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沫沫伸手,輕輕的抱了抱她:“我們現在不是又見麵了嗎?對了,那三個孩子是你的嗎?”

淩妍伸手抹了一把眼淚,點頭:“是啊,是我的,你四年前不是也懷孕了嗎?你的孩子呢?”

“我的送去學校了。”夏沫沫相信眼前這個女人不是在騙自己,她也坦誠相待。

“是男孩還是女孩?”淩妍忍不住好奇的問。

“是個男孩子。”夏沫沫微笑答道。

淩妍點點頭:“那就好,男孩子長大了,可以保護你。”

“你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你纔是最幸福的。”夏沫沫實名羨慕這個好朋友,一次性,解決了所有的煩惱,以後再也不用生娃了。

淩妍苦笑起來:“孩子是生的挺多的,就是這幾年把我折騰的夠累,帶孩子太需要精力了,幸好,他們現在長大了,也很聽話。”

“你老公可以幫你啊。”夏沫沫立即說道。

“老公?”淩妍眸子閃過一抹茫然,隨即苦笑自嘲:“忘記你失憶了,沫沫,我冇有老公,這三個孩子是我偷偷生下來的,我這次回國,是因為我有機會見我爸媽一麵,還有就是想回國來找你,上天待我不薄,冇想到我纔回國三天,就見到你了,沫沫,一定是老天可憐我們……”

說著說著,淩妍就哽嚥了,她無法想像沫沫經曆了什麼,也無法再回憶自己這四年經曆過的事情,為了養育這三個孩子,她四年來東奔西走的,吞下很多的委屈和苦楚,但幸好,熬過來了。m.

“你回國,是為了找我?”夏沫沫有些驚訝。

“嗯,我離開前,你說不會換號碼,可是後來,我打你的電話,就打不通了,我以為你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我很擔心你。”淩妍輕歎了口氣:“原來,你真的出事了。”

夏沫沫苦笑:“我其實也剛回國不久,我這四年,一直在國外生活。”

“真的嗎?那你跟慕少爺……也分彆了四年?”淩妍又驚的不行。

“我跟他的關係,一直很好嗎?”夏沫沫愣愣的問,如今有一個好朋友親口證實,那就是真的吧。

“當然了,你很愛他,隻是後來,你婚內出軌了,懷了彆的男人的孩子,跟他離婚了……”

“你剛纔說什麼?我婚內出軌,還懷了彆人的孩子?”夏沫沫聽出了問題所在,瞬間驚愕,可這不對啊,她的兒子,就是慕修寒的,怎麼會是婚內出軌呢?

這其中,有什麼問題?

“是啊,這些都是你以前親口跟我說的,沫沫,你失憶了,可能不清楚,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實情,你可以去問慕大少。”淩妍發現夏沫末一臉蒙圈,生怕自己說了不該說的,隻好不敢多言了。

夏沫沫點了點頭:“聽你這麼說,我的確要找他問個清楚。”

到底,那個男人還瞞了她多少事?

是不想說,還是不能說?

淩妍這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圈夏沫沫,發現她穿著優雅得體,氣質較四年前相比,更加的清貴迷人,相比自己的寒酸,她突然有些自卑了,沫沫如今一定混的很好吧,不像自己,還需要讓三個孩子去賺奶粉錢,唉,自歎不如。

“這是我送給孩子們的禮物,隻是小玩具。”夏沫沫語氣溫柔了許多。

“沫沫,謝謝你,隻是孩子們是過來工作的。”淩妍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收下了她的好意。

“你三個孩子真可愛,由其是那個小女孩,長的像洋娃娃一樣。”夏沫沫真的羨慕慘了。

“是啊,我也覺的他們挺可愛的。”淩妍羞害的笑了起來,一雙眸子,溫柔的望著三個小可愛。三個小傢夥也望著這邊,看到媽咪收下下了禮物,三個小不點都揚起了嘴角,笑的很開心。

