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嘴角勾起一抹輕笑,伸手,溫柔的摸摸他的小腦袋:“兒子,你就等著看吧,我一定會把獎盃捧回來,給你當玩具的。”

“媽咪最好了,小寶好愛你哦。”小傢夥立即抱住女人的一條手臂,小臉在她手臂上蹭啊蹭。

“小寶,想要看電腦可以,你得幫我一個忙。”女人美眸閃了閃,想到一件事情。

“什麼忙呀?”夏小寶有個不太好的預感,通常媽咪要求他的時候,絕對不是小忙。

“你學了這麼久的電腦技術,是時候展示一下你的成果了,你幫我黑進監控去看看,那個九號……長什麼樣子,他是誰,我要全麵的瞭解這個對手,包括他的長相,喜好,就連他身體狀況,我也要知道。”女人低頭交代兒子,眼下,能幫她,就隻有這個小傢夥了,他自懂事就開始學習黑客係統,雖然隻有三年的學習時間,但他腦子特彆的靈活,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他的技術已經十分頂尖了。

“好吧,我試試看。”小傢夥覺的有難度,但為了哄媽咪開心,再難的事情,他都要挑戰。

女人嘴角揚起了開心的微笑,就在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夏沫沫,聽說你在酒店待了三天了,你這樣真的能有一個好狀態去參加比賽嗎?”一個清冷的女聲傳來,是顧博淵的助手李圓。

夏沫沫就是四年前被人劫走的喬沫沫,有人在她身體裡試過了藥,抹去了她所有的記憶,她此刻已經更名為夏沫沫,而經過這四年的訓練,她已經是全能型的人才了,不管是賽車,還是博擊,或者是她擅長的時裝設計,她都已經攀頂了,這次回國,是她男朋友顧博淵要求的,等到她贏得比賽,他們就可以訂婚了。

“我的事,用不著你替我操心,掛了。”夏沫沫冷淡的將手機掛斷了,扔至一旁,秀麗的雙眸,望著窗外。

她是誰,來自哪裡,她一點記憶都冇有,清醒後,有人把這個孩子放到她的身邊,說是她兒子。m.

她是怎麼有兒子的,她也毫無印象,但她偷偷的驗過兩個人的dna,是親生母子關係。

還有那個清冷的顧博淵,對她忽冷忽熱,時遠時近,他自稱是她男朋友,但因為她背叛了他,生了彆的男人的孩子,所以,顧博淵纔會對她不夠熱情。

夏沫沫毫無記憶,彆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背叛男朋友這件事情,的確挺招人恨的,她還生下了這個兒子,顧博淵生她的氣,也是應該的。

等她贏了這場比賽,站到領獎台上,顧博淵就會出現,會親自向她求婚。

想到這裡,夏沫沫自嘲的笑了一聲,其實,結不結婚,對她來說,好像並不重要了,隻是,她必須要贏了那個九號,這是顧博淵給她的條件。

小傢夥搬了一個電腦,小短腿一跳,坐到了夏沫沫的身邊,兩隻胖嘟嘟的小手非常熟練的操作著電腦,不一會兒,一長串的代碼就出現了。

“媽咪,快看著我,我要黑掉那傢夥的係統了。”小傢夥非常得意的叫嚷著。

夏沫沫側過頭來,一雙美眸盯著兒子的電腦,她大致能看懂一些,但因為她好像天生對數字就不敏感,所以,電腦知識,她也冇有深入學習,她有這個聰明的兒子就夠了。

“呀,對方有強大的防火牆係統,阻擋我的攻擊了,小寶不怕,小寶一定要穿過去……”小傢夥一邊奶呼呼的生著氣,小手更是加快了速度,夏沫沫看著兒子這氣鼓鼓的樣子,忍不住附身下去,在他小臉蛋上親了兩口。

“媽咪,你現在彆親我,我很忙的。”

“不要,就要親,你是我兒子。”夏沫沫望著這張可愛的小臉蛋,實在忍不住。

“等我完成你交代的任務,就讓你親個夠。”小傢夥也很喜歡被媽咪親親,但眼下,他正在跟人戰鬥呢。

“媽咪,這個人好像比我還厲害呢,我怎麼也攻不下來。”小寶有些氣妥,小奶拳握的緊緊的,小臉繃成一張餅。

“冇事的,媽咪相信你,加油,我去睡個覺。”夏沫沫有些睏倦的打了一個哈哈,然後,懶洋洋的踩著拖鞋,往臥室走去。

“媽咪,你安心睡吧,等你睡醒了,我一定會破防的。”小傢夥十分有自信的在她背後叫嚷。

夏沫沫朝後麵揚揚手:“兒子,加油,你是最棒的。”

小傢夥火力全開,他今天一定要看看這個九號賽車手的真麵目。

此刻,雲天集團總部大樓頂層,慕修寒身邊坐著四個頂尖的黑客技術人員,他們正在全力阻擋著一個攻擊木馬,四個人麵色緊繃,冷汗滲滲。

“老闆,這個人好大的膽子,竟然直接攻擊我們公司的防護係統,我這就找人揪出他來。”王辰坐在旁邊,十分生氣,還從來冇有人敢這麼針對雲天。

黑色大椅上的男人,麵容冷峻,精緻立體的麵容,佈滿了陰沉的怒火。

“找到他的位置了嗎?”慕修寒冷眸微微眯起,敢這般挑恤雲天的人,早就被送上天了,今天竟然又跑出一個不知死活的。

“找到了,就離我們公司不遠,帝王國際大酒店……”旁邊一名技術人員,抹了一頭冷汗,快速說道。

“老大,我這就去揪人。”王辰起身。

“我也想去見見這個膽大包天的人。”慕修寒反正無聊,整了整衣襟,很久,冇有人能勾起他的興趣了。

“好的,我下去備車。”王辰立即轉身出去了。

於此同時,帝王國際大酒店頂層的套房內,夏沫沫睡了一覺,精神狀態好了很多,她拿了車鑰匙:“小寶,我出去練會兒車,你餓了自己叫吃的,我天黑之前就會回來。”

“好的,媽咪,媽咪,對不起哦,我還冇搞定那個九號。”小傢夥顯的很低落,他從來冇有敗跡的,可現在……他好像要輸掉了。

夏沫沫臉上佈滿了溫柔的笑意,伸手揉了揉他的小頭髮:“沒關係的,媽咪不著急,這不還有一天時間嘛。”

“嗯。”小傢夥彷彿又有了勇氣,小腦袋用力的點了兩下,他一定不能讓媽咪失望。

夏沫沫拿了一個棒球帽,戴了一個口罩,穿著一件卡其色的長風發,整個人顯的乾練利落,就算是這樣,見了她的人,也絕對相信她是難得一見的大美女,因為,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十分的優雅迷人,會讓人情不自禁的聯想到妖嬈的貓。

夏沫沫站在電梯裡,她已經聯絡了俱樂部,一會兒要過去熟悉賽道。

一樓大廳,門外停了幾輛黑色的轎車,霸氣十足。

中間車門打開,一抹挺拔的身影,彎腰走了下來,他整了整衣襟,氣場清冷的往大廳走去。

跟在他身邊的有屬下和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