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玲登門問罪,已經給淩妍提了一個醒,就算暴露了孩子的身份,顧老太太也隻會把孩子帶走,根本不會讓她進門的。

因為,她現在是一個失信的小人。

誰又會善待一個小人呢?老太太又怎麼捨得讓這三個孩子跟著她這樣一個不成囂的母親生活呢?

淩妍像是站在懸崖邊上,後退一步,就會萬劫不複。

“楚小姐,我無意針對你,我也不想破壞誰的生活,請你不要為難我,我不會再給你造成困擾的,我以後再也不見顧西臣了。”這要換作以前,淩妍早就甩頭走人了,根本不會拉下臉來,低聲下氣的懇求人。

“你以為嘴皮子動幾下,說幾句保證的話,我就信了你?淩妍,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無恥,貪婪,你拿了顧奶奶的錢,本該徹底的消失,可你倒好,錢花完了,就又想著回來找西臣,把他當成你的提款機了,你這種連臉皮都不要的女人,我不可能會再相信你的。”楚玲恨恨的斥罵她,完全把她當成一個為了錢,不擇手段的惡毒女人。

淩妍氣的發抖,臉白如紙,但她反駁不了,她是走投無路,纔會帶著孩子回國的,她不想再給大哥大嫂造成壓力。

“怎麼?你這什麼表情?我冤枉你了嗎?淩妍,現在是我找上你,善意提醒你幾句,如果讓顧奶奶知道你回國了,又纏上了西臣,你說,她會怎麼對你?你令她太生氣,太失望了,要是你還有一點感恩之心,你就該滾出國外去,永遠不要回來。”楚玲看出淩妍在發抖,她害怕了嗎?原來,像她這樣的壞女人,也是會害怕的,又或者,她是裝出來的,以為楚楚可憐,就能被饒恕。

“求楚小姐網開一麵,不要告訴顧奶奶,我以後絕對不會再跟顧西臣來往,我也不會從他手裡拿走一分錢的,求你放過我吧,我隻想平靜的生活。”淩妍嚇的魂不附體,如果讓顧奶奶知道,後果不堪設想,她可能會失去孩子的撫養權,以後要見他們,也許是一個星期,一個月,不,光是想想那結果,淩妍就會嚇暈。

“如果要我相信你,可以,我要你馬上找個男人,登記結婚,把一張孕檢單交給我,我就放過你。”楚玲冷著臉色,一字一句的教她怎麼做。

楚玲狠狠一顫,難於置信的望著楚玲,冇想到,她竟然提出這種過份的要求。一秒記住

“怎麼?為難了?不想照做的話,也可以,等哪天我心情不爽了,跟顧奶奶聊聊你回國的事情。”楚玲嘴角勾起得意的冷笑,嚇唬她。

“不要……求你,不要這樣做,我一定會照做的,我現在就去找男人……結婚。”淩妍懇求著,早已經驚慌的淚流滿麵。

“我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淩妍,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你要清楚,你是爭不過我的,你現在一無所有,我不一樣,我是楚家的大小姐,將來我跟西臣結婚,我們的財產清單,都得寫好幾頁。”楚玲得意極了,看著淩妍為生活低頭的樣子,真的大快人心。

淩妍眼裡佈滿了驚慌,手指,止不住的,發抖。突然間,要她找個男人結婚?

她上哪裡去找呀?誰又會在這個時候,幫她?

淩妍眼淚瑟瑟往下掉落,她真的很無助,害怕。可是,她相信楚玲說到做到,絕對不開玩笑。

一個星期,她就要找到男人結婚,誰會配合她演這場戲?

王律師?

淩妍的大腦,閃過一張臉,王超之前故意假裝路過她的店,順手進來幫忙,淩妍不傻,他喜歡自己,也好像在追求自己。

隻是,淩妍苦笑,王超根本不知道,她還有三個孩子,如果讓他知道,他肯定會嚇跑的。

淩妍又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異性朋友,一個好的人選都冇有。

淩妍闇然,自己活的可真失敗,原來,冇有父母保護的孩子,她們真的跑不遠,淩妍開始懷念在父母懷時撒嬌的日子,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做,父母就已經把最好的捧到她麵前。她現在也為人父母了,她也想做一個合格的母親,把最好的留給孩子,可她卻冇有那種強大的能力。

“沫沫。”淩妍腦海裡出現了一影子,如今的沫沫,已經變的強大了,淩妍決定找她幫個忙。

淩妍已經無心打理店裡的事情,搬好了貨,她就關了門,打了一個車,來到夏沫沫如今工作的大樓。

淩妍打了個電話約她下樓喝咖啡,夏沫沫如約而至。

咖啡館裡,淩妍神情焦急,夏沫沫一眼看出,忍不住關切的問:“妍妍,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淩妍咬著唇片,點了點頭:“沫沫,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工作了?”

“不會,我下午正好冇事,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夏沫沫望著她憔悴的神情,很是心疼她。

“真的嗎?我還可以把我的煩心事說給你聽嗎?”淩妍臉上閃過一抹喜色,她以為沫沫失憶後,已經不喜歡聽她叨叨無聊的事了。

“嗯,朋友之間,不就是互幫互助嗎?你有什麼事情,我要是能幫上忙的,我一定幫你。”夏沫沫也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友情。

她的性子越發的清冷無溫了,是淩妍望著她的眼神打動了她,那種真誠的東西,夏沫沫為之動容。

淩妍歎了口氣,喝了一口咖啡提神,這纔將她和顧西臣的關係大致的講了一遍,隨後就提到了楚玲今天中午來店裡找她,說的那些威脅的話。

“你不會真的想找個男人假結婚嗎?結婚可不是兒戲,一旦結婚,還會牽扯到個人的財產分配。”夏沫沫比淩妍冷靜,替她分析著箇中的危害。

“我都知道,可我冇辦法,沫沫,我真的不能把孩子暴露,不有讓顧家的人把他們帶走,他們現在就是我的命。”淩妍委屈的紅了眼眶,焦急又不安。

夏沫沫望著她滴落的淚水,心頭一揪:“如果你想要一本假的結婚證,我可以幫你弄來。”

“假的?會被她發現嗎?萬一她知道我弄了一本假的來忽悠她,她一怒之下,真的讓老太太來找我,那我就真的走投無路了,我可能連店都要關門,可那家店,是我傾注了所有的積蓄開起來的,我不能關門,我需要這家店來賺錢。”淩妍焦急的搖著頭,她真的六神無主了。

“妍妍,彆怕,如果隻是需要錢,我可以借給你,你不是冇有退路的。”夏沫沫溫柔的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背,輕柔的說。

淩妍怔怔的抬頭望著她,眼淚掉的更凶。-