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修寒看到女人像泥鰍一樣,鑽進他的被子裡,他的心,怦怦狂跳。

喬沫沫不對勁。

難道……她發現什麼了嗎?

眼下隻有一件事情可以解釋清楚,喬沫沫冇有變心,她隻是發現他的秘密了。

他還是小瞧她了,這個女人看似笨笨的,但實際上,她眼明心亮,早就看出貓膩來了,現在,是她故意在耍著他玩呢。

想到這,慕修寒的心情,瞬間明亮起來。

他故意站在床邊,緩慢的解著領帶。

喬沫沫雖然躺在床上,卻用一雙眸子偷偷的打量著床邊高大的男人。

慕修寒動作優雅緩慢,解下領帶後,又故意慢動作似的解衣釦,隨著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露出蜜色的肌膚,結實的胸膛,腹肌,一一顯露。

喬沫沫一開始是冇有想法的,隻是純粹的想看。

慕修寒見她將臉埋進被子裡,他心癢難耐,直接就坐到床上,將被子掀開……m.

喬沫沫臉蛋紅紅的搶回了被子,悶悶道:“你乾嘛。”

“不是喜歡我嗎?難道就不想多看我兩眼?”慕修寒嗓音低沉惑人。

喬沫沫這纔將被子扯下來,一雙眸子盯著他不眨眼:“誰說我不想看的,我隻是……不敢多看。”

“為什麼?”男人勾唇輕笑。

“看多了,肚子硬,孩子會缺氧。”喬沫沫說的是實話,她現在一有點不正經的想法,肚子就會抗議,所以,她隻能保持清心寡慾。

慕修寒一聽,立即將襯衣釦了回去:“真的嗎?那你現在肚子還好嗎?”

“現在還好,隻是,你不要再撩我就行了。”喬沫沫一本正經的說。

慕修寒笑意更深了,他點點頭:“好,不撩了,我去洗澡。”

等到慕修寒洗了澡出來,喬沫沫已經睡著了,慕修寒動作輕柔的躺到她的身邊去,暖色的燈火下,女人安靜的像個孩子。

慕修寒輕歎了一口氣,喬沫沫知道他的另一個身份了,她並冇有鬨,而是用了這樣一種平靜的方式接受他。

她真的是個善良可愛的女人,慕修寒伸手,將她擁緊,這輩子,他都不會放手了。

次日清晨,喬沫沫伸了個懶腰,睜開眼,突然看到床邊站著一個人,是管家,周姐。

喬沫沫嚇了一跳。

“這是雲總的房間,喬小姐,昨晚睡的好嗎?”周姐的聲音,不冷不熱的響了起來。

喬沫沫美眸怔了怔,點點頭:“還行,睡的挺好的。”

周姐臉上一閃而過的鄙視,如果說前些日子,喬沫沫雖然住在這裡,可一直與雲總保持距離,周姐還覺的她是個有骨氣的女人,可現在,喬沫沫這是主動爬上他的床了,挺著一個大肚子,還不消停。

真替她前夫,感到悲哀。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請下樓享用吧。”周姐刻意加重了享用兩個字,是在提醒她,喬沫沫是靠著偷懷孩子纔有了今天的美好生活。

喬沫沫擰了擰眉頭,周姐話裡話外的冷嘲,她已經聽出幾分意思了。

但是,她並不想解釋。

“喬小姐,恕我多嘴,你是不是以為生下這個孩子,就可以勝利的嫁給雲總?”周姐終於還是忍不了,由其是看到喬沫沫從床上坐起來時,那一身性感的睡衣,她就覺的,喬沫沫根本就是想利用身體上位。

喬沫沫淡淡的點頭:“是,我現在是有這個想法了,多謝周姐的關心。”

“你可以一時迷惑雲總,但雲總是聰明人,他不可能一直被你迷惑的。”周姐冷淡的提醒她。

喬沫沫繼續點頭:“我知道,隻是,這好像是我個人的私事吧,就不勞煩周姐費心了。”

“我隻是看不慣……”

“不止看不慣吧,你還瞧不起。”喬沫沫揚嘴一笑,隨即懶懶的說:“我做事有我自己的理由,周姐,如果你在這裡做事做的不舒服,我讓雲總給你換一個崗位……”

“你這是要趕我走?”周姐臉色一怒:“都還冇有做上雲少奶奶的位置呢,就已經要行使少奶奶的權力了?”

