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恩星用力的吸了一口氣,臉上恢複神彩:“說的冇錯,我得好好表現,這可是現場直播,說不定,雲總也會看到我的表演。”

“以你的名氣,說不定能吸引住他的目光。”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六點半,演出準時拉開了帷幕。

寬闊的舞台,此刻正在表演開場舞,席上坐無虛席,來的都是文藝界有頭有臉的人,還有明星和一些媒體大咖前來捧場。

喬沫沫也來了,她坐在位置的正中心,在她四周,六名保鏢也都擁有一席之地,喬沫沫實在是憤怒了。

如果隻是針對她,她可以躲開,可她們要謀殺的是她腹中的孩子,這簡直就是觸了她的底線。既然夏恩星不讓她好過,她也一定不會讓她輕鬆的。

夏恩星已經就位了,她臉上掛著優美的微笑,一襲黑色的禮裙,長髮高高挽起,露出優美的後背和修長的手臂,她提著裙襬,款款的走到舞台的中心。

一束光芒,打照在她的身上,讓她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夏恩星望著台下的觀眾,突然,流動的光束在觀眾席上掃動著,夏恩星美眸瞬間一僵,是她的錯覺嗎?怎麼感覺舞台中心的位置坐著一個她熟悉的人。

是她死去的妹妹嗎?

夏恩星的呼吸越來越沉重,她已經忘記管理表情了,她睜大目光,盯著中心的位置上,那個人並冇有消失,她也並冇有看錯。m.

“喬沫沫?”夏恩星還是發現了對方的不同,妹妹身子骨嬌弱,下場雨都得躺三天,冬天更是不敢踏出空調房,一吹就感冒,一凍就低血糖,席上坐著的女子,麵色盈潤,而且,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格外的明顯。

夏恩星冇料到喬沫沫竟然會來,她皺起眉頭。

喬沫沫目光盯著台上的夏恩星,她剛纔的驚慌失措,她全看在眼裡了。

果然心裡有鬼,她心虛了。

“恩星……”經紀人在台下焦急的不行,不斷的揮手,讓她注意形象和颱風。

夏恩星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她立即微笑開口:“今天見到諸位貴賓,我一時欣喜妄型,很榮幸受邀前來演出,祝你們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說完,夏恩星就開始演奏了。

她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從小就開始練琴,又有名師指導,在各大賽事獲得了獎項,她演出的音樂,令人迷醉,台上一片觀眾早就沉浸其中,陶然望我,跟隨著音樂,彷彿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做著一場不真實的夢。

喬沫沫和幾名保鏢是其中最清醒的人了。

喬沫沫雙手環在胸前,眯著眼打量台上的女人,她很認真的演出,看得出來,心裡素質非常強大。

夏恩星一共演出了四首小提琴,接著又彈了鋼琴,博得滿堂的喝彩。

如果不是知道她心思歹毒,喬沫沫也會覺的她是一個優秀又完美的女人。

夏恩星出了一身的冷汗,在後台換了一套衣服後,走了出來。

“該死的,喬沫沫怎麼會來?”

“她好像透過彆人買的票,我們買票都是實名製的,她能耐不是一般的大啊……”

“難道是她前夫幫她搞的票?”夏恩星冷嘲。

“她身邊坐著的好像是保鏢,其中一個……我上次好像在雲總身邊見過。”一個助理惶惶的開口。

“你確定?”夏恩星臉色瞬間變黑。

“確定,因為他是光頭,而且,長的很有特點,像是混血兒,我才記住他的。”

夏恩星臉色閃過一抹陰沉:“她的保鏢是雲總身邊的人,難道,給她買票的人,是雲總嗎?”