夏沫沫要先去忙了,淩妍從工作人員的口中得知,夏沫沫竟然就是這次釋出會的老闆,她更是驚訝的不得了。

“沫沫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她現在是非常有名的設計師,真好,我的夢想呢?”淩妍望著三個小奶娃,當初她的夢想很多,但絕對冇有一項是奶娃娃的,可生活所迫,誰也冇想到,當年她懷揣了三顆種子,等到國外了,她去做檢查才發現,她竟然懷的是三胞胎,當時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她差一點仰鬱了。

幸好那個時候大哥非常支援她,還請了人照顧她,她這纔有勇氣一次性生下三個孩子,兩兒一女,多麼完美的組合啊,隻是,她冇辦法給孩子們一個更好的生活環境,她很怕愧。

“媽咪,你認識那個漂亮阿姨嗎?”淩妍走過來,大寶淩楓立即問道。

“是的,她就是我跟你們經常提起的沫沫阿姨。”淩妍忍不住要跟孩子們分享這個喜悅。

“真的嗎?媽咪找到她了,耶。”小妹妹淩菲立即捂著小嘴,開心的笑個不停。

二寶淩榕也跟著傻樂。

“小楓小榕小菲,你們一會兒上台走秀,一定要拿出最好的狀態來,今天是沫沫阿姨的秀場,你們可不要令她失望哦。”淩妍立即給三個小寶加油打氣。

“放心吧,媽咪,我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是的。”

三個小傢夥十分認真的點頭,淩妍鬆了口氣,雖然帶孩子帶的她快要瘋掉了,但幸好,三個孩子都很懂事,又非常聽話體貼她,讓她在這暈頭轉向的日子裡,有了一絲期許和安慰。

“媽咪,你說我們的爹地在國內,我們現在回來了,你什麼時候帶我們去見見他?”大寶淩楓立即帶頭問道。

“是啊,要是爹地結婚有彆的阿姨和孩子了,我們隻是偷偷的看一眼就離開。”

“嗯嗯,保證不會給媽咪填亂的,不會讓媽咪丟人的。”

三個小傢夥,三雙萌萌的大眼睛,齊刷刷的盯住了淩妍的臉,很期待。

淩妍的臉色有些掛不住了,回想四年前被顧老太太驅趕的那些畫麵,她實在不能帶著孩子上顧家找顧西臣,這四年來,她連他的訊息都冇有打聽過,也不知道他現在有冇有結婚,有冇有生孩子。

隻有一次在國外的街頭,看到一張金融界的海報,彙聚了全世界的金融巨頭,上麵有顧西臣的照片,那時候的淩妍,一人推著一輛嬰兒車,車上躺著三個吃小手手的孩子,她仰起頭,望著那張海報上的男人,一顆心亂亂的,苦澀又難過。

他仍然是站在金字塔頂層的男人,可她……忘記吧,顧家的大門,早就對她關閉了。

她不該幻想還能踏入,她收了顧老太太的錢,就該永遠的消失,再也不要去打擾顧西臣的生活。

“抱歉,媽咪也不知道你們爹地現在在哪裡,我可能找不到他了。”淩妍神情十分的悲傷,難受,是她主動選擇離開他的,她弄丟了那份感情,也丟棄了他,她哪裡還有臉,再重新找回去?

“媽咪,你丟三拉四的習慣真不好,怎麼連爹地也弄丟啦?”小淩榕嘟嘴埋怨。

“就是,以後找到爹地了,你可不能再弄丟了他。”小淩楓也表示嫌棄。

隻有小淩菲伸出奶呼呼的小手手,抓住淩妍的衣角,輕輕的扯了扯:“媽咪,我們一定能找回爹地,對不對?爹地肯定會喜歡小菲菲的,是不是?”

淩妍望著女兒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裡麵盛滿了期待,她心如刀割,痛的不能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