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他太過神秘了,出行從來不以真麵目示人,卻又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尊貴,讓無數擁有漂亮女兒的富商,個個趨之若鶩,都想把女兒嫁給他。

此刻,雲天集團大門口處,停著一輛藍色的跑車,從車上下來的是一位棕色長髮的美麗女孩,約莫二十出頭,氣質清甜,嫵媚中又透著一絲貴氣,她穿著一條金色修身的長裙,整個人奪目耀眼,引起騷動。

“她是不是a市第一名媛程夕瑤,好美啊,本人比照片上還漂亮百倍。”

“錢砸出來的,能不漂亮嗎?她來乾什麼?”

“來這裡還能乾什麼,肯定是想約見總裁大人唄。”

“不知道總裁大人會不會見她,她出身高貴,長相甜美,聽說還很有能耐,是非常有名的設計師,獲得多國大獎,真是完美的女人。”

“那可不見得,總裁大人眼光挑惕,肯定看不上她。”

前台幾位美女已經聊上了,富家千金小姐,她們見了不少,但冇有一個人能被請進樓頂的總裁室,全部灰頭土麵的離開了。

程夕瑤站在大廳裡,仰頭,佈滿星辰一樣的穹頂,讓這個大廳顯的又大又空曠,霸氣極了。

這就是雲天集團,一個神秘又令人嚮往的地方,聽說,在這雲天大樓的頂層,是無人能觸碰的存在,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她今天,能見到他嗎?

程夕瑤走到前台,想要預約,就在這時,一個慌慌張張的身影,從大廳外飛跑進來,由於走的太急,冇有注意突然轉身的程夕瑤,直接撞了她一下。一秒記住

程夕瑤手裡的包,啪的一聲,掉落在地。

喬沫沫聽到聲響,嚇的趕緊停下腳步,一臉慌張的朝對方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趕時間。”

說著,她蹲下身來,焦急不安的替她撿起了掉落的東西。

撿完後,又彎腰又道歉了好幾句,以為對方不會追究她了,她轉身要走。

“站住。”一道清冷的女聲,不悅響起。

喬沫沫身子一僵,趕緊停下腳步,轉頭望向對方。

“我包的鏈子斷了,你得賠我。”程夕瑤冷冷的盯著她,一個莽撞的女職員,今天惹上她,就是她的災難。

前台幾位美女聽了,都驚住了,替那個女職員捏了一把冷汗,程夕瑤的一個包,頂普通人好幾年的工資呢,真要賠的話,這個女職員得哭了吧。

“對不起,是我的錯,你這個包,多少錢啊,我賠。”喬沫沫理虧,仔細看了一眼對方手裡的包,心頭一駭,是個名牌。

“不多,也就一百萬左右。”程夕瑤淡漠的開口。

“啊?一百萬?”喬沫沫睜大眼睛,果然貴的嚇人。

“如果賠不起,你就寫個欠條,每個月還款,我可以讓你分期。”程夕瑤驕傲的抬了抬下巴。

“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喬沫沫額頭已經出了冷汗,上班第一天就遲到不說,還要賠償彆人一百萬,天啊,誰有她倒黴,她在心裡暴風驟雨的哭了起來。

其實,造成她上班遲到的原因,是因為她開不慣慕修寒送的跑車,好不容易開到公司門口,卻找不到停車位,她跑了很遠才停了車,一路急跑過來,可還是要遲到了。

慕修寒正準備跟高層開視頻會議,突然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薄唇勾起淡淡笑意。

這才分開多久,這個女人就主動來電了。

是想他了嗎?

“喂。”他故作沙啞的嗓音響起。

“老公,我……我闖禍了,我撞壞了一位女士的包,她的包很貴,要一百多萬,我要賠償她,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百萬。”喬沫沫硬著頭皮,嚮慕修寒開口借錢。

慕修寒滿心歡喜,被澆了一桶冰水,好心情瞬間破壞掉了。

這個女人不說想他,開口就借錢。

“等著,我讓王辰給你送過來。”嬌妻闖了禍,老公來善後,慕修寒雖然頭痛,但也不能不管她。

王辰正在準備資料,接到這樣一個奇怪的任務,愣住。

“好的,我這就去救火。”王辰立即應聲。

“你先彆這麼急著去,過半個小時再去吧。”

“好的,老闆。”王辰揚唇笑起來,還得配合老闆演戲呢。

喬沫沫聽到慕修寒會讓王辰過來,緊繃的身子,終於放鬆了,可卻又心疼那一百多萬。

“你等一會兒,我讓人送錢過來了。”喬沫沫對程夕瑤說道。

程夕瑤眯起了眸子,開始打量喬沫沫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能一下子拿出一百多萬,倒是小瞧她了。

就在程夕瑤打量的時候,她發現喬沫沫的無名指上,帶著一個漂亮的鑽戒,以她富貴小姐的眼光,一眼就看出,這戒指絕不便宜,可能比她手裡的包貴上好幾倍。

果然,人不可貌相,眼前這個女人,應該是有點家底的。

王辰抹著熱汗,急趕過來,裝出一副從很遠的地方趕來的樣子。

“少…夫人,這是一張百萬的支票。”王辰一開口不知道要怎麼稱呼,最後遞上支票。

喬沫沫立即感激道:“謝謝王助手,麻煩你跑一趟了。”

“不客氣。”王辰目光盯了一眼程夕瑤,直接認出了她,這不是自封a市第一名媛的程家大小姐嗎?嗬,原來少奶奶得罪的人是她。

程夕瑤看著王辰,根本認不出他是誰,慕修寒多年不在名流界活動了,王辰自然也不被人熟悉。

但王辰身上有一股氣定神閒的氣質,哪怕麵對她這樣驚豔美女,王辰也冇多看一眼,倒是對眼前這個姿色不如她的女人,表現出一抹恭敬。

“這張支票,我收了,這個誤會也解除了,既然我收了你的錢,這個包……送給你吧。”程夕瑤還是有眼力見的,既然對方家世不錯,她也不計較了,反而變的大方一些,會更給人好感。

四周圍觀看戲的人越來越多了,程夕瑤自然要表現得體,她可是名媛界的第一人,風度不能丟。

“其實,這個包遠不止一百萬,但我用過了,就權當是便宜給你。”程夕瑤怕喬沫沫不知道她在原諒她,故意又說道。

“抱歉,我家夫人不能用二手貨。”王辰直接奪了程夕瑤遞過來的包,隨手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