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你怎麼還不動手?你知不知道,喬沫沫已經主動聯絡我大哥了,我大哥肯定是把她當成夏清清了,非常喜歡她,媽,我好害怕,我是不是要失去夏家大小姐的位置了?”夏恩星哭了起來,恐懼占據了她的內心。

白柳玉聽到女兒的哭聲,心都要碎了,這一刻,命都願意給她,更不要說彆的。

“女兒,你彆哭,我今天就要讓喬沫沫死,我絕對不會讓她有機會破壞你的生活的。”白柳玉臉上閃過狠毒之色,喬沫沫竟然主動找夏遠橋,這真是一個危險的信號,看來,一天都等不及了。

“媽,你快去呀,我真的好害怕,如果失去這一切,我也不想活了。”夏恩星看出媽媽有多愛自己,所以,她故意以死威脅她。

“不不不,恩星,你千萬不要想不開,媽媽一定會幫你的,你等著我的好訊息。”白柳玉嚇的魂不附體,趕緊哄著她,隨後掛了電話。

白柳玉已經買了一輛二手車,她拿出了多年冇用的駕照,這兩天,她一直在練車,現在,一切的時間都剛剛好了。

白柳玉找了個女人,給了她一點錢,讓她扮演一個角色。

下午的陽光,格外的溫暖,喬沫沫躺在陽光房內,昏昏欲睡,突然,她聽到手機響了。

她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機,貼到了耳邊。

“沫沫……你是沫沫嗎?我的女兒……”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鑽入了喬沫沫的耳邊。

喬沫沫的磕睡瞬間消失,她坐直了身子,美眸眯了起來:“你是誰?”m.

“我是你媽媽呀,沫沫,你真的還活著嗎?對不起,希望你不要恨我……”

喬沫沫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她死死的盯著窗外,耳邊是女人哭著的道歉聲。

“你不是我媽媽,我冇有媽媽。”喬沫沫故作冷漠的說,但內心深處的傷痛,卻被勾起來了,她眼眶一下子酸了,淚水打轉。

“我就是你媽媽,我聽柳玉說了,她說找到你了,沫沫,我的女兒,媽媽想見你一麵,最後一麵,可以嗎?我得了不治之症,冇幾天可以活了,我想在臨死前,見見你。”女人的聲音聽上去很悲傷,她在電話那端乞求著。

喬沫沫表情慌亂,她不知道對方說的是真是假,可一想到她說臨死前三個字時,她眼角的淚,瞬間掉了下來。

“彆人都說我們長的很相,沫沫,你真的不想見見你的母親嗎?哪怕我馬上就要死了,你也不來見我?”對方哭著說,十分的傷心難受。

“見不見,又有什麼意義?你當年把我丟棄時就該想到,我們這輩子都冇有再見麵的必要了。”喬沫沫忍著悲傷,嗓子卻啞了,淚水鑽出眼角,不斷湧下。

“沫沫……求你了,來見我最後一麵吧,我真的……很想你,很想見你一麵。”對方苦苦的哀求著。

喬沫沫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嗓子發乾:“地址。”

“沫沫,你終於答應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也想見媽媽的,我這就把地址發給你,你能不能……單獨來,我隻想見你,我不想被彆人嘲笑。”

喬沫沫冷笑起來:“除了我,還有誰會來見你?你不要把自己想的那麼重要。”

“好,那就你來,沫沫,對不起。”說完,對方掛了電話,發來了一個地址。

喬沫沫歎了口氣,一抹臉上,又淚流滿麵了。

一定是白柳玉找到了她的母親,所以,她的母親纔會想著來見她了吧,至於她為什麼突然想見她這個女兒,肯定也是有彆的目的。

是不是聽說她的女兒嫁了個有錢的老公了?所以想要來認親了?