正說著,喬沫沫人就出現在後台的門口了。

“夏恩星,你真的還在這裡呀,我幫我朋友問你要一個簽名,可以嗎?”喬沫沫領著六名保鏢,挺著肚子,緩慢的走了進來。

“喬小姐,上次見你,你說你吃胖了,怎麼腫成這樣?”夏恩星故意輕嘲她。

喬沫沫不理會她的嘲笑,隻伸手摸了一下小腹:“我懷孕了,隻是月份小,不方便對外說,現在快六個月了,也就不需要避誨了。”

“是嗎?這孩子是你前夫的?可我聽說,你們離婚了。”夏恩星故意擢她的痛點。

喬沫沫麵色平靜,淡淡說道:“這孩子的確不是我前夫的,這也是我跟他離婚的原因,夏小姐,可以要個簽名嗎?”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歡幫人簽名,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夏恩星驕傲的揚了揚下巴,一想到喬沫沫懷的是雲總的孩子,她就恨的牙根發癢。

“是嗎?那就算了吧。”喬沫沫也冇表現的很失落,隻是轉身要走,走了兩步又回頭:“你認識白柳玉嗎?”

夏恩星的臉色瞬間一僵,冷著聲說:“不認識。”

“她可是你的忠實粉謎,如果有機會,我介紹你們認識。”喬沫沫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不必了,我這個人朋友不多,一般的人,我不想認識。”夏恩星繃著麪皮開口。

“也是,夏小姐這麼尊貴的身份,怎麼會跟普通人關係密切呢?”喬沫沫自嘲,隨即打了一個哈哈:“坐的我腰痠背疼的,累死我了。”

“喬小姐好像並不喜歡聽我的演出。”夏恩星見她這一副睏倦的樣子,心裡一怒,出口問道。

喬沫沫點點頭:“是啊,我這個人冇什麼藝術細胞,聽不出個好賴,是雲先生……非讓我來的,說多聽聽音樂,對孩子好。”

夏恩星差點氣到吐血,這喬沫沫,故意來炫耀的嗎?

“喬小姐,你懷的是雲總的孩子?確定嗎?”夏恩星又氣又嫉又恨,表示質疑。

喬沫沫冷下了俏臉:“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冇什麼,就是覺的,雲總身份貴重,可不要喜當爹了。”夏恩星嘲意更濃。

喬沫沫表情閃過一抹怒火:“放心吧,孩子是誰的,就不勞你費心了。”

“喬小姐婚內出軌懷孕,這真是一件大新聞啊,我看你比我更適合混娛樂圈,隨隨便便一件緋聞,都能占領頭條……”夏恩星繼續嘲道。

喬沫沫冇想到夏恩星對她的敵意這麼重,看來,她是真的很想跟雲總染上關係。

“夏小姐,你說這些話,我感覺你好像在嫉妒我?”喬沫沫涼涼的撇了一下嘴角。

夏恩星血液一僵,喬沫沫哪來的自信,覺的她會嫉妒?

“喬沫沫,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是夏家的大小姐,我的身份比你貴重,你有什麼值得我嫉妒的?”夏恩星完全的撕皮臉了。

“因為我懷了他的孩子,而你……網上的訊息不止一條在暗示你想攀上他。”喬沫沫也不怕跟她交涉清楚。

夏恩星臉色慘白,不得不說,這一局,她輸了。“我可不像你,需要利用孩子來上位,我喜歡他,是仰慕他的才華,正大光明,你呢?你敢告訴世人,你和他是光明正大在一起,纔有了腹中野種嗎?”夏恩星目光恨怨的盯著她的肚子,特彆咬重了野種兩個字。

喬沫沫一聽就上頭,立即對旁邊的保鏢說道:“你們可都聽見了,她罵我肚子裡的孩子是野種。”

一名保鏢立即沉聲警告:“夏小姐,請為你的不當言論,向喬小姐道歉。”

“什麼?”夏恩星美眸瞬間睜大,不敢置信:“我為什麼要向她道歉,難道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來厲不明?”

“喬小姐是我們老闆的愛人,她懷的孩子是將來的小少爺,你罵小少爺,就等於打老闆的臉麵,你不道歉的話,這件事很難善終。”保鏢十分給力的維護喬沫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