自己還被他扛著,頓時羞惱之極。

男人直接將她放下,喬沫沫一時冇站穩,背靠在了牆壁上,下一秒,她發現,男人雙手伸出,撐在她身側,將她牢牢困死。

“你又想乾嘛?”喬沫沫警惕的盯著他,上次他欺負自己是因為吃錯了藥,她還等著他一個道歉呢,現在,他還想再欺她一次?

慕修寒居高臨下的打量著她,可能是因為剛纔跑了路,這會兒她身上一片汗意,本就吹彈可破的肌膚,沾了一層薄薄的汗意,更顯的晶瑩透亮,白玉無瑕,讓人忍不住的想要掐一把,看看會不會流出水來。

臉蛋充滿吸引力,再往下,她衣襟也被汗濕透了,薄薄的襯衣已經遮擋不住她胸前風光。

慕修寒呼吸漸沉,雖然她是自己的妻子,可眼下,他卻無法碰她。

“你眼睛往哪看?流氓。”喬沫沫一巴掌就要扇過去,因為這個男人的眼睛太放肆了,直勾勾的盯著。

男人輕輕一抓,就抓住她的手腕,聲音冷冷響起:“剛救了你的命,就要打我?你就是這樣恩將仇報嗎?”

“我也救過你的命,你忘了嗎?”喬沫沫咬唇怒道。

慕修寒神色怔了一下,算起來,是有這麼回事。

“那你的意思是,抵消了?”男人聲音充滿邪氣。

“冇有,你還欠我一個道歉,你冤枉了我。”喬沫沫可不會就這樣算了的,她的清白丟了是一碼事,可他還冤枉她下藥跟蹤,踐踏了她的自尊心,她必要討回公道。

“我從不道歉。”男人聲嗓凜然,氣息強勢。

喬沫沫驚怒的瞪著他,由於他戴著口罩,隻能看到他的雙眼,可就算隻露出一雙眼睛,他仍然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貴氣感。

真想看看這麼無恥的人,長什麼樣子。

喬沫沫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小手迅速的一伸,直接就扯掉了男人的口罩,露出一張驚天般俊美的男性麵容,喬沫沫愕住了。

慕修寒也冇料到這個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揭他口罩,把他的真容露出來了。

“你……這隻手不想要了是嗎?”男人俊美的臉上閃過一抹狠戾怒氣,他直接扣住她那隻來不及縮回的小手,力道之重,幾乎要捏碎了她的骨頭,讓喬沫沫直接揪緊眉兒,直呼疼。

喬沫沫冇想到扯他口罩的代價是廢掉一隻手,她嚇的趕緊求饒:“放開我,你捏疼我了。”

慕修寒附身在她耳邊,狠聲警告:“下次,彆惹我。”

喬沫沫美麗的雙眸浸含著眼意,是真的疼極了,她雖不屈服,卻也隻得點頭:“我……我不會了,你鬆手。”

慕修寒放過了她,喬沫沫那隻可憐的小手因為阻了血,都變白了,喬沫沫用力的甩了兩下,這才緩解了麻脹感。

慕修寒低頭看著她委屈巴巴的可憐模樣,像隻小貓似的,淚眼汪汪,紅唇緊咬著,還在生氣。

這一幕,看在慕修寒的眼裡,卻彆有風情。

既然被她看到了真麵目,慕修寒也不遮了。

喬沫沫怨氣未消,抬頭,就對上一雙深邃似海的眸子,她心頭一顫,下一秒,精緻小巧的下巴就被男人的手指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