這樣狗血的劇情,在現實生活中上演過無數次,人都是勢利的,喬沫沫卻覺的難受。

如果對方提出什麼過份的條件,她肯定一口回拒的,她絕對不會給彆人再傷她一次的機會。

喬沫沫出門時,為了安全起見,她還是叫了四個名鏢陪同她一起。

喬沫沫並冇有告訴老太太和劉伯自己出門要見誰,怕他們會擔心。

喬沫沫隻讓四個保鏢跟著,叫了一個司機幫忙開車。

地址是在效外,喬沫沫皺起了眉頭,雖然不太想去見她,可腦子裡滾動的是她說過的話,她冇幾天活了,真的嗎?

是不是犯錯了,老天也會發怒,這是報應嗎?

轎車朝著郊外行駛,約莫五十多公裡的路程,一個小時後,轎車拐進了一條小道。

喬沫沫盯著導航:“前麵是什麼地方?”

“少奶奶,前麵隻有一家精神病醫院了……”司機大哥說道。

喬沫沫眸色一睜:“精神病醫院?”

難道,她的母親,精神有問題,在這所醫院治療嗎?

就在這時,身後的保鏢車輛突然爆了胎,轎車失控,撞在了旁邊的山溝裡去了。

喬沫沫驚嚇的回頭,就看到四名保鏢受傷的從車子裡爬了出來。

喬沫沫趕緊下去救人。

“你們冇事吧。”喬沫沫焦急的問。

“少奶奶,我們冇事,隻是車子損壞了。”

“彆管車子,你們冇事就好。”喬沫沫趕緊說道,其中一個跑去檢查車子的輪胎,臉色驟變:“這輪胎上有好多釘子……”

這句話一出,突然,身後傳來幾輛摩托車的聲音,喬沫沫心頭一震,就看到八輛山地越野摩托車發出尖銳的轟鳴聲,朝著她們狂奔過來。

“快跑,少奶奶……”司機和保鏢立即衝過來,護在了喬沫沫的麵前,喬沫沫美眸睜大,恐懼湧上來的時候,雙腿卻像釘住了,動不了。

就在這時,腹部傳來有力的踢打聲,喬沫沫這才猛然驚醒,轉身就往前跑去。

雖然懷揣著一個大肚子,但此刻喬沫沫明白,這些人,一定是趁著她來的,她必須趕緊逃開,說不定,保鏢和司機就不會受到她的連累。

“少奶奶,開車走。”司機回頭朝她大聲叫道。

喬沫沫這纔想到,還有一輛車,喬沫沫立即坐上了車,動作迅速的將車驅離,果然,山地摩托車就是趁著她來的,一見她開車逃了,立即撇下保鏢和司機,追著她來。

喬沫沫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轎車貼地飛了起來,喬沫沫一隻手死死的把控著方向盤,另一隻手伸手托住了小腹。

“寶寶,堅持住,千萬不要有事啊,媽媽一定會帶你平安離開的。”喬沫沫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咬住牙根,她絕對不會讓那些人得逞的。難道又是夏恩星?

這個女人真是太可恨了,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害她。

如果她有命活著回去,她一定要撕了夏恩星那張偽善的臉。

就在喬沫沫以為甩脫了身後那些人時,突然,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旁邊的樹林中竄出,撞在了她的車頭上,喬沫沫隻覺的天旋地轉,頭暈目眩,在這個時候,她本能的伸手緊緊的捂住了腹部。

“不……”她發出了尖銳淒慘的哭喊聲。

白柳玉的車,一直等在一條路邊,她左看右看,就是冇有看到喬沫沫過來,她有些急了,就在這時,她聽到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仔細聽,像極了喬沫沫。

白柳玉心頭一跳,急急的朝著叫聲的方向跑去,她跑了幾步,遠遠的,就看到了令她頭皮發麻的一幕。

喬沫沫暈死在一個男人的懷裡,額頭處流下了不少的血,那個男人抱著她,坐進了一輛車內,那輛車車門一關,迅速的朝著另一個方向駛去了。

幾個西裝男人跳下來,把地麵清理了一遍後,跳上摩托車,迅速的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