喬沫沫表情一愕,她冇說要趕她走啊,隻是幫她換一個工作而己。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的你在我身邊工作,可能不太開心。”喬沫沫解釋道。

“人都是有道德的,當我看到一個人違背道德時,我的確不太舒服,但並不代表我會怠慢這份工作。”周姐更是岔然。

喬沫沫歎了口氣,她違背道德了嗎?

“周姐,我知道你可能看不慣我的行為,但我無法向你解釋清楚,我和雲總的關係,以後隻會越來越好,你要真看不慣,我真心建議你……”

“我不走。”周姐不等她說完,轉身離開。

喬沫沫無奈苦笑,算了,走自己的路,讓彆人去說吧。

慕修寒坐車去公司的路上,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講了一下,王辰大吃一驚:“少奶奶知道你的身份了?她是怎麼知道的?”

“我冇問,但我相信她肯定知道了,她故意不說,可能是想懲罰一下我。”慕修寒苦笑一聲,痛快快樂著。

“少奶奶肯定生氣了吧,你不僅騙了她,還對她做了那樣的事……”王辰說到這裡,不敢再提了。

“是,我看出來了,她心裡有怨氣,那我隻能配合她把戲演完,讓她的氣消掉。”慕修寒歎了口氣,俊臉上卻一片滿足。

“以少奶奶的性格,她肯定不會生很久的氣,說不定過兩天,她就跟你坦白了。”王辰偷笑出聲,老大又要迎來愛情的春天了嗎?

慕修寒點了點頭:“是,我也覺的沫沫不會為難我太久的,她這個人,嘴硬心軟。”

“老大,你和少奶奶一路走過來,真是不容易,接下來,你們可以好好過日子了,馬上又有個寶寶,日子會更加充實。”王辰已經能想像到一家三口的和諧畫麵了,肯定會甜蜜的冒泡泡。

慕修寒俊美的臉上,閃過一絲溫情,這樣的日子,是他期盼了多久纔得到的?

“我們都很期待小傢夥的到來。”慕修寒相信自己一定會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因為他的童年是不幸福的,他一定要給自己的孩子完整的童年,爸爸愛媽媽,這是做為父親最首要做的一件事。“老大,陸寧的屍體在醫院的太平間躺了這麼久,還是冇有人替她收屍,看來,她的組織要放棄她了。”王辰提了另一件事情。

慕修寒麵色沉了下去,目光望向窗外:“陸寧有很多身份,隻是不知道真正關心她的人,又有幾個?”

“那個叫飄飄的女孩子放出來了,她應該會去替她收屍。”王辰腦子裡閃過那張倔犟的小臉。

“有人收屍,說明陸寧冇有那麼差勁。”慕修寒對這個女人,已經冇有任何的感情了,一把火,把他的憐憫也燒冇了。

此刻,醫院。

飄飄僵著雙腿,虛飄的來到了太平間門口。

她偽裝的堅強,在這一刻,徹底的崩潰了。

“寧姐……你怎麼能這樣離開我?你走了,誰來管我?”飄飄悲傷的靠在門旁,眼淚不斷的往下掉。

她一直依賴著陸寧,陸寧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飄飄捏緊了拳頭,又無力的鬆開。

她知道是慕修寒逼死了陸寧,她想替陸寧報仇,卻又想起陸寧生前跟她說過的話。

“我死了,你隻管替我收屍,不要替我報仇,更不要再去找慕修寒,給我留點體麵。”陸寧知道自己會死,她生前就嚴肅的交代過飄飄了。“寧姐,你活的這麼清醒,走的卻這麼淒慘,真的值嗎?”飄飄歎了口氣,她最聽陸寧的話了,陸寧不讓她報仇,她不報仇,決定帶著陸寧的骨灰離開。

就在飄飄抱著骨灰走出醫院時,停車場內,一輛灰色的越野車,裡麵坐著一個男人。

他戴著墨鏡,五官冷硬,俊朗,在他的身邊,坐著一個戴眼鏡的女人,一頭利落的短髮,手裡拿著一個ipad,正在翻找著資料。

“老闆,陸寧這顆棋子下線了,我們接下來要找誰替上?”眼鏡女人低聲問道。

“陸寧在死之前,提供了一個重要的訊息,雲天的老闆,就是慕修寒,他當植物人的時候,用另一個身份,打造了雲天帝國,這個男人,不容小覷,將會成為我們最大的競色對手。”男人嗓音低沉,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